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融入城市的人们

@ 十一月 27, 2013

原文首发于《以阅众甫》,感谢作者“以阅众甫”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埃及动荡是因宗教问题》】

《高兴》是2009年看过的电影了,看过贾平凹同名小说的人其实更纳闷的是为什么会是一部喜剧片。就好象读者刚刚从书堆里擦干眼泪爬出来,而那些人物却用那个故事变个花样令人忍俊不禁。细读这本同名小说,还是有很多内容和人物对话看来不是那么政治正确的。再者,制片方比较需要的是一部能够满足商业效果,又能让人感受陕西人幽默的片子,其实这只是对没有读过小说的人来说是这样一种效果。直到我读完小说的原本后再来看电影《高兴》,又觉得电影更像是黑色幽默。

刘高兴和他的朋友们,包括死去的五富,用他们充满挫折、艰辛的都市劳动生活,在小说里读来如此沉重,他们并不是电影所展现的那种娱乐角色,而这种差别一时间令人觉得小说的本意被洗刷的一干二净。虽然在电影里他还叫刘高兴,他有个兄弟叫五富;虽然他们都是进城的农民,但此刻他们背后的并不是城市难以逾越的高墙,而是在这个城市里所经历的那种奇遇。也许导演试图消除那种沉重,给电影更轻松的基调,包括躲避审查,但是它真的已经不是《高兴》了,是真高兴。

贾平凹的小说《高兴》写得好,这种好不是他的小说《废都》里曾经有的那种魔幻现实主义的味道,又不同于陈忠实的小说《白鹿原》里贯穿的乡土味,虽然故事里有着那么明显的陕西乡土味的影子。不过就是这个具有乡土味的刘高兴就是想要做城里人,他就因为一只肾卖给了城里人,就觉得城里应该接纳他。所以刘高兴的这个逻辑确实理解起来有点费解,不过农村的贫穷令许许多多的农村人不得不去卖血、卖器官换取生存需要的金钱。各种原因驱使下他们选择进城求得生活。他们捡破烂、打扫卫生、建设高楼大厦、买菜以及承担各种城市劳动角色,他们供养了城市,城市应当接纳他们,也许这就是真实的本意。然后,无论有千万种理由,刘哈娃即使改叫了刘高兴,他仍然是刘哈娃。就像刘高兴自己初次见孟荑纯是说的:是吗?羊肉怎么能没有膻味呢?他还是农民只是像是城里人。

对啊,就算再怎么可以改变,我们依然还是自己。虽然刘高兴很聪明,很会适应城市生活,他面对各种问题的处理方式都表现的优于五富、黄八,而且小说使用了第一人称的口吻表明刘高兴无论是内心的素质还是外在的表现有时候甚至优于一个市民的表现。然而他们仍然面对一个问题是没有户口,即使死在城市也因为没有户口,得不到火化的机会。而戏剧性的情节是像五富这样厌恶透了城市的人,想要埋骨家乡的山岭上的愿望却未能实现,成了游离在城市边缘底层的孤魂野鬼。

高兴

进城务工人员确实存在一些自身的不足,生活习惯无法和城市同步,也因此备受另眼看待。然而还有许多确实是一种歧视,令他们无法融入,即使做的好的如刘高兴也会被人称作破烂。为什么拾破烂的就成了破烂了呢。于是,小说里有这样一段对话:

我(刘高兴)说:城里不如乡里?
五富说:城里不是咱的城里,狗日的城里!
我说:你把城里钱挣了,你还骂城里?
五富瓷住了,看着我,他说:不自在。

读到这里的时候,我特别受感动,五富是个憨厚诚实的人。他骂城里是狗日的城里,这是他的真心话,无论我们有千千万万的不满意,他骂得对自己而言是正确的表达。无论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来到城市,五富们绝不会因为挣了钱会感到城市的好,因为他被轻视,被侮辱,他不会像在清风镇那样自由。也许刘高兴是另外 一种心态,他想要真真正正的融入城市,他沉浸在自己身处城市的状态,他试图用存在证明自己已经是个城里人。于是我觉得作者所写的五富和刘高兴其实是一个农村务工人员的两个面,试图融入城市的那一面,和不能被城市尊重和理解的一面。五富说不出更文绉绉的语言来表述他在城市的感受,但是确实不自在,但他的感受说明了是不是一个人城里人不是因为你在什么地方,你怎么想,如何去爱这个城市,而是你否像城里人一样生活做事是否接受了这个城市的逻辑。而这个逻辑却在刘高兴不断的被打击时发现是如此不堪,这也是他在五富死后的那种茫然的根源。

高兴帮老人把东西扛上楼,仅仅只是自愿帮助别人却得到了两元钱作为答谢,虽然他根本不曾想要也不想要。这样显得老人不再欠他一个人情,这就是城里人。于是高兴有了这样一段理解:在清风镇可能是靠情字热乎着所有人,但在西安城里除了法律和金钱的维系,谁还信得过谁呢?

他理解了这些就懂得了为什么他和韩大宝、刘良是两类人,为什么他一心一意的做好一个人的本分,去努力融入城市却不得其果;而韩大宝和刘良却能够很快的融入这个城市,并混得越来越好。

城市的门槛在哪里?

我突然觉得是一种生存的逻辑和话语的隔阂,农民不断的涌进城市,像小说所说那个城里人三代以内不是农村人?可是为什么刘高兴和他们有了这样明显的差异。我们在成为城里人的同时丢失了哪些东西才令城里人与乡下人如此不同?城市在自己发展的过程中又丢了什么?失去了人情,失去了乐观的精神,失去了理想。就像韩大宝、刘良,最终如同韦达一样,还有孟荑纯这种依附于物质化的城市的边缘群体。

《高兴》是本很好的故事,它挖掘出了我们试图融入城市的艰辛,也让我们开始反思我们丢失的东西。如果还深刻的记忆着自己从泥土乡下经历过的那种身份认同,就很容易体味文字里的心酸。我们在试图成为城里人,于是便觉得我们为何不同,改变是痛苦的,遗忘又是更可耻的。

无法融入城市的人们 二维码相关阅读
电影《高兴》里让我心动的西安元素
刘高兴是个不错的产品经理
高兴了,就磕得全西安都知道
犀牛还在谈恋爱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