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无禁忌 司法有自律

@ 十二月 10, 2013

原文首发于2013年11月15日《人民法院报》,原标题《英国法院新闻发布会这样开》,感谢作者“葛峰”的友情分享。作者曾撰文《法官开微博,有何不可?》。】

法院新闻发布会的意义

法治社会,司法公开是司法原则也是社会共识,法院不断的推出各种举措来公开司法。进入自媒体时代,法院公开司法的形式不再仅限于裁判文书上网,举办“法院开放日”,邀请公众参观法院、旁听庭审等传统方式,借助社交媒体公开司法,如开通微博账户,“直播庭审”、发布与法院或司法活动有关的信息成为新的潮流。

但是,在各地法院视微博为司法公开的创新举措之际,原有的司法公开方式的价值也许被低估了。例如,新闻发布会的意义近来已较少被人们提及。实际上,对法院而言,探索创新固然重要,原有的工作的重要性也不低,因为从本质上而言,司法是相对保守的,而不是追求惟新惟快的。

其实,在司法公开可以预防和揭露司法腐败、实现司法权威和司法独立的宏观意义之外,从具体而微的角度而言,司法公开追求的是实现司法与公众的互动,保证公众更大可能的获取司法活动信息,通过舆论监督司法,并促进二者的相互理解,继而达到司法公开促进司法公正,司法公正帮助司法树立权威。虽然各种司法公开的举措都有其探索的意义,但是与其他类型的公开司法方式相比——尤其是法院微博——新闻发布会的价值恐怕更高。判决书上网所体现的司法与社会的互动明显不足,甚至更偏重于司法实践意义,“法院开放日”也许只会让公众对司法活动有一些浅显和表面的了解。至于法院的微博,在法院微博该发什么内容的问题尚存争议的情况下,加之微博内容受到自身的字数限制,其实际效果恐怕也只是互动有余而信息量不足,甚至由于微博内容不能批露完全的司法信息,不但不能有效的澄清事实,消除误解,。

法院的新闻发布会则会较好的调和互动与信息量之间的矛盾。借由新闻发布会,法院在判决之外直面舆论,了解并回应公众的司法需求、知情要求,进而改善法院工作,使公众更好的体验司法服务,理解司法机构的运作方式和司法活动。

新闻发布会也是法院与社会交往的重要方式。效果好的新闻发布会能够使社会与法院双赢:社会借助传媒,提出司法需求,了解司法现状,理解司法活动;法院借力民意,反思司法活动,提炼司法智慧,改善工作效果。

新闻发布会缘何效果不佳

由上所述,法院的新闻发布会怎么开,才能起到应有的效果,倒有些关注的必要。在具体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不妨先看看效果不佳的新闻发布会是何种风格。

透过新闻报道的文字和图片资料,可以看到,有些法院的新闻发布会,内容基本以新闻发言人进行司法政策(如司法解释、司法创新活动)介绍、通报重大案件和展示数据化的法院成就(如收结案件数、案件类型分析等)为主,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司法公开,回应了公众对司法活动的关注,但是会场气氛有些单调——记者和法院很默契,提问与回答都是中规中矩,内容基本脱不开事先的新闻通稿。这种发布会显得信息量不足,“和气”的会场氛围,体现的是法院对于新闻公布的范围和程度的过度掌控。结果,新闻发布会缺乏互动,成了法院单向发布法制新闻的“普法会”,记者不过是法院的“传声筒”,其效果没有得到体现,公众依然对司法活动知情不足,司法也难于了解和回应民意。这样的发布会,没有实现法院与媒体有价值的互动,记者大可在家里看看新闻通稿,实在不必跑去法院参会。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新闻灌输”式的新闻发布会,原因很多,简要分析其原因,大致可分为以下几种:

  • 其一,受当今舆论环境影响,司法活动时常为人所诟病,久而久之,法院奉行“沉默是金”,少说为妙。法院自动给热点案件降温,控制信息的发布范围和程度;
  • 其二,法院受到外界权力干扰,自觉的回避敏感案件,有意识的选择性发布消息;
  • 其三,记者面临权力干扰不敢发问,或是为了处理好与法院的关系,避免与法院交锋,放弃一些“刺头”问题,再或是记者对司法关心不足而不知道问什么,偶有发问也只是集中在热点案件的判罚问题。

