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败的示爱故事

@ 十二月 24, 2013

原文首发于《严建设》,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1984年的咸阳渭滨公园》】

那个男生是我五柳巷小学同学,姑且称呼做Z生。

Z生籍贯河南,忠厚老实,不善言谈,曾居住于西安市骡马市,家境贫寒,但出落得相貌周正,只是脸黑一点。同学们顺嘴给他起个绰号,叫做黑贼。

这个绰号其实只是单纯因为Z生脸黑,跟其品行没任何关系。上世纪60年代末,我们同时进入西安市20中学,不用中考。因为60年代本身就是个荒诞混乱的年代,没人正经上学,也没法正经上学,所有的学校均已停课,彼此放羊,一直到60年代末开始了复课闹革命。虽是复课,但所学的语文几乎全部都是政治标语洗脑内容的东西。

Z生对文化课不感冒,文化程度相对要差些,且与世无争,不爱交际,性格上也比较懦弱。只是天生一副好嗓子,因此从少年时代开始酷爱唱歌,没事拿个塑料小圆镜子,清晨没人时独自跑到城河边去啊啊啊啊对嘴型吊嗓子。貌似多年来一直练习男中音,倒也是个好习惯,这个好习惯一直延续到上山下乡后,被村民污蔑为学乌鸦叫。

再介绍一下那个女神,姑且叫她做L氏。L氏是西安人氏,生得柳眉星眼体态苗条,有两条黑油油的大辫子,出落得很有些标致,是个惹眼的美女。L氏当时加入了学校毛泽东思想宣传队,也就是文艺队,因为练过舞蹈,身手敏捷能随便翻空心筋斗打旋子,我们叫做载咧子。当然身边不乏女伴,更不乏害单相思的男生,Z生也就是其中一位。这种苦恼的单相思无法表白, L氏也许根本就不知道。

转眼到了70年代。话说某天Z生借来一套红五星海军军服、带飘带船锚军帽、海魂衫拍了张标准照。照片是在西安市东风路东风摄影部拍的,黑白2英寸,用绸纹纸洗印出来。后来我曾询问,得知那张闯祸的照片花了0.98元,是个奢侈的消费。

但照片拍得英俊潇洒,很范儿。那年月参军几乎是所有男女生的梦想,而那时所有的入伍和工农兵大学生都得走后门,绝大部分穷人根本不懂如何走后门,更没钱走后门,只能幻想。于是几乎所有人都钟情于旧军装军帽,或借来穿穿拍张照片解解馋,Z生也是其中一人。

当时Z生取出照片,到学校上课时,忍不住拿出给另一男生炫耀。那男生看后啧啧赞叹,很是羡慕,不知缘何嘴贱,就忽然冒出一句,Z生,你敢把这照片送给L氏不?

Z生被夸得有点晕,壮胆回答,只要L氏她娃敢要,我就敢送。她娃属西安方言,并非第三人称,而是第二人称,说L氏的。这句话迅疾在班级内扩散,大家哈哈大笑,没人放到心上。没人相信L氏会看上Z生。

再啰嗦一句。在那个年代,照相不但是很奢侈之事,少男少女之间一般没人敢给异性同学送个人肖像照片。若有送,则表示明白的示爱;若有送,一般也就偷偷摸摸送张半英寸或1英寸的黑白照而已。

不料这个信息迅速被好事者传进L氏的耳朵,L氏大为光火,觉得这个Z生胆大包天,竟敢以此事宣扬,是对她的侮辱。这里另外说下,L氏虽很清高,但暗暗也有心仪的男生,那男生是我另个哥们。也许L氏当初怕我那哥们起疑,也许纯粹为了好面子,结果被姐妹们一怂恿,出了个悲哀的结局。

当天黄昏放学时,有女生匆匆跑来告诉Z生,说叫他赶紧去大操场,L氏在墙根双杠沙坑边等他,有话跟他说。Z生听了喜上眉梢,立即面色潮红心头撞鹿,喜滋滋认定L氏有意于他,因此与他约会说悄悄话的。说话间狠命擤了鼻涕,把照片贴身搁好,撒开脚丫往大操场疾走,边走边用手梳理头发,还真想送照片。

不料到了大操场双杠边,迎上前的居然是7名气哼哼的女生,个个凛若冰霜面带杀气咬牙切齿。L氏挑头,杏眼圆睁一个箭步纵身上前,撩腿连踹几脚,一个窝心脚正中心窝把Z生窝倒,7名美女手脚并用,拽头发的拽头发,抱大腿的抱大腿,搂后腰的搂后腰,扇耳光的扇耳光,连拧带掐,把Z生胖揍了一顿。Z生惊慌失措猝不及防,来不及招架,死命挣开包围,撒开脚丫飞逃跑进男厕所,次日都不敢来学校上学了。当然额头被挖烂了也不好意思。

事后的一段时间,Z生在班上备受奚落,都说他思想复杂早熟骨子里想耍流氓。还有同学揭发他家有本流氓书籍《农村生理卫生常识》,里面的插图有女性生殖器,最后甚至没人愿意跟他同桌,可怜一个人孤独坐在最后排。

事后我曾问过Z生,为何过于君子,吃这大亏还不敢还手?Z生说,双杠上坐着我那另个哥们,还有几个曾想给L氏骚情的彪悍同学,全攥拳头恶狠狠瞪他,随时预备扑上来揍他。好汉不吃眼前亏,就只得开溜。那L氏约来几个男生给她壮胆,明摆着欺负人嘛。

而那7名女生曾在学校义结金兰,号称7 姐妹,也没人敢惹,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所以组团来殴打Z生,Z生哪是她们的对手,早被打得落花流水,只有拔脚逃走的份。当年也就是16岁的孩子。

数年后我们均已上山下乡。

据传,L氏插队在咸阳地区当了某公社的广播员,不用晒太阳下地干活,只是屡次被一村痞流氓骚扰,有位公社干部叔叔挺身而出见义勇为,不分白日黑夜照拂她,哼着小曲陪她出入。渐渐地,两人产生感情,那干部叔叔抛弃妻子离婚,俩人冲破世俗勇敢地走到一起。当年连公社大院内的干部们也纷纷认为嫩白菜叫猪拱到嘴里了。多年后,L氏无意中发现当年骚扰她的村痞流氓竟是公社干部叔叔的堂弟,那见义勇为是个险恶的陷阱,而涉世未深的她落进了圈套。

当然这只是有关L氏一个版本。其他版本说L氏当年确系与当地村民谈恋爱,两人婚后关系一直不错,改革开放后L氏通过关系把丈夫户籍农转非办进城后,两人相濡以沫,搞了个公司批发纺织品,日子过得不错。至于真实情况,就不清楚。还有其他版本,就不一一赘述。

至于Z生,据传多年前有人夜晚看到他曾在滚石歌厅门前开夜班定点出租车,仅此而已。

一个失败的示爱故事 二维码相关阅读
几十年前的那次约会
老西安的春女
那个吃不饱的岁月
辣子夹馍就是最终理想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