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口述史(三十九):复制保小经验

@ 十二月 16, 2013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成都第二天》】

五十八:四川大学续

1967年年底,文革使全国教育系统失控,中央紧急发出“复课闹革命”的“最新指示”。

由于全国范围的停课,我们这些小学毕业尚未进入中学的学生就滞留保小。但谁都知道“复课”已不成可能。而“闹革命”对于我们这些十二三岁的孩子来说乐趣又何在?虽然我们也有了自己的队伍,一个年级里竟也有了“鹰击长空”、“钢铁武工队”之类像模像样的红卫兵组织。不过那时的战斗队组织倒似乎更像是我们的一个家,有了这个家我们才有了惦念。而我们早已经没了自己的家。

保小,在这个中共开国元勋子女云集的学校里,学生们正感到很不风光。家家父母被打倒,被关牛棚,整个城市里铺天盖地的大字报似乎都是针对这个学校而来。因此到学校去复课就成了一种令人厌恶的经历。在那里,我们没有学可上,没有游戏可玩,整个学校都像是坚壁清野,等待什么重大事变的随时发生。恰逢我们这一届又面临着毕业分配。学校里唯一让我们惦念的恐怕就只有那一个个自发成立的战斗队了。就好象孩子们玩“过家家”似的,我们也有自己的奋斗目标,那就是让我们的家什么都有,丰衣足食而足以在其它战斗队面前抬得起头来。我们的唯一兴趣就是借大孩子大串联的机会储备文具。这也许极具讽刺,在我们尚显稚嫩的大脑里充其量也只有文具对于我们的强烈诱惑。

我们时常去学校附近的大专院校“搞纸”。西安南郊有地名叫小寨,那里是院校云集的地方,在大串联的时期,几乎每个学校都有自己的红卫兵接待站。那里一般提供食宿,提供军大衣,更提供书写大字报的工具和材料。当我逐步摸清了他们的运行程序后,我们就开始了大肆骗取纸张的活动。最早的目标是机械学院(原小寨商场对门)。他离我们最近,也最适宜我们快速转运和逃离。也就是那时,我学会了刻腊板。找几张街上拣来的传单,照猫画虎地把那传单上的内容在腊板上刻写一通,照抄,版上见字就行。我就拿这蜡版去接待站总务处换取印刷纸张。一张蜡版允许换500张16K的纸。我必须把那纸抱到印刷室。那里一字儿摆开着十数台油印机,各地来陕的红卫兵们正干的热火朝天。我也抢占一台机器。装模作样地把那张带来的蜡版装上油印机,涂油,开机,唰、唰…一边偷看周围的动静。一见没有人注意,立刻收拾家什,把大捆的纸尽数装入挎包,然后抛弃那张已经污秽不堪的无聊蜡版,寻机溜出门去。拐几道弯,过一条马路,回到保小。

此时,我无疑是想到了在保小的经验,并且大受启发!我坚信我们的出路就在这里,在“四川大学”。

后来我和许多人说起过四川大学,说起过在那学校里的经历。也在书里,报上,看到过四川大学的介绍。1980年,我随西安作协第二期作家代表团沿宝成、成渝铁路南下旅游的途中特地重访问过川大,但这里已经成为旧址。

我已经隐约意识到了川大至于我的重要,也许它可以立刻解决我们的吃饭问题。非但如此,更吸引我们兴趣的是这里面会是什么样子呢?我们会在这里遇到什么呢?

然而,巨大的危险正在向我们步步袭来。我们却并不知道…

四川大学的校门前气氛很是紧张。

有人站岗,一律是学生,臂戴红卫兵袖章。他们对凡要进入的人均做仔细的询问,并且查看证件。想进学校的人有一个两个是零散的,更多的是有组织的,有的还打着红旗,旗上有字,隐约可以看到有山东来的,有河南来的。他们还在不断喊口号“支援川大的革命战友!”一时间,学校大门前竟排起了队,等待进入。

可是,我们怎么进入呢?这时候我们才感到了我们年龄的小。他们会让我们进入吗?

老虎庙口述史(三十九):进入成都大学 二维码相关阅读
逃离火车站
走进恐怖的成都
翻越秦岭去串联
逃离长安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