可以说,新闻发布会的效果不好,责任既在法院,也在媒体。

简单的说,一场较为理想的新闻发布会,应该是记者没有禁忌的提问,司法审慎的回应。在这个问题上,英国法院新闻发布会的一些特点或可借鉴。

英国法院新闻发布会这样开

2012年9月27日,英格兰及威尔士法院举办了例行的,由首席法官自己发言的年度新闻发布会,英国皇家首席大法官贾奇(Lord Chief Justice of England and Wales, Lord Judge)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贾奇法官
图为贾奇法官

发布会的第一个特点是开场很简短,法官没有开场白,只有法院新闻主管寥寥数语申明几个基本规则:会议时长45分钟,提问请举手;原则上,每人限提一个问题,如确有需要,可再提后续问题;法官不会谈论个案,也不会谈论涉及政治的问题。接下来,就直接进入提问时间。

整个新闻发布会信息量很大,各路记者的问题内容并不温和,但法院很配合,不回避,有所答而有所不答,整个问答过程十分精彩,给人的直观印象是:记者无禁忌,司法有自律。下面按照提问顺序,简要摘录一些现场记录,具体看看英国法院和媒体在新闻发布会上的问答互动。

第一个提问的是《伦敦标准晚报》(Evening Standard)的记者,他的问题很直白,在提及一起八年仍未审结的引渡案件之后,直接问法官,法院在处理引渡类案件时效率是不是太低了?贾奇法官直言,他自己对此也很不满。此类案件久久不能审结,对当事人并不公平。但他只能告诉记者,这起个案已经安排了跟进的庭审时间,不能更快,而此类案件耗时许久,全因审理程序所致,并非法院有意拖延。

接下来,《每日邮报》(Daily Mail)的记者提问涉及司法管辖权,他认为英国国内法院在人权类案件上以经没有话语权,此类案件的实际决定者是欧洲的人权法庭。贾奇法官在简要的解释了欧洲人权法庭与英国法院的关系之后,明确的告诉记者,英国法院在国内人权问题上有毋庸置疑的发言权,对英国法院而言,欧洲人权法庭的判决只是需要参酌考虑的内容,并不具有必然的约束力。

《新政治家》(New Statesman)关注的是,法院没有就应对涉及推特和脸书等社交媒体的案件,对法官进行培训,是否不利于法官理解并裁判此类案件。贾奇法官回应说,法官们也生活在社交媒体时代,并列举了一起英国法院刚刚审结不久的,涉及被告涉嫌用推特编发恐怖信息的案件,予以说明法官对此类案件不存在理解上的障碍。记者追问,这起案件也已耗时两年半,不正说明了法官并不擅长应对此类案件吗。贾奇法官回答说,就目前的现状来看,与涉及社交媒体的案件相比,法院需要培训法官去应对更迫切的法律问题。当然,如果法官们确实对某类案件,存在“基础上”的法律适用分歧,法院会进行类似的培训。因为,司法培训资源有限,培训时间和费用要用在最需要的地方。

英国广播公司(BBC)的记者的提问,涉及一起案件中的法官判词所以引发的争议。在一起入室抢劫案件的判词中,屋主自卫致使被告重伤,法官说“入室抢劫而受伤是被告咎由自取”。贾奇法官在简要分析了入室盗窃类案件的危害后果后,说明人们不该片面的理解法官的话,认为法官是意气用事,因为入室盗窃不仅侵犯了财产,还侵犯了人们的内心安宁,谁愿意在午睡时惊醒,发现自己家已经闯入了心怀恶意的不请自来之人,屋主在恐慌和愤怒之下又怎能冷静的、恰到好处的保护自己却又不伤害入侵者?因此,法官的判词,要放在具体的情景下评判其措辞是否合适。

随后,《卫报》(The Guardian)记者说,欧洲议会质疑英国的司法机构不够多元化,女性和少数族裔的法官数量太少,不能代表整个社会。因此,他的问题是不是英国现行的法官任命机制需要改变,而且是“重大彻底”的改变。对此,贾奇法官的回答是,其一,欧洲议会对英国法官数量的统计数据不准确,没有将身处基层,数量更大,同样行使司法权的治安法官计入法官群体;其二,英国高级法官中的少数族裔和女性法官数量确实不多,但是司法机构试图改变现状却遭遇一个现实问题,律师群体里,少数族裔和女性的数量太少,申请法官职位的律师构成不改变,法官群体的多元化也难有改进。因此,英国法官群体实际上代表了整个社会。况且,法官选任的基础性标准就是司法才能,强制确定法官选任的配额,仅仅因为身份和性别来确定法官人选并不合适。但是,司法机构正在考虑改进多元化的措施。

