[西安e报:1799期]天然气又爆炸了

@ 十一月 25,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3年11月25日。1992年的今天,捷克斯洛伐克联邦议会通过《解体法》,决定于次年1月1日分裂成捷克和斯洛伐克两个独立国家,史称“天鹅绒分离”,该词来自于1989年在捷克斯洛伐克发生的“天鹅绒革命”。

[1]天然气爆炸

11月25日早6时许,在未央路与凤城四路十字中登大厦B座25层,一住户家中发生天然气泄漏爆炸,事故造成1人死亡,7人受伤,爆炸波及16层至29层。导致大楼多层住户的窗户被炸掉。据现场工作人员介绍,出事房间为中登大厦物业保安宿舍,受伤7人中的5人来自中登大厦物业,伤情严重,烧伤面积均在50%以上,截止25日17时已脱离生命危险,还有一对50多岁的夫妻正在医院救治,也是物业人员,烧伤面积50%到60%

 天然气爆炸

就在天然气爆炸发生前几小时,《西安晚报》还刊文称,陕西开展安全大排查重点检查城市燃气管网安全,排版的编辑也不会想到事故竟然来得如此之快。

同类事故并不罕见:

  • 2013年5月2日,经开区北二环东段的“名流水晶宫”大厦三单元21楼02室住户室内突发天然气泄漏爆燃事故(1592期之3)。
  • 2012年7月29日,自强西路春晓馨苑小区一号楼1307室发生天然气爆炸(1315期之31317期之2)。
  • 2007年10月30日,位于高新区科创路的秦华天然气公司家属院发生天然气爆炸
  • 2006年1月3日,雁塔区青松路一家研究所家属区发生天然气泄漏事故,引发局部爆炸

尽管我们总说防患于未然,但这类本应属于低概率的事件依然时而在我们的身边发生。事实上,居民天然气系统的管路拥有多重安全设计,最简单的炉灶也有熄火断气功能,再加上管路上的各类自吸阀,发生泄露的概率应该极低,但“@1053文涛”的这段经历说明,隐患其实来自各个方面,官方自然少不了责任。

 截图

[2]短暂的事业单位经历

半年前,有个女大学生在毕业之际投稿给INXIAN咨询就业问题。后来,她听取了她父母和长辈的建议,去了政府下属的某企业。不过现在她果断离职了,跳槽去了地产行业。她在私信中说,单位属于技术生产部门,但岗位工资上研究生跟民办专科一样多,而且能进单位的专科生大多数都是靠关系进来的,因此考虑再三,她觉得留下来是浪费生命,就直接辞职了。

在评论中,有人断言姑娘离开事业单位肯定会后悔,也有人对被学历触动G点,无视关系户的字样大叫“投稿人歧视专科生,一定是自己能力有问题”…这条微博的评论很有趣,充满了市井百态之气,值得大家慢慢把玩(链接:http://goo.gl/UEJgwd)。

[3]屎一样的道路命名

尽管高新五路的居民都觉得自己的家被忽然改名叫做枫林路了(1794期之3),但市民政局区划地名勘界处李处长依然坚持认为:“这条路本来就应该叫新起的名字枫林路,而高新五路就是高新区内现在被叫做团结南路的那条路,只是后一个路名被老百姓叫顺了。”有点饶,你们慢慢体会下。

李处还说,什么沣惠南路、团结南路的路名都没经过市政府批准,只不过是大家叫习惯了,但这些命名和市政府批准的法定文件不一致,他们还会召集高新区社会管理局商议商量,难道是要再改出个新名字来吗?国内的道路命名规划就是一坨屎,本条e报详细的证实了这一结论。

[4]西安城市化

国家统计局西安调查队发布的数据显示:12年来,西安市区面积增长了1.8倍,新城、碑林等四个区城镇化率已达到100%,换个说法就是城中村都拆光了。随着城市化的发展,西安农业人口逐步减少,农业人口占全市总人口比重已下降 7.7个百分点,据官方表态——“农民市民化”已成未来趋势,53.9%的农民工希望五年内能落户城镇。也不知道这个数据的算法跟65.3%的中华民族复兴指数一样否。

2010年,陕西省在“十二五”计划中指出,要在2015年前让600万农民进城落户(595期之1),这不仅仅是改一个户口那么简单,农民要退出承包地和宅基地(670期之本周焦点),换来保障房和社保,对于许多人而言,这一举动无异于空手套白狼的圈地运动(582期之1620期之5)。

