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是社会主义国家吗?

@ 十二月 17, 2013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邂逅汉江》。】

“文革”期间,有一本内部发行的图书在中国大陆流行,名曰《苏联是社会主义国家吗?》,像我这把年纪的读书人,对这本书大概多少都会有点记忆。书的作者是几位在苏联读书的日本学生,内容是揭露苏联修正主义的“真面目”。中国有关方面在当时推出这么一本书,应该是出自反对修正主义的“崇高”目的吧。

印象中,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官方的观点是:斯大林搞的是社会主义,赫鲁晓夫上台以后,苏联才变修了,而把赫鲁晓夫赶下台的勃列日涅夫,则不但是修正主义,而且是霸权主义。前面提到的那本《苏联是社会主义国家吗?》,揭露和批判的对象,就是勃列日涅夫掌权时的苏联。

不过,说斯大林时代以后的苏联不再是社会主义国家,那斯大林统治下的苏联,就是品种纯正的社会主义国家?我并不这样认为。行文至此,似乎必须探讨一下社会主义的正确定义了。还是让大人物先出来说话吧!改革开放以后,邓小平对“什么是社会主义”这个问题,曾先后说过如下一些话——

  • 1984年6月30日:“什么叫社会主义,什么叫马克思主义?我们过去对这个问题的认识不是完全清醒的。”(《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63页)
  • 1985年8月28日:“我们总结了几十年搞社会主义的经验。社会主义是什么,马克思主义是什么?过去我们并没有完全搞清楚。”(《改革是中国发展生产力的必由之路》,《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137页)

邓小平是1997年2月19日去世的。不知道从1985年8月到1997年2月这十几年里,他老人家在对“什么是社会主义”的思考上,又有着怎样的新进展。也许,这是邓小平留给后人的一个需要继续“摸着石头过河”,即在实践中不断加深认识、力求得出正确结论的重大问题。

苏联

对社会主义,我个人的肤浅见解是,如果它真的是人类最美好的一种社会形态,那富裕、公正、自由、平等这样一些元素就绝对不可或缺。用这样的标准来衡量苏联的斯大林时代、赫鲁晓夫时代、勃列日涅夫时代,分明统统不是社会主义。让人不解的是,最近一些年来,中国的一些人一提起苏联解体,就如丧考妣。一个国内独裁专制、国际横行霸道,曾经被我们称作“亡我之心不死”的国家终于分崩离析了,对整个世界,这不是天大的好事吗?苏联的解体是历史的必然,中国人确实没有必要为这个已经走进历史的霸权主义大国痛惜、甚至招魂。

啰啰嗦嗦写了这么多,现在要回答本文标题里提出的问题了:比起苏联来,朝鲜尤其不是社会主义国家;换个说法,如果我们再继续宣称朝鲜是兄弟的社会主义国家,那非但与事实严重不符,而且势必动摇中国人对社会主义的向往和信任。

在2013年第12期的《炎黄春秋》杂志上,发表有中共党史专家、革命老人何方的《抗美援朝的得与失》一文,对我们认识朝鲜的真实面目很有帮助;再者,最近张成泽被处决事件发生前后,媒体披露的不少材料,也让朝鲜这个国家的本质暴露得相当充分,择其荦荦大者,简述如下:

金日成是发动朝鲜战争的罪魁祸首(当然,应该拥有这一“冠冕”的,还有支持金日成这一倒行逆施的斯大林等)。联合国安理会1950年7月7日通过决议明确表示:“业已断定北朝鲜部队对大韩民国之武装攻击构成对和平之破坏。业已建议联合国会员国给予大韩民国以击退武装攻击及恢复该区内国际和平与安全所需之援助。”这一决议以7票对零票通过(埃及、印度、南斯拉夫弃权)。有意思的是,在背后大力支持金日成发动战争的苏联,却在投票时缺席。否则,作为拥有否决权的常任理事国,它投下反对票,这个决议不就胎死腹中了吗?毋须讳言,当年毛泽东也是积极支持金日成的,但据何方老人介绍,在朝鲜战争停战三年以后,毛泽东就一再表示,帮助朝鲜打这场仗是错误的,只是他把这笔账完全算到了金日成和斯大林的头上。由于坚持毛泽东的这一观点,1960年,在布加勒斯特的一次会议上,彭真还和赫鲁晓夫发生了激烈争吵。

朝鲜战争停战已经60年了。1997年,我率一个文化代表团去韩国访问,对那里的富裕和安定印象深刻。2000年,我随一个艺术团去朝鲜访问,其贫穷和落后的程度让我吃惊。去年,作家莫伸也曾去朝鲜旅游,我向他打问那里的情况,莫伸回答:“一塌糊涂。”按邓小平“贫穷不是社会主义”的定义来衡量,一个60年无法让人民温饱、和资本主义的韩国相比落后不堪的朝鲜,有什么资格妄称社会主义?

60年来,朝鲜三代领导人对内接二连三地翦除异己、肃清政敌,手段之残暴令人发指;对外穷兵黩武、张牙舞爪,近年来更是冒天下大不韪地以核武威胁世界,国际形象极为丑陋。社会主义国家尽管在当今世界上为数寥寥,但总不能拉这样的国家滥竽充数吧!

更让人厌恶的是,朝鲜在国家最高领导人的确定上,死抱着终身制、世袭制这些早已几乎被整个人类所抛弃的腐臭货色不放。当然,这是朝鲜的内政,只要朝鲜老百姓能忍受,我们不必、也不应去管。但问题是朝鲜这种最高领导人终身制、世袭制的“社会主义”,只会令在世界意识形态竞争中处于劣势的社会主义进一步蒙羞。我们无法动手改变朝鲜的这种政权延续方式,但我们却能够动口不再称朝鲜为社会主义国家,这也符合我们中共一贯提倡的实事求是作风嘛。

何方老人在他文章的最后这样写道:朝鲜战争停战60年来,中国一直“对朝鲜在国内事务上的错误政策如‘先军政治’和搞导弹、搞核武器等所造成的困难进行补偿,援助粮食和能源;在国际事务上对它进行保护和偏袒。在社会主义阵营早已崩溃的情况下,还要单方面地保留朝鲜为‘兄弟国家’(宣传上和实际上)的名义和地位,这不但使我们半似自愿地长期背上这个包袱,而且在国际上还要落一个是不守规矩的朝鲜的黑后台的骂名。因此,我国在外交上的一个当务之急,就是使中朝关系逐步走上正常国际关系的轨道。”

作为一名长期在周恩来、张闻天领导下,为新中国的外交事业殚精竭虑的革命前辈,何方之所言可谓深刻而精到,完全具备了供高层领导在决策时参考的价值。

最后,还有几句属于“余兴”的话要说。事实上,在眼下中国,“援朝”二字已经不是被人追捧的热词了,不是连身居高位者也改“援朝”之名为“源潮”吗?只是不知道前不久此君率团访问朝鲜时,是否被那里的人问到改名的缘由。

朝鲜是社会主义国家吗? 二维码相关阅读
并不美好的社会主义古巴
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治国经验
纪念中越战争30周年
“不搞争论”教育的悲哀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