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口述史(三十二):逃离长安之出发

@ 十一月 29, 2013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差点儿当上暴发户》】

五十一、逃离长安之二

那是一个星期六的下午…

常力平做下一件天下最傻的事情。若不是我果断决策,此行必定夭折。

我来到家住莲湖大楼的力平家。开门的是力平的爸爸,只见力平爸爸警惕地站在门里看着我,眼底流露出强烈的不信任,没有一点让我进屋的意思。这在平时是不可能的,力平是我最要好的朋友,这个他爸爸知道。那时候,我心里有点不安了,我张不开口说话,那等于向力平爸爸坦诚我们计划私奔。

好在力平爸爸面色渐渐平静,对我审视一番后并没有怪罪的意思。对眼前的形势,我毫无把握,力平爸对里屋正在吃饭的力平神情诡异地点了点头,像是叫力平出来见我。虽无言,但我分明感觉到了力平爸的强大控制力。

我和力平走到楼下,力平满脸愁云地说:“他们发现了我们的计划…”“为什么?”我问:”他怎么会发现?”我几乎咆哮起来。

原来自我们商定星期六出逃西安后,力平就连续几夜激动不已,难得能睡个安稳觉。刚刚捱到星期四,他就迫不及待地把家里的购粮本提前偷了出来,放在自己的玩具箱里。按计划,周六去粮站退换粮票,然后和我会合。粮票是外出不可或缺的东西,比如买一个二两的馒头或者二两一碗的白米饭,在当时是要支付五分钱外加二两粮票的。到省外有钱不够还得有粮票,而且是全国通用粮票。没想到,力平憋不住兴奋,早早就把购粮本偷了出来,等到周五力平爸妈要买粮,翻箱倒柜找不着购粮本,后来在力平爸爸的严厉追问下,力平全盘道出了我们的秘密出逃计划。

粮本被没收了,力平整个周六都在爸爸的监视中。

“你看着办吧,错过这次可再没机会了。”我嘟嘟囔囔着,隐隐感到绝望。我也想过,就我一个人走吧,可又不敢往深里想。那将冒多大的风险呢?遇事没有人商量,就是死在了外面也没人知道啊。

“其实我还是想去。”力平有些犹豫,小声对我说:“我也知道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那好呀,那我们就走呀!”我忽然感受到了莫大的鼓舞,兴奋地喊出声来“干脆!把我的钱分了,一人一半,粮票也分。”说着我就掏口袋,把兜里的钱尽数掏出来,不过也就十块钱,另外那20斤全国粮票,给了力平十斤,自己留十斤。钱一人五块。力平手里拿着那一半儿钱粮,看似还犹豫:“那我上去一趟,拿个书包。”

“别,上去就出不来了,要真想走,现在就走!”

力平穿着件制服短裤,上身穿衬衫,和我一样,红领巾系在领子下。我们脚上都穿的是塑料鞋。而早先,我们是计划用退伙食的钱一人买一双回力牌球鞋的。

天上飘起了小雨,我拉着力平的手,紧忙几步跑到马路对面的莲湖公园北门卖票处屋檐下躲避。透过淅淅沥沥的雨帘,力平还在不时地向对面大楼上他家的方向张望,这不禁让我心里生出一股酸楚,眼前浮现出刚才透过门缝看到的力平全家人共进晚餐的情景…而我呢?家里已经没人了。爸爸被关牛棚,妈妈也只能为我们准备好一坛子米,算是我们本月的口粮。直到昨天我才从保小回了趟家,我在米坛子里留下一张“我走了”的纸条。

秋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它总能带给人以无尽愁绪。虽然我刚过13岁,但我已经很难看到我的家在哪里了…

逃离长安之出发 二维码相关阅读
打砸抢时期的少年
关于西北第一保小
文革诞生记
“五湖四海”到底是啥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