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806期]特警来扫黄

@ 十二月 2,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3年12月2日。1908年的今天,中国末代皇帝溥仪即位,时年三岁。溥仪一生流离,年老时经刘少奇特赦后被分配到北京植物园担任园丁及售票工作,文革后因周恩来保护而未遭到冲击,1967年因病去世。

[1]围挡

在大西安市委书记魏民洲、市长董军的关注下,西安正在施工的地铁围挡完成了36次“瘦身”:其中三号线30处,四号线6处,前后共让出围挡占道路面29807平方米,拆除了地铁施工围挡内的食堂、餐厅、宿舍、会议室及板房588间。比如地铁四号线李家村站围挡内原来有个洗车槽,还有个办公室和会议室,这次一并都拆了,西侧让出了个车道,北侧则腾出来600平。

这次瘦身运动被媒体宣传后,平日里被艹惯了的屁民纷纷赞颂领导大人为民办实事,但请注意这个最基本的疑问——早干什么去了?一个盘踞在马路中央的地铁围挡,里面竟然还有会议室、有洗车槽,这些在领导关注前雷打不动的建筑一夜之间被拆了个干净,并让出不少车道,可见其鸡肋。一个半月前,当魏民洲前脚刚走访南门外围挡,这里就迅速让出了一个车道,领导关注后职能部门的行动速度就是不一般,屁民喊叫几年堵车都无所谓,只要领导关注,这里就可以不堵,这就是政治敏感性。所以可以预见,大西安围挡办(1790期之本周冷笑话)想要发挥功效,必须魏董组合挂个虚职才行。

地方官员的个人意志决定了一座城市的很多方面,大到意识形态、经济形势,中到建筑风格、道路命名,小到围挡瘦身、户口准生证办理,这就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人治文化。所以,在这种情况给官员们点赞夸办实事,就跟过去跪下叩头高呼“皇上圣明”没啥区别。

[2]舆论引导成功

其实,大西安市民对堵车的忍耐度已经不低了,加上媒体时不时选择性使用调查数据误导市民(1799期之6),舆论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据西安财经学院西安统计研究院调查

  • 西安居民一次平均出行距离为10.06公里。46.03%的受访者出行最先考虑时间,25.51%的人考虑安全性。
  • 出行方式上,44.2%的人选择公交,8.9%选择地铁,10.72%的人选择自行车。
  • 对西安目前的交通状况,39.74%的居民表示不满,41.04%的人认为一般,另外还有12.57%的人居然很满意。难道是被艹习惯了?
  • 最关键的一项数据来了:西安为什么会堵车,40.48%的人认为是私家车太多,只有19.22%的人认为是道路施工,16.82%的人认为居民交通意识薄弱,而认为市政规划不到位的比例非常少(《西安晚报》文中并未公布具体数字)。
  • 基于上面的认知,接下来的观点倾向也就自然而然了:如何有效改善交通拥堵的措施中,49.91%的人认为是提高居民交通意识,超过25%的人认为要搞单双号限行,还有不少人建议提高停车费用增加车辆出行成本。

总体而言,这篇报道说明当局发动群众斗群众的策略很成功,成功有效地将大西安拥堵的责任归咎到另一群西安人的头上,并让两边互相敌视,比如单双号限行、比如提高停车费。“@bleedtear再不动手就老了”说:“机动车保有量与东京洛杉矶比就是九牛一毛,主要问题出在道路规划管理,司机行人整体素质不高、配套的停车场地太少 。”被艹习惯了市民鲜有对道路规划、围挡拥堵等政府行为进行问责,而是将目光投向了私家车、以及基本上很难短期内解决的素质问题,真是一群爱党爱社会爱稳定的好市民,你值得拥有。

[3]三个警察

一位杨凌民警,拥有两个名字,一个在公安局上班时用,一个用来在外经商,其中经商的身份还出资了600余万,入股其妻注册的一家公司,这个目测有美剧潜质的情节被警方打断,目前该民警已被停职处分并接受调查,但他在此前已经将名下全部股份转入女儿名下。

比起上面的土豪民警,接下来这位来自神木县中鸡派出所的民警就比较屌丝了,他投稿说:“派出所上、休班制度,到底谁说了算?有没有国家标准?以前是上七天休三天,最近换所长后,变成上十二天休两天了,一个月休四天多,而且上班期间24小时待命,哪都不能去。这样下去,迟早会过劳死的!”可以预见的是,他很快就会被领导约谈。

