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821期]写给正永兄的一首诗

@ 十二月 17,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3年12月17日。1931年的今天,南京学生为抗议国民政府撤出东北举行游行示威,破坏了中央党部的窗户和牌子,在珍珠桥附近冲击并放火烧毁了《中央日报》社的编辑部和排字房,南京卫戍司令部派出了武装军警,双方发生冲突,30多人死亡,史称珍珠桥事件。下面回到西安——

[1]烂尾新闻

年底了,各种总结也将陆续出炉。12月16日,新华社公布了盘点了今年6件众目睽睽下的烂尾案,称之为“悬案”,其中两件都与我大陕西有关,一件就是Boss家乡富平那件令人震惊的医生贩婴案(1678期之本周事件1684期之11686期之1),另一件是张艺谋超生案(1800期之1)。

关于富平贩婴案,官方目前公布的情况是:嫌疑人已被抓,相关负责人也被免职,根据民众报案立案5起,40多名专家组成的10个检查组进行了为期半个月的全省医疗执业安全大检查。新华社质疑的正是后两点:检查组为啥没公开检查情况?那5起案件也没任何情况公布。

其实吧,在官方思维里,这已经很够意思了,可以结案了。一直以来,一旦出什么事,官方都是这个套路:处理当事人-追究责任人-成立检查组进行行业检查,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没办法,官员又不是咱们任命的,人家不用向咱们负责,新华社这次突然发问也不奇怪,喉舌嘛,说明上级也挺着急等着汇报的。

相比富平这牛逼事,张艺谋的事情就奇怪了很多。先是人民网爆料,隔了半年之后,无锡计生委才回应说找不到人,然后张艺谋承认超生,愿意被调查,接着又有人爆料说超生的孩子都有户口,于是新华社就顺理成章地质疑超生的孩子是咋办上户口的…为啥喉舌一直咬着国师呢?一定要把他搞臭呢?总觉得这里面猫腻很大。

[2]到处都有生财道

翻开这1800多期【西安e报】,烂尾新闻比比皆是,每次看到这些,不知道你们怎么想,在我看来,这个世界是不会好了。可惜的是,这条依然是烂尾新闻。

12月17日,“@一Tim一”去西安市组织机构代码管理中心给公司办“组织机构代码证变更”,发现不交钱的话要拖三天才能办完,但如果给质监局隔壁的西安仪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交50元技术服务费,那么当天就能办好。“@一Tim一”还透露,之前应组织机构要求已经在这个公司买了一个580元的U盘。“@一Tim一”很疑惑,“西安仪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到底是一个什么公司呢?

在网上搜索“西安仪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会发现除了今年4月《阳光报》的一条曝光新闻之外,没有其他任何信息。《阳光报》的稿子还是没有对这个公司进行扒皮,只是爆料市民去办理组织机构代码年检,本来不收费的项目,结果被引导到隔壁公司交了380元。西安市组织机构代码管理中心是这么跟《阳光报》解释的:管理中心只办理正常业务,隔壁的西安仪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网上办理业务,用户可以自由选择。

有意思的是众多大秦网友有力地反驳了“可以自由选择”这种说法,“泰盈赵”说:“不是引导去502室,是强制的,必须的…”“幸福影子”也说:

“什么自由选择,是先办理的网上业务才能办理其他的。先去咨询年检,那边前台告知需要先办理这个的。我的U盘领了到现在都无法用,客服说是U盘问题,拿过去工作人员说没有问题。就一直扔在这里,我用密码登陆报税,U盘办理延期,原来那边贴了个通知说办组织机构代码证年检时,提供原来地税局发的CA,U盘就不用再重新办理,可是事实不是这样的。小企业一年能赚多少钱?多少都花在了这种地方?”

正好,让我们复习一下前几天的新闻

12月12日,省政府发布《关于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推进简政放权工作的实施意见》,同时宣布取消和下放44项行政审批事项。预计到2015年,我省行政审批事项将在现有基础上减少三分之一以上,我省将成为审批事项少、审批效率高、收费标准低、服务质量优的省份之一。

哈哈哈哈,再没有比这更打脸的了,权力太大,审批得再少,有心人还是能找到生财之道的。

[3]无本万利

如果说上条的西安仪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还算有点廉耻心,那么这条中做无本生意的人可真是撕下了遮羞布。这次爆料的是陕台《都市快报》,《都市快报》发现拉煤车只要开上灞桥区的纺渭路,都会被一辆挂着城管标牌却没后牌照的面包车逼停,接着车上会下来几个着城管制服的人,这些人每次会向拉煤车司机收取200-300元的包月卫生费

最牛逼的是:

  1. 这些人不会开具任何收费发票,而是有一个账本,账本上记着拉煤车的车号和钱数。
  2. 这些人一晚上能拦下100多辆拉煤车,而且一个都不放过,如果拉煤车不停,就会各种围追堵截,“甚至把一辆不打算停车的拉煤车逼过双黄线,逼到了对面的快车道上。”

可以肯定的是,按照西安市官方的一贯做法,灞桥城管必然不会承认这是城管所为,最后也许会甩出几个人名,表示已经处理,然后再继续更安稳地收钱。

[4]万马齐喑

就算是空手套白狼,也要讲策略,上条的卫生费事件最有智慧的地方就在于出台了包月费,而不是一次一交,对拉煤车司机逼得不是太紧,于是收费这项伟大的事业也能继续下去。这么简单的道理,西安科技大学却不懂。12月16日西科大宣布学生对辅导员谭博的投诉是谣言(1818期之本周人物1820期之1)之后,立刻实行了“实名签字辟谣”这个方法。12月17日,多名西科大的大四学生匿名投稿,向已经毕业的师兄师姐求助:

“已经毕业的师兄、师姐出来为我们的遭遇作证吧!因为现在我们都是大四了,马上要毕业,被校方逼着实名签字帮谭某‘辟谣’…我们已经被堵上嘴了。我们希望已经毕业的师兄、师姐帮帮我们。谭某是什么人,你们都懂得!全校都懂得!”

