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送我的礼物

@ 十二月 21, 2013

原文首发于《幻想曲》,感谢作者“Liang”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大山,过江》】

八十年代物资还比较匮乏,人们用粮票买鸡蛋,用蜂窝煤炉子做饭,自行车是家里的大件。每逢学校组织活动,我们一律白衬衣蓝裤子配上红领巾和白球鞋,我记得白衬衣是“的确良”的。放学后我们抽陀螺滚铁环,逮知了斗蛐蛐,每个男孩儿都有厚厚一摞折成三角形的烟盒。

有次学校准备开春季运动会,父母带着我到市里去买运动服,逛了一天发现要么没我穿的码,要么就是大红色的。那时人们都比较封建,我也封建,心想穿身红衣服怎么好意思出门啊,就是出门也肯定给同学们笑话。父母知道我的心思,耐心地给我做思想工作,售货员也帮着说话,最后我还是坚决地拒绝了大红色运动服。

回到家里我累极了,倒头就睡,第二天起来把运动服的事儿忘得一干二净。

运动会开始前一天,我从学校领了号码布和别针。

吃过晚饭,妈妈说要送我个礼物。

那是我见过最漂亮的一身衣服。

妈妈告诉我那是男孩子穿的湖蓝色。上衣的样式有点儿像现在的商务夹克,袖口和下䙓都没有松紧带,前襟是拉链的(我不喜欢纽扣)。上衣前面有红黄绿三条道,从两个肩头开始到胸口汇合。裤子是直筒的,裤腿外侧也有红黄绿三条道,当时都没听说过以三条道为标志的某知名运动品牌,我至今也不明白妈妈当时怎么得来的这个灵感。

妈妈帮我换新衣服,爸爸站在旁边拿我换下的衣服。

新衣服合适极了。镜子里的小家伙看上去就是个神气的运动员,我激动的脸都红了。

爸爸跟我说这些天妈妈最辛苦,晚上等我睡着了才给我量尺寸剪布样,骑很远的路买布选拉链,去缝纫店让师傅按照设计好的样式给做的。

我乐得合不拢嘴。

一家人都在笑。

爸爸甚至还借了部照相机。

妈妈指挥着我摆出运动员的姿势。

那些照片今天还在影集册里。

妈妈送我的礼物 二维码相关阅读
妈妈再打我一次(西安版)
妈妈在 家就在
不算一个好妈妈
妈妈做的西红柿炒鸡蛋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