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兰州拉面

@ 十二月 12, 2013

原文首发于《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感谢作者“花满楼”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地心引力>:电影工业的奇迹》。】

在我前二十几年的概念中,兰州牛肉拉面仅仅存在于某个街角的破旧小店里,摆上几个方桌和长凳,墙壁上被油烟熏得没有一点白色,服务员身上裹着一个既油且黄的围裙,端着面走出来,待到跟前,定睛一看,嗬!围裙上,裆部对应的位置竟然还有一个圆圆的小洞…

忽然有一日,兰州拉面像一个不速之客一脚踹进了我的房门,突兀地成为了我生活中很重要的角色。因为我所就职的集团投资的生意之一,就是开连锁兰州牛肉拉面馆。

记得当时应聘时,是一个飘着小雪的冬天,和HR经理交流完重要信息后,她笑了笑说道:“楼下的那个兰州牛肉拉面就是集团投资开的,每天生意火爆到不行,你可以去尝尝。”

我还记得当时推开面馆店门的情景,一股白雾顿时蒙上了我的眼镜。面积不算小的店里,热气腾腾,座无虚席。食客都在埋头吃面,送进嘴里一半儿的面条好像长长的白色胡子。有几位吃得兴起,头部随着上下纷飞的筷子,不停上下移动。付款处和取面窗口都排起了两条歪斜扭曲的长龙。兰州牛肉拉面所独有的香气,加上人们忙碌的身影,美食的氤氲气氛弥漫到了店面的每个角落。

我对兰州牛肉拉面的评价是很高的,也许很多人受限于我第一段的描述,将它归为“黑暗料理”。但平心而论,它既香且辣的口感、面条的筋道、汤汁的鲜香,再辅以鸡蛋和小菜,真真儿是让人百吃不厌的一道美食。观感上也不赖,飘着一层红油的汤,配着绿色的葱花,再放上几片刚刚出炉的白色的水萝卜,各色分明,却又恰到好处地融合在一起,就就是你如大爷一样坐进了沙发,几个姑娘花枝招展地走过来,揉肩的揉肩,捏退的捏腿。总之,会把你的味蕾会讨好到津液横流,只顾和其他食客一起,扮演起长白胡子老头的角色。

兰州拉面

它比所谓的“味千拉面”不知要好到哪里去了,可品牌运营一直没有找到很好的突破口。当味千拉面面向白领以“时尚”、“健康”、“美味”等高大上的形象示人,一碗面卖上几十元的残暴价格时,兰州拉面还是遵循着以前的老路子,把一个饭馆打造得跟个博物馆一样,墙上必定要挂上旧时的兰州街头照片,再配以鬼都不知道是谁写的字画儿。食客里的忠实拥泵也多是一些老头子。我们集团也走的是这种稳妥的路子。其实我倒觉得,为何要因循守旧这么稳妥呢?兰州拉面的口感是可以覆盖各个年龄层的,人皇太吉送个煎饼果子都能用MINICOOPER,兰州拉面为什么不能更加时髦一些,年轻化一些,把潮流的元素结合在一起呢?印象中,美国有一个牛奶品牌,男女老少喝完后嘴唇上方都有一道白色的小胡子,煞是可爱,给人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为什么兰州拉面不搞个类似于京剧脸谱的LOGO,让白色长长的拉面挂于人们的嘴边呢?

出于工作需要,我迎来送往必定以拉面招待客人,于是三不五时就有了吃拉面的机会。有时候应酬渐少,自己倒起了馋心,自掏腰包买一碗当做早餐或者午饭,吃完后酣畅淋漓,大呼过瘾。

我个人认为拉面的口感,也是分地域性的。这种鲜香辣的汤汁,对于喜好口味清淡、常年被甜食宠溺的南方人来说,估计习惯不了。但是对于广大北方人、无辣不欢党来说,一碗热气腾腾的兰州拉面,也许会让你在这个寒意四起的初冬,找到能够歇脚舒气,温暖全身的时刻。

结合互联网和80后90后的想法,任何街边的传统美食、黑暗料理,都有着脱胎换骨,拨开云雾见青天的可能。我相信总有一天,那些一代又一代传下来的厨房里的手艺,那些一代又一代被中国人智慧所浸润过的美食,会被最潮的创意和营销模式所包装。

也谈兰州拉面 二维码相关阅读
能让人上瘾的兰州拉面
在西安吃面
菠菜面:1300年前的皇家风味
关于美食选择这件事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