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口述史(三十六):逃离火车站

@ 十二月 9, 2013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走进恐怖的成都》】

五十五、成都

随着一声笛鸣,火车驶入成都火车站。

我们紧张的从列车右侧向出站口看去。果然那里弥漫一片杀气。许多头戴柳条安全帽的男人手持削尖了头的铁管矛枪,在站台上匆忙走动。几排列队男人正坐在地上听一个头头模样的人讲话,那些人不时会举起拳头,在头顶挥舞,呼喊口号…

乘务员阿姨走到我们俩面前:“娃,看啥呢?快走。要不就躲起来,悄悄的。”

阿姨把我俩拉到车箱背向站台的左侧,迅速打开还在慢驶中的列车边门。阿姨一边把我们和熙熙攘攘的其它乘客隔离,一边踢开脚踏板…

随着哧——地一声,列车停定。阿姨把我们从车厢左侧推下火车,一边在我们耳旁小声道:“弯下腰,往车头跑…”

虽然我们不知道阿姨叫我们往车头跑是什么意思,但我们还是跑了,没有多想,想也想不出什么来。我和力平跌跌撞撞地沿着石渣铺设的轨道跑到车头前面。边跑边就停下来观察。躲在大车轮的后面看着站台上的情况。站台那里全是腿,是行李包,是人声…

我们的心情稍许安静。

好不容易溜到了车头方向。我们绕过车头,爬上了站台。我们立刻发现我们已经被袒露在空旷无人的站头尽头,在我们和出站口一段的距离间我们被暴露得一览无余。顿时一种绝望感袭上心头。眼前唯一可以通向站外的是一排一人多高的铁栅栏,栅栏的每一根铁棍顶端都是尖尖的矛头。好在我们发现了那栅栏中部的一截铁艺花饰。我和力平猫着腰迅速跑向那里,爬上那铁栅栏,踩上那花饰…我们俩几乎同时爬上了那栅栏。那时候,令人惊奇的是四周忽然一片安静。没有人来追逐我们,也没有想象里来捉我们的人。我们甚至在骑上那墙头的一刻还稍稍停留片刻…

人们并不对我们感兴趣?我们骑在墙头上向站台检票口望着。想象中的场面始终没有出现。

站台检票口正熙熙攘攘。两排全副武装的男人夹送着乘客,乘客乖乖地依次站排等待。我们忽然想在视线里搜寻乘务员阿姨,但没有看见。站台上的乘客渐渐稀少。很久很久,我们才从栅栏头上下到了车站外面。

就在我们落地的瞬间,发现脚下的花园里每一棵小树上都捆绑着一个人。那些人看起来都像是在睡觉。我们刚刚松弛下来的心又紧绷起来。我们非常清楚,必须经过眼前这个绑着人的花园才有可能真正走出车站。想到传说中的对逃票人的处罚,我们又紧张起来。

我们强壮着胆子向花园外走去,在经过那些人的时候,我看到了两个人已经瘫倒地上,似乎已经没有了气息。我不敢细看,只在心里想,这该不是逃票的?该不是正准备捅死的那些人吧?

我和力平走进了成都…

逃离火车站 二维码相关阅读
逃离长安之出发
打砸抢时期的少年
关于西北第一保小
“五湖四海”不是传说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