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囧途之西安版

@ 十二月 19, 2013

【感谢作者“@闲人杂等”的原创投递。本文记述了“@闲人杂等”在12月8日下午17:35之后的两个小时里发生的事儿,有些像“流水帐”,也很像画面感很强的“纪录片”。文章充满了西安的调调,浓郁的屌丝气质扑面而来。】

下午17:35,和朋友吃完饭在西辛庄分别,要坐902回蔺高村,朋友说从邮局旁边那条路过去,可以直通到外事学院北区,在那儿坐比较近点。我照话行事,到了外事北门口,走过天桥,想着902要朝北开,就直接朝北走,想着肯定走不远,最多一站路,没想到走呀走,看呀看,路上没见一个站牌,只有略带伤感的风尘仆仆的一路向北。

终于,终于,迎面走来一位年轻貌美的姑娘和一位阿姨,与二人擦肩之时,阿姨操着一口外地口音说话了:“小伙,打扰一下。”我以为是要问路,侠义之心油然而生,很恭敬地回了一句:“阿姨,有什么能帮助你的?“可能是10086小姐的声音给了我好感,我顺口就来了这么一句。

“我们到这里找老乡,没找到,他说回天水了,我们现在没钱了,你能请我们吃顿饭吗?”我正在反应的时候,那美女补充道:“你不信的话,要不留下电话,改天我请你。”一个美丽动人的弱女子,伫立在寒风中,用水汪汪无辜的大眼睛注视着你的双眸,让你留下电话,说要回请你吃饭,要是我拒绝了,我对得起这么多年辛辛苦苦分泌的蠢蠢欲动的荷尔蒙吗?

谁让我身经百战呢?今年年初有一次在东郊,唐都医院的坡上边,一个老头、一个老太太、一个小孩,说了大概同样意思的话,要6块钱吃碗面。我恰好那段时间正在读《圣经》,就慷慨地直接给了10块,并说:“你不用谢我,我只要求你一件事,下次遇到别人需要帮助的时候也希望你伸出援手,耶稣爱你。”然后潇洒离去。第二次是今年年中,在西部车城南北的路上,遇到一男一女俩中年人,说了大概意思同样的话,我没再搭理,鄙视离去。没想到这次又碰到。(这是第一个要提醒广大在西安的朋友的事情。)

你说我还会再给吗?再给对得起前两次老人们身体力行对我的社会邪恶半年义务教育基本课程吗?

我对美女和阿姨嘿嘿一笑,说,我恰好也没带钱,悄然离去。

继续赶路,到了富源路一草丛902站牌下,有且只有一个902站牌,凑巧,那里也有一位秀色可餐的带眼镜美女孤零零地站着。我简直是梅开二度啊,心中窃喜。

等了大概5分钟,过来一个车头黑着的公交车,我以为是902,准备上,却看见车肚子上写着908,也就没上。放它走了。又看看旁边有且只有一个902的站牌,心想,是不是我搞错了。过了一会儿,又来一辆车头亮着的908,我直接从前门上去,告诉售票员我到蔺高村,她说不到,我又从后门下来,刚好看见那眼镜美女在傻笑我,我借机上前搭讪,难得把这么漂亮的美女逗笑啊,虽然情况有点滑稽。我就问,这会儿还有902吗?她说有,还不到七点半呢。我又问这里是哪,胡扯了几句,然后我们继续等。等又过去了两辆908,眼镜美女不耐烦了,打的走了,我心情失落。

与此同时,又来了一位哥们,回家心切,我又问那哥们,这会还有902吗?那哥们说前面修路,902改道了,指着不远处的十字路口说,在那拐过去。我连忙道谢,跑着离开。我就说嘛,没见过这么难产的902,此时19:10。坑爹啊,为什么只有我和那款美女不知道902改道呢?为什么改道了站牌上没有提醒呢?是为了提供机会让不知道的男女勾搭吗?(这是第二个要提醒西安朋友的地方。)

走过拐弯的地方,又碰见了那阿姨和那无辜大眼睛的美女,美女手里还玩着三星智能手机,阿姨竟然又对我说起了刚才的话,那美女拉了一下阿姨的衣角。我擦,阿姨,记性不好就别出来行骗好不好?你专业点行不行?这不是演习,强调一遍,这不是演习。上帝,你在逗我玩吗?我目不斜视地从她们身旁走过。拐过去终于等到902,高高兴兴地回去了,下了公交车,走一步,蹦三步,你知道奔三的大叔蹦蹦跳跳走在路上心情有多愉快吗?

到了楼下,给朋友打电话,让他下来开门。他说我今天看演出,你不知道吗?我说演出不是8号吗,他说今天不是8号吗。天杀的,今天居然是8号,郝云在西安音乐厅有演出,我只好去楼下的小蚂蚁,小蚂蚁居然爆满。我擦,崩溃,只好又默默地找到村子里的黑网吧,此时在看《人在囧途》。

不是所有美女都被包养了,都被官毁了,都去当小三了,都去当小姐了(这是第三点,提醒广大未婚男青年,不要对生活失去信心),只不过有部分去当骗子了。

人在囧途之西安版 二维码相关阅读
一个快要拆掉的故事
卖个白菜价
神经衰弱
屌丝春运返乡记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