《律师杂志》(Solicitors Journal)的提及了法官退养金问题,由于英国司法机构在有关法官退养金的问题上正和司法部进行协商,而英国司法大臣新近换人,所以记者询问贾奇法官觉得是否会和新的司法大臣在此问题上达成一致。贾奇法官幽默的回答了这个问题。他说,他认为在新闻发布会上,当着媒体的面与新任司法大臣协商法官的退养金问题,并不合适,也是对司法大臣的不尊重。

与其他新闻媒体不同,较为专业的《律师协会公报》(Law Society Gazette)关注的是英国法律援助费用削减的问题,他认为费用的削减会造成大量的没有律师代理出庭的当事人,法院该如何面对此类问题。贾奇法官坦诚这一问题不好解决,毫无疑问会加重法官的负担。如果一方当事人有律师代理,另一方无律师代理,法官不得不向没有律师代理的当事人释明问题。如此一来,不可避免的会使另一方当事人对法官的公正性产生怀疑,法官很难去把握其中的平衡。另外,如果双方当事人都没有律师出庭代理案件,问题就更为严重:法官并不通晓全部案例和所有法律,如果法官“找法”的过程缺少了律师的协助,案件的审理程序无疑会延长。

《每日邮报》(Daily Mail)的记者的提问涉及死刑是否应该恢复的问题,他问道在两名警官被袭击杀害后,有人提出恢复死刑的观点,法官怎么看?贾奇法官表示,恢复死刑问题,十分敏感,每个人对此都有不同的见解,法官不该回答这个问题。

最后,《泰晤士报》(The Times)的记者追问,检控机关正在制定涉及社交媒体案件的指导守则的问题,法院持何种态度?贾奇法官回答说,我认为,司法系统必须保守,必须给需要应对的事物以发展时间,才能小心避免不曾预见的结果和不愿出现的后果。司法机构的步伐不必超前于时代,也不必与时代完全同步,司法所需要的是跟上这个时代,确保在不损害司法活动的情况下改善司法。

英式特点与可能的借鉴

上面摘录的几个问答,虽然所涉范围广泛,却可大致总结如下:面对司法效率低下的批评,法官坦承存在问题,并说明原因和下一步的措施;当公众对专业的司法管辖权问题不解,法官予以认真说明;在公众对法院如何应对新类型案件存在质疑时,法官准确的阐释司法政策和理念;公众对法官言辞有所误解时,法官予以适当的澄清;面对司法机构不够多元的问题,法官解释现状并说明计划;当问题涉及退养金和死刑恢复与否的问题,由于问题涉及政治性议题,涉及超越司法职权的立法问题,法官直接予以拒绝回应;面对法援资金减少的问题,法官坦率的说出可能会遇到的问题与担忧。

法院与媒体的问答之间,生动体现了英国法院新闻发布会的特点:简洁却内容丰富。从发布会的内容来看,法院真诚的公开,允许媒体尽可能的了解应该公开的内容,并高度自律的与媒体就各类问题沟通对话——新闻发布会前先说明问答的基本规则,不限制和刻意掌控提问的内容,尽量简洁准确的回答问题,但是却克制的对司法权限范围以外的问题不予涉及。其次,法院院长作为首席法官,对司法政策的制定和司法各项活动的了解程度,没人比他更清楚。所以,法院院长直接参加发布会。最后,记者敢于发问,善于发问,在热点问题和比较专业的问题上发出自己的声音,帮助公众了解司法,进而理解司法。这些特点或能成为有益的借鉴。

进而言之,英国法院新闻发布会的形式与内容,与法官主持庭审,和作出判决有着相似之处。法院庭审,需要阐明庭审规则,“开放式”的听取事实叙述,简洁的归纳争议焦点,准确的剔除无关问题。判决书则要采用“对话式”的写作方式,与当事人“沟通”,在司法权限内,以内容回应需要解决的问题,剥离与案件事实无关的事项。可以说,法院的新闻发布会也应遵循司法权力的性质和司法职业伦理,恰当的展示司法权力的运作过程,应该类似一次中立和自律的庭审,一份严谨而有力的判决。这样的新闻发布会,才有意义,有价值,实现法院与社会的共赢——避免媒体审判司法个案,帮助公众理解司法活动。

记者无禁忌 司法有自律 二维码相关阅读
英国司法如何应对媒体越界
英国法院如何应对微博时代
英国法官如何处理媒体关注案件
微博直播庭审还是交给媒体吧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