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810期]传统书店必然灭亡

@ 十二月 6,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3年12月6日。1979年的今天,北京市政府下达命令,禁止继续在西单民主墙张贴大字报直接批评政府,“北京之春”结束。下面回到西安——

[1]书店必然灭亡

12月6日,西部网刊发了一篇带有软广告性质的新闻,讲的是西工大东门外的一家旧书店,这家店开了有十三四年,现在店里有书5万册,卖得最好的是教科书、教辅书。老板说当年这条路上有十几家旧书店,现在只剩下两家,估计自己也就再坚持两三年吧。无独有偶,就在这天,@墨色枫叶路过大学南路,看到了2002年在附近上学时经常光顾的一家小书店,看得出书店还在艰难挣扎,令他唏嘘不已。

旧书店

没什么可唏嘘的,传统实体书店肯定会灭亡,只是每个人心中的时间线不一样。实体书店的商业模式明显已经过气,网络书店免去了实体书店的运维成本,给消费者提供了更加物廉价美的产品,买卖双方达到了双赢,这是非常健康的模式。

当然书店也不用坐等灭亡,搞一些服务是可以延缓灭亡的,比如有些书网上买不到,比如有知识丰富的店员可以跟顾客聊起相关的书,比如提供一边看书一边喝咖啡的地方(西安不少书店都有这服务),比如搞一些活动…总之用服务来留住顾客,也不是不能生存,大概就是没有以前活的滋润而已。

[2]当我们死后…

从本质上来说,书店只是个经济实体,它的存亡并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所以我也不怀念,真正让我觉得难过的是@糖果超人biubiubiu的这条投稿:

“6日18点多,陕师大门口,有个老爷爷铺开了塑料纸,又从大箱子里拿出很多看起来很有年代的书,像宝贝一样抚平书角摆好。本以为他要卖书,没想到是在送书。老人说,因为自己要搬走了,儿子不让他带着这些占地方的书,他舍不得。最后我拿了两本,希望自己好好利用。”

这让我想起旧书界的一些事,据说早年一旦有老教授或老学者去世,而子女没有继承衣钵的,其藏书大都会被子女当废纸卖掉,当书完成从废品站到旧书店的旅程后,旧书届就会掀起一阵抢书狂潮…其实,每一个人都会面临这样的问题,对于我们来说,这问题就变成了:当我们死后,我们的账号、我们在网上发表的那些文字…就此也就烟消云散了。

[3]何不放开医院

忧伤完了,看现世吧。2012年8月7日起,山阳县三家公立医院——县人民医院、县中医院、县妇幼保健院开始试点医改,主要内容有两项:1、统一取消药品15%的加成;2、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建立“取消多少补偿多少”的补偿机制。这是我朝破除以药养医的关键试点。问题是财政补偿掉链子了。

比如山阳县人民医院2013年因取消药品加成而减少收入600万,到目前县财政才补偿160万,而医院还欠着药品配送公司近1000万药款。山阳县中医院也一样,减少收入约400万,财政补偿只到位70多万。山阳县隔壁的镇安县也有三家医院参加了试点,今年还没有收到任何补偿,就是传说中的“卖的越多,亏的越多。”

医疗服务可以涨价,但2012年2月陕西省专门出台了相关指导意见,设置了上下限,于是山阳县人民医院发现按照指导意见的上下限调整,连医疗服务这块儿一年都亏了60万。来自《中国经营报》的消息称陕西省已经准备研究通过立法保障医改财政补偿。

我一直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就不能对医院问题真正放手呢?如果真正地放开医院的收费,让市场调配资源,不仅每个医院能活下去,能盈利,通过市场调节大部分患者还是可以看得起病的。取消药品加成看上去很好,但把医院活下去的希望交给财政,这完全就是倒退,在医院自负盈亏之前都是财政养着,后来财政承受不住了,让医院自负盈亏,偏又在收费问题上竖起牌坊,最后医院为了活下去只好以药补医…现在又回到财政的老路上,这特么不是死循环吗?

[4]职业病?

