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田水陆庵:诸神的仪仗队

@ 十二月 24, 2013

原文首发于《Janus·一路走来一路读》,作者“Janus”(微博)。文中图片如未注明,则均为“Janus”拍摄。文末附录综合自“@若尔盖天边外”的《第二敦煌,蓝田水陆庵壁塑》和“@策划师老城”的《蓝田游记之水陆庵》。感谢三位作者的分享。】

蓝田水陆庵

从蓝田出发到水陆庵的小巴,一路欢快地行驶在乡间小路上,样子复古如某个旧时代的记忆。它没有固定的站点,村民的家或招手的姿势就是它的停靠。乡亲们大概被惯坏了,即使离上一个停靠点只有几步路的距离,也不肯多走,总要司机踩一脚。十公里的路程,断断续续走了半个多小时。我坐在他们中间,是陌生人中间的陌生人,与任何人都毫无瓜葛,来路和去向成疑。

水陆庵位于蓝田县城东10公里的普华镇王顺山下,坐落在一个形似卧鱼的小岛尾部。背靠雄伟高山,面对的则是长流不息的辋川河。唐代诗人王维晚年隐居之所便位于蓝田境内,取名“辋川别业”,大概就是因此地而命名。我到达的那天是个潮湿的天气,乳白色的天空宛如一张细腻的宣纸铺陈开来,山峦青翠欲滴,雾气成烟,沿着山势的起伏缓缓流动,清澈见底的辋川河蜿蜒沦涟,被磨圆的白色石头堆积在河滩两岸,像一幅变幻的山水画。王维的那首《白石滩》:“清浅白石滩,绿蒲向堪把。家住水东西,浣纱明月下。”大概描绘的就是眼前这样一个单纯洁净的世界。

掠过这山林美景,我直达水陆庵的殿院门口。据《蓝田县志》和寺内碑文记载,水陆庵为六朝古刹,唐时与上下悟真寺组成了一个佛寺群,五代、宋、元、明、清时期皆有扩建。寺院以存有精巧罕见的彩塑而闻名,被誉为“小敦煌”,是国内目前保存最大的壁塑群。遥想当年,这里一定是梵音缭绕、香客络绎不绝的景象,如今却是空谷幽兰。

步入正殿,满壁精美的雕塑迎面而来,令人目不暇接。时值中午,殿内值守人员吃饭去了,空无一人。这样的机会自然不能错过。我迅速端起相机,来不及仔细构图一阵狂拍。整座大殿被中间一面墙壁隔为两室,中隔正壁之上塑释迦摩尼佛、药师佛、阿弥陀佛,均端坐须弥座上,迦叶阿难左右侍立。三尊佛像的背光纹理精密,布局严谨,体现了极为高超的技艺。中隔北壁上塑地藏菩萨,南壁则塑药王菩萨,药王菩萨两旁分布供奉药王孙思邈和神医华佗。这是来自民间的信仰。

蓝田水陆庵

殿内最精彩的要数南北山墙上的多层壁塑。壁塑,也称“隐塑”或“影壁”,是中国绘画、雕塑合一的艺术形式,多以山水、花卉为题材,并施以色彩,形成圆雕与浮雕相结合的独特样式。水陆庵内的壁塑采用连环画的形式,配以山水桥梁、园林瀑布,以及诸佛菩萨、二十四诸天、五百罗汉等,生动演绎了佛祖释迦牟尼一生的传略故事。其中,二十四诸天姿态各异,表情狰狞,与佛像的安详慈悲形成了鲜明对比。按照李泽厚的观点,这是儒家君君臣臣各有职守的统治秩序在雕塑中的体现。“既有执行‘大棒’职能、凶猛吓人连筋肉也突出的天王、力士,也有执行‘胡萝卜’职能、异常和蔼可亲的菩萨、观音,最后是那端居中央、雍容大度、无为而无不为的本尊法相。”(李泽厚:《美的历程》)

转入后室,主壁塑三大菩萨,观音菩萨高坐龙台之上,右为普贤菩萨骑白象,左为文殊菩萨骑青狮。三座塑像头戴珠冠,身披彩衣,衣饰华丽繁琐,色彩艳丽,疑似明代风格。判断其为明代作品,还有三个重要依据:

  • 一是三大士(观音、文殊、普贤菩萨)的组合始于晚唐,自宋代开始流行,自明代以降,寺院供奉“三大士”塑像的情形越来越普遍;
  • 二是观音菩萨左右分别有善财、龙女胁侍,这样的造像组合最早出现在四川安岳石刻第8号圆觉洞的龛窟之中,据铭文记载此龛刻于1099年至1108年间,为北宋时期;
  • 三是观音菩萨右上方有白鹦鹉驻脚胁侍,观音菩萨在善财、龙女与鹦鹉的伴随下示现,是典型的南海观音形象。而南海观音是在十六世纪普陀山逐渐崛起成为观音信仰的中心后呈现的观音形象。