[5]继续踢皮球

即便再怎么城市化,也无法掩盖下三流的城市管理者的存在。比如在户口(1436期之71554期之4)和准生证(1617期之31697期之41768期之2)上,就能集中体现大西安政府工作人员办事难的优越性(1762期之本周公共事件)。市民“@亨利快跑”最近准备给孩子上户口,但各方办事机构互相索要证明,结果陷入死循环。由于他媳妇是石家庄人,户口不在西安,怀孕时办准生证就被两边踢了一通皮球,派出所和社区索要各种证明一个都不能少,而原籍地来回只说一句话:人不在这里,无法证明。我们生活在一个“证明”比一切都重要(1797期之本周冷笑话),领导的批示比证明更重要的国度。

[6]媒体的正向宣传

11月25日,《西安晚报》在A5版的头条位置刊发了这样一则新闻——《延迟退休西安人怎么看?25岁以下年轻人支持率高》,这个结论是怎么得出的呢?晚报采用了西安财经学院西安统计研究院的一项牛逼调查系统,抽取大西安地区328个样本,结果有53.35%的受访者反对延迟退休,只有17.68%的人支持(剩下的都选无所谓)。在支持的58人中,支持率最高的是18岁以下的年轻人,支持率占该年龄段人数的22.2%,其次是18~25岁年龄段的人,财院的教授认为,这些年轻人没有经受长期工作的压力与劳累,估计对工作抱有一份热情。

如果样本选取科学,样本容量的大小和结果的准确性没有直接联系,数据是客观存在的,关键在于人怎么用它。比如《西安晚报》在标题制作时,选择性忽视了“大部分人反对延迟退休”,也没有提及“反对率最高的是45岁以上的人群”,而是选择了只有17.68%的少数派说事,在标题中渲染“25岁以下年轻人支持延迟退休”,看上去是不是会让人误以为绝大多数年轻人都支持延迟退休?这就叫媒体的倾向性。而大秦网在转载此新闻时,则将标题直接改为《西安年轻人多数支持延迟退休》。看到了吧,这就是传说中的媒体正向宣传,在负面新闻正面报道中也经常能见到这样的手法。

[7]给警车贴条

 贴条

年底是贴条冲KPI的时节,交警叔叔又开始给警车贴条了(2009年:406期之9、2013年:1725期之6),西工大东门一排警车都被贴上了违法停车告知单,有市民感慨道:“以前以为警车违停交警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呢,没想到也会被贴条,但愿不是做给市民看的,希望真的能够被处罚。”交警支队警务督察处的工作人员表示:“警车乱停乱放等违法行为和社会车辆一样,必须按照法规接受处罚。督察处随后将根据车牌号查找这些车辆的单位,如果存在公车私用,将交有关部门做严肃处理。”

不过,鉴于“@交警老寻”曾经投稿抱怨“给警车拍照贴条无济于事”(1299期之3),你就会明白这条充满“正能量”新闻的背后,其实藏着多少腐朽的“负能量”了吧?能量其实是守恒的,编造多少“正能量”,就会反弹出多少“负能量”。

[8]down了个源文件

地铁

尽管在网上总有一群自尊心和自信心爆棚的西安市民对认为成都远不及西安(956期之51016期之91430期之1),但接下来的现实案例就有点讽刺了。24日晚,“@敏感词先生_Merle”在西安地铁2号线里,发现西安工商行政管理局的一个宣传灯箱广告直接“借(chao)鉴(xi)”了成都,广告上满是成都的标志性建筑,比如:电视塔-川大-科技馆-天府广场-春熙路-宽窄巷子…估计设计师在网上下载源文件后就没怎么改,直接pia了上来,也可能是经过层层转包后,设计费太低设计师懒得做就下了个现成的随便P了下…

[9]喝大送钱是个好习惯

如果一个酒徒每次喝醉都会耍酒疯,这种酒品肯定会遭到朋友的鄙视,但是,若是像西安阳光小区的邓先生这样“耍酒疯”,相信大家还是会很欢迎的。11月23日,邓先生在饭桌上谈成了一笔大生意,于是就喝大了,他在回家的路上从兜里掏出了5000块现金,一路走一路发,每人给100,谁都拦不住,好在妻子跟在他身边,就只能一边解释,一边收回丈夫发出去的钱。嗯,这货娶了个好老婆。

在网易新闻跟评中,有人这样分析他的行为:“生意成了意味着赚钱了,醉酒后人的内心深处隐藏的想法就会出现,有钱了,发钱告诉大家我有钱,说到底还是平时压力大钱不好赚。”

[10]西八里的《时光》

2004年的一个晚上,“南六”在西八里村的一间民房里,压低声音唱了一首《时光》,片子质量可能有点差,但“南六”觉得回首看那段岁月,着实令人感慨。10年过去了,东八里已不复存在,西八里也不远了,我们记忆中的很多东西今后也许就只能靠那些陈旧的影像来回忆了。(视频短地址:http://goo.gl/rC7ydG)

[西安e报:1799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338期]大西安·大部制
[西安e报:703期]秦始皇祖坟被盗
[西安e报:1068期]本末倒置
[西安e报:1434期]一地金黄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