这年头医院工作真的是高危工作,除了来自偏执狂患者的威胁,职业病也是个大问题。据《华商报》报道,碑林区中医医院近日不断有职工患上甲状腺病。一名医生称,从2012年3月至今,已有20余名医护人员查出甲状腺病,分布于手术室、中药房、外科及妇科。不少人怀疑患病与射线有关,希望在体检之后,能有专门的检测机构对单位内的射线进行检测。

该院放射科主任表示放射科无一人患甲状腺病,所以和射线无关。副院长称这种病在交大二附院也属于高发病,放射科每三个月接受检查,到现在都是合格的。院长则分析,职工患病很有可能与雾霾等不良大气环境有关。

根据我朝工会的现状,我可以肯定地说:不会有机构或人来帮他们检测单位内的射线,更不会有强有力的工会来帮助维权,这些医院职工除了花自己的钱治好病,然后尽快跳槽,没有任何其他办法。

[5]信号太强

大西安最出名的还要算药品广告,尤其是地下电台,前阵子还有网友专门记录了一回(1751期之9)。最近,调频频率为FM105.1的非法电台因为信号太强劲,终于暴露了。据报道,12月5日,一架民航飞机在经过白鹿原上空时,飞行员发现民用航空无线电专用频率出现干扰电波,航班正常通讯受到了干扰,时而传出医药广告等杂音。当天西安市无线电监测站就查到了这个非法地下电台,原来它位于白鹿原上,设备先进,足以覆盖整个西安。堂堂地下卖药电台之都不打下一架飞机,都不能算名副其实。

[6]民警抢车

地上也出了奇葩的事。12月3日两点左右,陕西一律师受当事人委托,来延安市公安局刑事警察支队办理领取返还扣押车辆业务。办完手续,就在延安市公安局刑事警察支队院子里,他要取走的三辆豪华车中的两辆,被延安一名民警带着20多名社会闲杂人员公然抢走。12月6日,延安市公安局决定开除抢车的国保民警薛延河。

这事看起来挺简单的,其实背后的细节很有意思:

  1. 薛延河确实与车主胡某之间存在经济纠纷,所以他强行扣押胡某两辆豪车用于“抵债”。
  2. 2011年6月,薛延河向胡某的公司投资了1000多万做房地产项目,占胡某60%股权的10%股权。2012年7月,薛某要求胡某退还股权转让款,2013年胡某重新给薛某出具了1840万元的借款借据(其中840万元是利息),并归还薛某400万。

公然抢劫,辞退了事,延安市公安局这事确实有些偏袒,不过我总觉得胡某专门派律师去取车恐怕是给这民警下套呢吧。

[7]数字对比

这条对比一串来自官方的数字吧:

  • 国家统计局陕西调查总队的数据表明,近十年,是陕西居民收入增长最快的十年,2003-2012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6806元增长至20734元,增长了2倍。(via:三秦都市报)
  • 广东省的最低工资标准为1550元,为全国最高;广西830元,全国最低。陕西最低工资标准为870—1150元,全国第26位。(via:三秦都市报)
  • 2010届本科毕业生在西安的月收入为2484元,位列正数第15名…(1809期之6)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基础弱,看起来进步就显得大,所以改革开放30年的成就才这么大。

[8]陕报也挺无聊

一贯热爱时政新闻的《陕西日报》最近发了一篇很无聊的稿子,通过采访大学生透视大学生的爱情观…其中一名西北政法大学的女生说:“现在的大学生情侣,大多数都是因为寂寞或者是想找个人陪才谈恋爱的,都抱着人家谈恋爱我也谈一个呗的心态,‘真爱’不是没有,但是我没见过!”实在摸不准陕报是怎么想的,大学生不谈恋爱能做啥,修炼中的爱情观有啥好总结的?

[9]文脉

最后晒一个好玩的投稿吧,来自@环球日志。12月6日中午12点多,他在陕西历史博物馆看到,一位保安哥哥和一位保洁阿姨正在交流中国历史,两人眉飞色舞,兴致勃勃地谈论了好久。

在陕博
@西安范朝阳点评:“相府的丫环七品官,陕博的保安比讲师!”

这个细心的观察引起了@尔雅安安的回忆,她说:“记得多年前做的一个并购项目,一位老国企车间主任谈起汉唐吏制纵横捭阖旁征博引出口成章。今春游张载祠,门房兼保洁阿姨兼讲解员,详细讲解关学的发展历史学术特点影响传承。真是高手在民间。”这才是大西安真正应该骄傲的东西吧。

[10]街头弹唱

前几日初冬的夜晚,@玫瑰君不是月季君切克闹在钟楼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拍下了钟楼兄弟唱的《当》(视频地址:http://goo.gl/O6yVte)。在昏暗的夜色里,伴着怀旧的经典歌曲,很容易触动记忆中的很多东西…

[西安e报:1810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349期]帅哥美女人人爱
[西安e报:714期]新京报扯了药家鑫的淡
[西安e报:1079期]领导的话儿记心中
[西安e报:1445期]能解决几个问题?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