蓝田水陆庵

蓝田水陆庵
via:@若尔盖天边外

蓝田水陆庵

我注意到一个奇特的现象:三尊菩萨塑像皆留有胡须。一般说来,唐代以前的观音多呈现庄严英俊的男相,五代以后渐渐转变为女性形象,至明代臻为成熟。若这三尊塑像真为明代作品,为何在女性观音盛行的时代逆潮流而动?此外,庵者,尼姑修行之所也。可水陆庵内从古至今并无尼姑在此修行,为何取了水陆庵这样一个“女性化”的寺名?关于性别的错乱谜题,有待方家考证。

蓝田水陆庵

蓝田水陆庵

蓝田水陆庵

蓝田水陆庵

蓝田水陆庵

蓝田水陆庵

蓝田水陆庵

蓝田水陆庵

蓝田水陆庵

后室南壁之上亦是精美壁塑,多为力士、菩萨,排列整齐,布局严整,惟妙惟肖。据说,水陆庵内壁塑出自唐代大雕塑家杨惠之之手。杨惠之是唐朝开元时人,据《五代名画补遗》记载,杨惠之与吴道子同师张僧繇笔迹,号为画友,巧艺并著。而道子声光独显,惠之遂焚笔砚,专肆塑作,能夺僧繇画像,乃与道子争衡。时人语曰,道子画,惠之塑,夺僧繇神笔路。相传,杨惠之曾为长安艺人留杯亭塑像,置于闹市之中,人们仅看到塑像的后背,便辨认出为留杯亭,可见其技艺之神奇。

杨惠之尤其擅长塑罗汉像,并首创在山石背景中雕塑人物的壁塑形式。梁思成考证,杨惠之作品,今尚存苏州甪直保圣寺内,有罗汉六尊,“实我国美术造物中最可贵者也”。梁思成大概没有来过水陆庵,此中作品是否出自杨惠之之手,亦是一个谜题。

蓝田水陆庵

蓝田水陆庵

仔细检视佛像,就会发现文化对佛法的影响力有多大。人们想当然地认为佛、菩萨都是至高无上的人,所以在造佛像时会根据他们内心认为最好看的人来塑造。但什么是好看,因不同的文化背景而有所差异。即使在同一个国家,因不同的时代,对于什么叫好看也会有不同的理解。唐代是以胖为美的时代,反映在佛和菩萨造型上,则表现为面容圆润,体态丰满,所谓“丰肥浓丽,热烈放姿”。

蓝田水陆庵

蓝田水陆庵

正在我拍得兴起之时,听到殿外一阵喧哗。管理员回来了。我只好停止拍摄。因忙于拍照,竟未仔细观赏。索性收起相机,慢慢品味咂摸。真正的旅行应是慢节奏的,体验其中。拍照让我永远都处于一种紧张甚至焦虑状态之中,很难放松下来享受风景。这大概是一种顽固的占有欲作祟。实际上,并没有什么东西是真正属于我们的,也许在旅程中我们会拥有某些东西,但是终究不能带走它。承认自己掌握不了任何事,其实是一种解脱。

从水陆庵出来,我在门口小食摊要了碗拉皮,算作午饭。吃饭时,女摊主告诉我,离这三里地的山上有一处隋代寺庙,里面也有佛像,建议我去看看。我毫不犹豫地重新上路。沿着村中的水泥路走了大约五里地,未见任何寺庙建筑。迎面遇到一位老者,上前询问近处可有隋代寺庙。老人伸手指了指远处的大山,说:“远着哩,要翻梁呢。”我顿时打了退堂鼓。闻佛道长远,不生退怯;知众生难渡,不生厌倦。这是一个巨大的难题。

附录

水陆庵地处蓝田县城东10公里的普化镇王顺山下的312国道边上,在西安火车站乘坐中巴,经西蓝高速至蓝田,车程1小时,蓝田汽车站有直达水陆庵的小巴,车程半小时。

水陆庵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以保存五代和明代精巧罕见的彩塑而闻名,被誉为“中国第二敦煌”。水陆庵始建于隋文帝开皇年间,唐时与王顺山的上、下悟真寺组成了一个佛寺群。后来上悟真寺被毁,所有的和尚都迁到了下悟真寺。下悟真寺就是现在的水陆殿,因三面环水,形似孤岛,南有青山耸立,周有河水环流,故称水陆庵。相传,唐初尉迟敬德奉旨监修水陆庵,到了明代被秦藩王朱怀倦奉为家祠佛堂,再后来演变成现在的“诸聖水陆庵”。

关于“水陆庵”的得名,还有一个传说:有一年这里发洪水,有一个尼姑在这里祈祷保平安,结果大水走到这里自动分两边,为了纪念这位尼姑,大家修庵供奉得名水陆庵。

蓝田水陆庵:诸神的仪仗队 二维码相关阅读
敦煌的辉煌与悲哀
娄敬墓
游乾陵
深处闹市卧龙寺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