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订制》:一个时代的挽歌

@ 十二月 26, 2013

【感谢作者“讨逆”的原创分享,对比阅读《<私人订制>:从白日梦回归现实》。】

偶像是会死的,尤其是在中国,比如张艺谋,比如宁浩,也比如这次的王朔还有冯小刚。如果你还没掏钱去看私人定制,那就别去了,看了后你会觉得这是你和你曾经推崇的导演之间的彼此侮辱。

先说王朔。朔爷成名其实不是因为他的俏皮话,而是他笔下那些玩世不恭男主角内心中的温柔情绪。这情绪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告诉我们什么叫不羁,什么叫爱情。加上对以往禁锢观念刻薄式的讽刺,朔爷成了我们的偶像。然而进入二十一世纪,朔爷没了作品,这次宣布做编剧,偷懒挣钱之心昭然若揭,很明显他把全国人民当了傻逼。

私人定制这部剧最早脱胎于王朔小说《顽主》,至今已经拍了三个版本,以米家山导演的《顽主》最佳。那出戏成全了很多人,张国立、葛优还有梁天。后来,冯小刚凑热闹,取巧拍了部《甲方乙方》。平心而论,一般,但由于朔爷独特的语言,惹得大家哈哈一笑,过了个好年,从此冯导有了贺岁片,成了大导演。接着就是这部《私人订制》。如前所述,朔爷的特点是脉脉温暖的爱情、放荡不羁的抖机灵,那么可以说,《私人订制》彻底失去了他的风格:

  1. 没有爱情。葛爷老了,他和白百合,与李小璐谁发生感情都不合适。于是影片中再也没有了《顽主》中马晓晴、《甲方乙方》中刘蓓的精彩,片中的女角完全沦落为冰冷的花瓶。
  2. 纯属扯淡的社会责任感。估计攒本子时,朔爷是这样说的:前年搞了个孙红雷自杀的《非诚勿扰2》,去年搞了个饿死几百万的《1942》,今年得让观众乐和乐呵,圆圆梦,也让政府松松心,替政府和谐了下社会,于是选了几个热点问题:贪腐、文化贫瘠、贫富悬殊、环境问题。隔靴搔痒地告诉全国人民观众:贪腐是因为领导也是人,群众也太坏;文化问题是不接地气的雅就是傻;贫富是老百姓要知足,富人比你过的还不易。

这确实把观众当煞笔了。老百姓烦的是缺乏反腐的体制,你丫避重就轻谈人性。群众计划生育、医疗、住房带教育一脑门官司,你说比富豪过得还舒坦,脑子被屁蹦了吧。以前那种肆无忌惮的痞子革命精神荡然无存,留下的只是体制内的媚俗与假公知的娘炮情怀。

私人订制
剧照

再说冯小刚。其实冯小刚的巅峰之作是和刘震云的合作而非王朔,《一声叹息》、《手机》、《非诚勿扰1》,包括《1942》,中国现实社会的小人物众生相在冯刘的合作下演绎得淋漓尽致。可不知怎的,冯小刚这次又选择了和朔爷合作。说实话,冯驾驭不了朔爷,更驾驭不了他的作品。《私人定制》尾声剽窃网上段子,葛爷不肯捐车因为真有车的台词,其实是朔爷对全国观众人性的一次拷问。你丫一会儿嫌官员贪污了,电影低俗了,自个儿挣钱少了,环境污染了,但真让你丫儿自己付出一点真利益,你丫愿意吗?这是朔爷,骂了你还要让你掏钱。可冯不行,他驾驭不了这种主题,他需要票房也需要认可,他就像《私人定制》中的李诚儒,想雅,但说实话,祖上没那份血液。

是时候和朔爷冯导说再见了,电影受众已经从八零后向九零后转移,这些在美剧幽默中泡大的群体,再也接受不了葛爷的胡同京片儿了。幽默与其他艺术一样需要不断的进步。养尊处优的冯导和剧中的李承儒一样,他们或许永远不知道电影艺术的一个巨大功效就是记录现实,就如同李诚儒搬入工地,却让民工住进宾馆一样,冯导也许很想接地气,但不问人间烟火很多年了。电影现在只是他们的产品,早已没有为之奋斗的激情。

这是个谢幕的时代。冯导和朔爷也许早就把心思放到了它处,只是盛名之下,还在用着老面具赚几年轻松钱。电影第三节,宋丹丹上楼时,打量着形形色色的人群,葛爷说,那些都是不想做自己的人。王朔,冯小刚,何尝不是呢?

一个时代的挽歌 二维码相关阅读
《无人区》:黑色版《人在囧途》
《地心引力》:电影工业的奇迹
《扫毒》:论三角形的稳定性
《超人:钢铁之躯》:人化的超人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