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817期]假装的文明

@ 十二月 13,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3年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纪念日(356期721期1086期之史上今日)。2003年的今天,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在家乡被美军寻获俘虏,2006年11月5日,临时政府判处萨达姆绞刑,当年12月30日,绞刑执行。

[1]假装在汇报

12月13日上午,陕西省专门召开新闻发布会,汇报了今年四风建设、群众路线(1687期之51754期之1)的成果,主要有三公经费减少、办公用房清理、公车编制缩减、会议会期减少等等之类的。其中最大的亮点当属赵省委书记正永叔带头把办公室面积多出的标准部分,分隔为小会议室作为公用。

看上去是不是有一种执政党又要重回早先清廉时期的感想?But,且慢高兴。

纵观媒体拿到的通稿,我们会发现所有的数字都是对比或者百分比,没有具体金额,没有项目数字,比如公费出国减少了那么多人,那么到底花了多少钱?再比如西安市市级领导清退的4套领导干部住房,到底是哪些领导?房子到底有多大?也就是说,所谓的“汇报”其实是一种年底政绩展示,展示的是向中央靠拢的决心,尤其是向习维尼整党决心的靠拢,而我们不过是沾光看到了而已。

最后得专门说说那个亮点,办公用房超出面积本来就是违规,按照规定清理了就成了带头模范,这是专门来黑赵书记的吧。

[2]假装都微博

从艺术的范畴来看,每年年底的政绩展示汇报都可以当成行为艺术来看,形式主义是其中的一大主题。这也是我们对形式主义的理解那么深的原因,每年观摩这些行为艺术,想不理解都难。问题是官方没有丝毫自觉,丫们总觉得别人都是傻子。“@哦买锅的”就发现了一例。

12月12日晚上,“@哦买锅的”无意间发现了陕西高院官方微博11日在微博上发布的庭审直播预告(见下图),他觉得这种尝试很好,兴冲冲点入了图中四法院的微博,却发现所谓直播只是类似模板和简单的内容,而且“@紫阳法院”的ID是不存在的…他说:“这不是技术层的问题,而是态度问题,我支持这种尝试,但极其厌恶部分法院应付差事、拿别人当傻子的办事态度…谁都不傻,请别这样。 ”

庭审直播预告
@陕西高院发布的庭审直播预告

数据分析
“@哦买锅的”做的数据分析(点击图片可查看大图)

其实吧,就连@陕西高院都是今年11月20日才开通的,有意思的是第二天,也就是11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的官微“@最高人民法院”也开通了,这中间官僚政治上的微妙,大家都懂的。所以,既然陕西高院假装“@紫阳法院”这个微博ID存在,那就存在吧。

[3]假装没摊派

再没有比山阳县教体局更能假装的了。最近有人爆料称山阳教育局摊派给各乡镇学校老师每人3000元彩票任务,必须完成,完不成考核过不去。陕台《第一新闻》去当地求证,却得到了三个不同的答案:

  • 所有老师都说没有这事,不知道,像被统一了口径一样。
  • 中村镇洛峪九年制学校陈校长说:学校只是号召老师买,没有强求,体彩的人承诺将来给学校投资体育设施。
  • 山阳县教体局副局长肖徐成称,学校没有给教师摊派体彩,是之前有成功人士给学校捐了50万,经过校委会研究,拿出5万元买彩票,既支持公益事业,也是教师福利。

正在迷惑之际,省内某媒体的暗访视频到了,视频证实,要求老师买3000元彩票确实是一项政治任务,也是考核学校的筹码,买得少了还要通报批评。搞出这么多事的正是山阳教体局。疑似知情的大秦网友“血狼”透露:“去年过年就有老师在山阳县人民广场卖彩票了,事隔一年才捅出来,教育局会不知道,县领导会不知道,这事不光是教育局参与…”

[4]假装很公平

再说说安康最近的奇葩事。12月7日,安康市举办了市直部分事业单位公开招聘笔试,10日,有细心的考生在安康人设局公布的笔试成绩和面试安排公告中,发现一名笔试成绩只有6.4分的考生进入了面试,而这次考试满分是100分。

11日,安康人社局回应称,这位考生报考的是安康市疾控中心卫生检验岗位,这个岗位只有3个人报名,所以即使原计划招2个人都缩减为1人,但面试人数还是要按照1:3的比例确定,成绩也没有设置下限,于是这名考生就进了复试…大概是为了避嫌,安康人社局相关负责人在新华社“中国网事”上特意强调:这名考生毕业于陕西中医学院医学检验专业,本科学历、学士学位,父母都是农民。

这个漏洞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网友“@RALF_PRISM”提供了一个西安的例子:“参加雁塔区考试,某岗位要4人,有3677人考试。可卫生系统的岗位报考就轻松多了,某岗位29.9就进面试了,情何以堪!”成绩不设下限,这是当年为了方便领导们安排亲戚专门专门规定的吧。

[5]假装要文明

再说一件奇葩事儿。为了汉长安城遗址的建设(1423期之51514期之71556期之21585期之31595期之本周数字1606期之2)和申遗(1606期之2),村子们在巨大的车轮下挨个倒下,可是有一家却一直坚挺不倒。就是下图中这座仿古建筑。