本地媒体这次也相当不给力,《华商报》、《西安晚报》就此事各登了一篇文章,但明显很顾忌,只写了学生的投诉及西科大的辟谣,并用原举报人微博已注销来解释记者为什么没有调查。按照以往媒体的定义,辅导员是一个工资低差事多的活儿,那么为什么西科大要死守呢?到底是这个谭博能量大,还是西科大认为承认了就太丢脸了呢?

[5]中纪委通报

面对举报投诉,一味儿地捂起来已经过时了。宁陕县曾经想捂住副县长叶庆春的公款旅游(1782期之5),没想到对举报人柯尊年的迫害反倒先被曝光(1775期之5),最后想捂的也捂不住了,叶庆春妥妥都丢了副县长的职务,并因为违反中央的八项规定,上了中纪委12月17日的通报

叶庆春的仕途虽然不像杨达才那样完蛋了,但也好不到哪儿去,要知道新帝自登基以来,一直在整党,对威权相当重视,叶庆春这么搞不是明摆着跟新帝过不去嘛。

[6]为省钱平移楼房

宝鸡就很聪明。宝鸡军分区内有一栋三层高的楼房,08年10月才竣工,最近需要拆除,然后在距离原址95米的另一处空地。从中央文件的角度来看,这可是擦边球,一个不注意就会被人举报。

于是宝鸡军分区想了一招——不拆,楼房平移。一天能平移20多米。后勤部长康红科表示,这楼建的时候花了350万,拆了就全部损失了,现在整体平移,只花了90多万,省了2/3的经费。网友们纷纷点评:要是能做好规划,这90万也不用花。

[7]雾锁西安

大概是因为风小了,大西安重新回到了寂静岭状态,请看“@大脚脚大”12月17日中午13点半左右在大唐西市得到的新作品——雾锁西安。官方数据证实,截止12月17日16时,大西安11个监测点就有两个PM2.5突破了300,其中数据最高的雁塔区PM2.5数据高达571微克/立方米。

雾锁西安

又是铺地毯(1780期之1),又是买减霾专用车(1785期之9),又是各种大杀器(相关:[发现西安]治污减霾大杀器),搞了那么多幺蛾子,结果还是不如来一场风。老毛来了,都会放弃他“人定胜天”的观点吧。

[8]写给正永兄的诗

这条欣赏一首诗吧,标题为《您的心和我相连了吗?——致赵正永兄的一首小诗》,全诗如下:

我家住在汉江边,因为南水北调,2014年,她将和北京相连了。
我家住在汉江边,对岸是国道316,因为是对岸,她却和我相隔不连。
我家住在汉江边,山里面有十天高速,因为在里面(隧道),她和我相望不连。
我家住在汉江边,盼望有:一座桥,一条路。能把我的心,您的心相连。

诗的作者叫曹兴君,老家在安康与旬阳交界的段家河镇庙咀子村。据他说,他们村对岸是316国道,背后有十天高速,沿汉江到安康市只有28公里,村民走起来却要两三个小时,因为一来地处交界,不通车,二来汉江涨大水,就没有渡船。曹兴君希望能从安康到吕河镇修一条三级或者四级的公路,缓解村民出行难的问题。在这个一汪清水都能送到帝都的时代,一条河隔断一个村的出行,听起来跟童话一样。

[9]红领巾的饥饿营销

最后来看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据《华商报》报道,市民王女士7岁的儿子在陕师大奥林匹克花园学校上一年级,学校根据学生表现,让一批孩子先入少先队,先带红领巾,并表示这是激励学生的好机会,没入选的以后会更努力。王女士的儿子没入选,回家后哭得很伤心,王女士觉得,这种分批入少先队对孩子的自信是一种打击。稿子中家长、学校、心理学家煞有其事地将此事发挥为挫折教育。

这种饥饿营销的方法还真是万灵药,讲一个我的亲身经历吧:我上小学的时候也是分批进少先队,我是第一批,当年可高兴了,等到小学毕业的时候,我发现班上所有同学都入了少先队,很多赶在毕业前入队的还是学校让他们专门让他们入的。当时就有些小失望。后来上了中学,发现入团也一样…于是我就明白了,所以最后我没有入党…

说了这么多,我是想说,王女士应该明白,这根本不是挫折不挫折的问题,跟自信也没多大关系,这是从小开始的洗脑,不如借这个机会跟孩子讲明白,对孩子的成长更好。

[10]文艺短片

最后来看一部西安邮电大学学生拍摄的短片《拾光》(视频短地址:http://goo.gl/IsUAoH),很文艺,“@羊村-星悦”点评说:“总的来说,拍的很不错,不管是故事情节还是剪辑,都相对成熟。让我觉得比较赞的两个地方是他在洗手间时面部表情的切换,还有男主在画室里握笔在回忆又或者思虑,背景音乐和男主忧郁的气质还有整个故事情节都很搭。你们那么年轻,就开始害怕变老。那像我这种老人,该情何以堪啊?”也就只有年轻人才敢把害怕变老大声说出来吧,老人连说都不敢说了。

[西安e报:1821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360期]长安有个贼村
[西安e报:725期]陕西进入节能模式
[西安e报:1090期]再见,八里村
[西安e报:1456期]红色警报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