警察

最后这位二逼差人依然来自陕北:11月30日,一辆榆林牌号(陕KD023)的司法警车在西高新世纪金花门前,占道停车至少一小时(16点-17点)。司机为一50岁左右的男子(图中的背包者),投稿人问他是否在金花购物,他回答称有点事情,随后匆匆驾车离开,跟司机一起的小女孩看到有人拍照后说:“这是警车,可以在这停。”

[4]震动官场

据《法制日报》报道:大西安纪委今年实行零容忍,先后处理了261个干部, “其中党内严重警告处分1人,党内警告处分2人,行政记过处分1人,行政警告处分16人,免职1人,停职12人,辞退4人,调离工作岗位5人,诫勉谈话43人。”上述转述原文的处理结果,据说“在全市各级干部中引起了较大震动”,“震动官场”。

开什么玩笑,官场又不是按摩棒,这点小打小闹就震动官场了,什么叫做震动官场,就是当“康师傅”从新浪微博的敏感词变成跟薄督一样的现实,这才好意思用震动官场四个字吧。

[5]传达的问题

12月1日,“@马儿愉快地奔驰在草原上”发来投稿说:“西安文理学院辞退了本校物业,让贫困生打扫楼道卫生,如果被查不干净,每次罚款50块,直接从贫困补助里扣。”没多久,一位自称是西安文理学院网络与实验室管理处的同志私信说:“经查实,这个信息是假的,请您删除”。另一方面,投稿人也发来信息说:“事情已经解决了,学校说会重新通知。”实名举报后的约谈来得总是那么快。

据《第一新闻》调查,文理学院工作人员称:“从本学期开始,为了增强大家的环保意识,学校确实有要求所有学生打扫校内部分区域,但并不是针对贫困生,之所以出现网上所说的情况,可能是各个学院在政策的传达中出现问题。”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呢,估计就无从而知了。

[6]老师的创收

创收

华山中学学生“@Grace-诺”投稿说:“这是我们班老师自己在外面弄的高二政治必修的复习资料,每本要100块!”谁说老师没有创收能力?在微博中,“@迈向四十岁”:质疑称:“凭什么就不能一百元?凭什么就认定老师一定是为了赚钱?”当然,市场经济,定价自由,但老师也没有强买强卖的权利,这位同学你可以全班只买一本然后出去复印之啊。

[7]小贩有靠山

《第一新闻》在西京医院对面发现了一群人摆摊抽奖,只要参与抽奖就免费送手机,而且抽奖不会落空,显而易见,这是一群骗子,于是记者拨打了110报警电话,辖区派出所的民警很快来到现场,并驱赶摆摊抽奖的人赶快离开。这时,摆摊抽奖商贩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你这走,没有关系,不在这摆,小伙子你嫩着呢,你赶紧走,社会就是个这样子,没有关系不可能在这摆。”

[8]忘了把车停哪了

@曾幸福的回忆_8995”的朋友从上海开车来西安,喝了点酒后,把车停到北郊某地一家小卖部门口,然后坐出租走了,可酒醒了死活想不起来车停在了哪儿,报警后凤城路派出所的阿sir说,这是自己丢的又不是被偷,所以不予立案,10多天过去了,这位上海小哥的车依然没有找到…微博上有人建议说,冒充外国人报案说车丢了,分分钟就能解决的事情…虽然姿势有点不雅,但终归是个解决的办法。

[9]特警扫黄

又到了喜闻乐见的警方扫黄时间(1345期之51346期之4)。11月29日晚,西安市综治委组织公安等部门在钟楼秘密集合,不提行动计划和地点,所有差人的手机全部上交。80名特警被分为多个小组开始了扫黄大行动!有行动组在文景路十字附近一养生会所内发现技师化妆箱里有大量套套,还发现了账本,上写11月16日的营业额白班21811元,夜班26591元;客人最多时有250人…这条新闻有两个亮点值得把玩,其一是保密,其二是特警。简直能翻拍出一部红灯区《无间道》来,一定好看。

[10]校园微电影

最后,让我们欣赏一则西电通信工程学院研究生的自制微电影《8023》,是由一张空白的校园海报引发的校园爱情故事,富有创意和朝气(视频短地址:http://goo.gl/x1v8Xs)。

《[西安e报:1806期]》二维码网址史上今日
[西安e报:345期]年度汉字预选
[西安e报:710期]多少医保被掏空
[西安e报:1075期]琪琪
[西安e报:1441期]我曾如此凝望您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