钉子户
这房子居然被媒体称为“小皇宫”

这幢楼位于未央宫街办东叶寨,户主李先生今年78岁,在此居住快30年了。据李老先生称,政府说房子是民间文化遗产,要保护起来。但未央宫街办一负责人表示,没接到不拆的通知,主要是拆迁赔偿没达成一致,所以先保留了下来,这位负责人还说:现在的赔偿政策“对于这名户主来说确实有些吃亏。这栋建筑物的价值远高于拆迁补偿,拆不起。”

你没有看错,新闻真的是这么写的。真没想到,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强拆者们也有不敢下手的时候。当年西大街一百多年的将军宅,都敢说不是文化遗产直接拆了(via:喵喵咪雅0),却在这么个不伦不类的山寨仿古建筑面前退缩,真是让人想不明白。

网友“@葬墨”透露的消息大概能说明原因:“他家有当今的合影,是不是亲戚不清楚,敢用强之前也得先掂量掂量自己。”所以说,还是那句老话么,朝中有人好办事。

[6]假装要有梦

如果官方评今年的关键词,习总提出的“中国梦”肯定高调当选。如何才能实现中国梦呢?从本期e报前面的例子,可以看到要紧跟上级,要利用漏洞,要朝中有人,没人也要造出有人的假象…如果没办法做到这些呢?那就和“@棋侠哥哥”看到的一样,随便写个“为中国梦而奋斗”吧,最起码安慰了自己,又能激起他人的感想…

随手拍
12月13日“@棋侠哥哥”在西安一条没有通车的高速公路上验收项目,看到有人在满是泥污的工程车车门上写下了“为中国梦而奋斗”

[7]假装是个人的错

问题是奋斗到最后,会发现现实和理想差距真大,如果一时想不开,就会发生悲剧。12月12日中午14点20分,多位网友投稿称,一名21岁的年轻人在太乙路乐居场小区坠楼身亡。《华商报》跟进了此事,得知年轻人来自汉中,今年6月毕业于西京学院后,租住在太乙路乐居坊小区,然后开始找工作。这6个多月里,他一直奔波于各种招聘会,工作却一直没有着落。12日上午在高新区一单位再次碰壁后,当天14点他背起背包离开了房子,之后不久,便从33楼坠下…警方已经初步断定为自杀。

很多人谴责这位年轻人承受压力的能力太弱,我只是觉得生活在这种hard模式中,每个人都难免有放弃的念头,但很少有人实施,因为没勇气。这位年轻人是真的有勇气,想想就让人难过。

[8]没法再假装

hard模式下,口罩是生活必备品。《西安晚报》给出了一组数字,仅在淘宝平台,国人就花了8.7亿在对抗雾霾用品上,共买了450万次,其中陕西人消费1762万,人们不仅外出要戴口罩,室内要开空气净化器,还有不少酷爱运动的人,却也只能买部跑步机,成天对着墙幻想自己脚下踩的是跑道,周围绿树环绕。

下图为“@贺博特”12月2日到12月8日之间戴满约4个白天的口罩,和新口罩的对比照片。那一周的空气质量指数平均值约150,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有条件的还是带吧。

口罩对比

[9]假装没智商

hard模式下,商场的东西打完折也买不起,比如商场里一件毛呢大衣标价25800元,就是打一折也得两千五,对于很多人来说,最少也有一半工资没了。《陕西日报》想搞明白到底是咋回事,于是去调查,发现除了房租、人工、物流,商场要收进场费、每月提成,再加上品牌宣传费,一件衣服标价比成本高6倍、10倍很正常。到这里很正常,不正常的是随后的点评,请看原文:

“商场服装价格已经远远背离了衣服本身的价值,我们买的还是衣服吗?高价的背后,品牌、服务抑或设计的含金量到底值多少?推高服装价格走高的“黑手”是不断走高的房租,或是一味追求豪华装修造成的成本居高不下?还是因着预付卡、购物卡的存在滋生的腐败支撑着商场的高价格?”

我觉得吧,《陕西日报》要是没有财经记者,就不要再涉足这种题材了。服务、设计都是很花成本的东西,国外奢侈品卖的那么贵,最核心的东西就是这两样。一方面要尊重知识,一方面又觉得设计、服务这种脑力劳动不能当工作,这特么是有多分裂。每件衣服还含有17%的增值税呢,为什么什么都说了,就是不说增值税的事呢?这种财经题材是很需要智商的,拜托别觉得大家都是傻子。

[10]假装很纯洁

陕台《都市热线》在粉巷地下通道发现了一个裸体美女的广告牌,是某酒吧的广告,还说这广告惹了众怒。一通报道之后,这项福利被撤下来了(视频地址:http://goo.gl/f8I651)。陕台真清纯,还是卖软广告呢?

[西安e报:1817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356期]以和为贵
[西安e报:721期]皇城再复兴
[西安e报:1086期]悲愤从何而来
[西安e报:1452期]空气质量倒数第一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