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部的理发师(续)

@ 十二月 18, 2013

原文首发于西部网,感谢作者“魏永贤”的原创分享。本文为《[发现西安]外交部的理发师》的跟踪报道版。】

从西安青年路西头往东走几十米,路南的家属院里,一块竖立的牌子上“原外交部国宾馆理发师服务部”的大红字格外醒目,不时有顾客推门进去理发,看顾客进门时的熟练动作,就知他们是这家理发店的常客。

我紧跟一名理发的顾客进入理发店,见一名老者正在给顾客理发,理发店和一般有些年头的理发店也没有什么不同之处,要说和别的理发店不同的是镜子上方挂的照片,这些照片是79岁的理发店主人陈友宝年轻时在莫斯科拍的,在一张和周恩来总理的合影中,别人都看着相机拍照,惟有照片左侧的陈友宝侧着头看着周总理,陈老说:“那是1961年10月周恩来总理参加苏共22大时和大使馆工作人员的合影,我还给总理理了发。总理在大使馆可开心了,打着拍子指挥我们唱《洪湖水浪打浪》。”

陈友宝,1934年生于江苏扬州,解放前在上海一家理发店做学徒,1953年经亲戚介绍到西安一家私营理发店工作,1955年公私合营后到西安市第七理发合作社工作,因理发技术好,人又长得帅气,1959年初调到外交部国宾馆为中央领导人理发,1959年12月被派到中国驻前苏联大使馆当理发师。因夫妻分居两地,妻子一人难以料理家务,为分担家庭困难,在妻子的不断催促下,1963年征得组织批准,调回西安市桥梓口理发店工作。文革期间因夫妻反目,妻诬告他“收听敌台,说毛主席的坏话”,被打成反革命、苏联特务,遭游街批斗、发配到永寿县劳动改造。在改造期间,因拉水翻车,被压断左腿,至今还留下后遗症。

生活的坎坷没有压垮这名国宾馆理发师,1988年离开单位后,自己开理发店,直到现在79岁高龄还坚持给顾客理发。他曾是国宾馆的理发师,但他的理发价很平民,男宾理洗刮一套下来只收8元钱。问他如此高龄为何不休息休息享享天伦之乐,他说:“我没有职工退休金,前几年通过社区一次性交了1万元养老费,现在每月只有1200元养老金,这点钱不够生活,只好靠理发来贴补。另外,我喜欢理发,身体还好,我确实也闲不住。”

性格开朗,乐交朋友的陈老,还常常给顾客讲一些给中央领导理发的故事,老一辈革命家平易近人的作风让他终身难忘,陈老说有一次给刘少奇理发,刚坐上理发椅刘少奇就和他拉起了家常:“师傅你是哪里人?”“你说是西餐好吃,还是中餐好吃?”当年20多岁的陈师傅不免有些紧张,不小心刮破了刘少奇的脸,刘少奇安慰他“这算啥吗,不就是破了点皮嘛。”

外交部的理发师

原外交部国宾馆理发师,79岁高龄的陈友宝还坚持为顾客理发。

外交部的理发师

一块竖立的牌子上“原外交部国宾馆理发师服务部”的大红字格外醒目。

外交部的理发师

理发店镜子上方挂满了照片,这些照片是79岁的理发店主人陈友宝年轻时在莫斯科中国大使馆做理发师时拍的。

外交部的理发师

理发店镜子上方挂满了照片,这些照片是79岁的理发店主人陈友宝年轻时在中国驻前苏联大使馆做理发师时拍的。

外交部的理发师

1961年10月周恩来总理参加苏共22大时和大使馆工作人员的合影,照片左侧的陈友宝侧着头看着周总理。

外交部的理发师

陈老用梳子指着照片中的人说,这位是钱其琛,当年他是驻苏大使馆的二秘,左二是我。

外交部的理发师

陈老说,这是他在莫斯科大学的自拍像,当时都是自己拍,自己放大照片,再拿到照相馆着色。

外交部的理发师

现在的陈老和年轻时的“小陈”。

外交部的理发师

外交部的理发师

性格开朗的陈老喜欢和顾客聊天。

外交部的理发师

性格开朗的陈老喜欢和顾客聊天。

外交部的理发师

陈友宝的理发店比较简陋,洗头水用煤炉烧好后,再倒入挂在墙上的桶里。

外交部的理发师

喜欢摄影的陈老,花400元买了个旧数码卡片机。

外交部的理发师

没有顾客的时候,听上一段京剧是陈老的最爱。

外交部的理发师

煮白菜里放几片咸肉,陈老的午餐很简单。

外交部的理发师

曾是国宾馆的理发师,但他的理发价很平民,男宾理洗刮一套下来只收8元钱。

外交部的理发师

陈友宝在给顾客理发,到这里来的几乎都是回头客。

外交部的理发师

外交部的理发师

外交部的理发师

外交部的理发师

外交部的理发师

《外交部的理发师(续)》二维码网址相关图志
菜市场的生活
买切糕的故事
樵夫老吴的一天
相声演员马腾翔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