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831期]一条失踪的投稿

@ 十二月 27,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3年12月27日。1896年的今天,薛岳在广东出生。薛岳是公认的抗日名将,曾先后指挥武汉会战、徐州会战、长沙会战,被认为是“抗战中歼灭日军最多的中国将领”,1942年获青天白日勋章,1946年获杜鲁门授予的“自由勋章”。薛岳也是老蒋手下剿共最厉害的将领,曾多次重创红军,有“红军一路跑,薛岳一路追”之说,被当时红军视为“长征头号敌人”,这大概是我朝教科书上很少提他的原因,也应该是薛岳没有留在大陆的原因。所以他活到了102岁。

[1]一条投稿

既然说起了抗日,那就先来看条相关投稿吧。12月27日,在建东街华润万家超市工作的“@楊咩咩Plum”投稿说:“早上超市管理人员很严肃地命令我们把标有日文字样的商品都撤下来,说是今天有抗日游行,以防被砸。额,这是真的假的啊。去年的事情难道又要上演?”这条投稿发出来没多久,就莫名失踪了,大概是官方生怕引起恐慌。

投稿
投稿截图

超市负责人之所以如临大敌,很明显,是因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6日参拜靖国神社,我朝上下喉舌们反应激烈。一个正经做生意的企业,需要时时留意当地时政,以此来避免不必要的损失,我党真该为自己点32个赞,几十年来的洗脑愚民教育、民族主义教育没有白抓。所以这事就很好玩,一方面国家意识形态在民族主义上越走越远,另一方面经济上要求开明、自由。这就是传说中的政左经右,也就我党才能把这么拧巴的事情当做理所应当。夹在中间的官员们除了维稳,别无他法。

其实2013年12月26日是一个很有趣的日子,这天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参拜了靖国神社,在安倍之前敢这么做的是小泉,这中间隔了6年;而贵国呢,这天习总带领小伙伴们去看了水晶棺材里的腊肉毛。政客的公开动作都是有着诸多含义的,如果说安培这么做与其修订宪法的目标有关,那么习这个举动的意义就在于挺毛、肯定毛,这意味着习认为否定毛就是否定党,再加上习自上台以来搞出的一系列维护维权的举动,我不知道那些乐观的人还在乐观些什么。

[2]一件真事

当然,官员们也没那么无辜,为了维稳,手段百出,截访就是其中之一(1528期之91542期之5)。19岁的白水县后生王佳生就是一名截访人员,2013年11月15日,他在押送上访人员回河南原籍的路上,被上访者巩进军刺死。一个月后,《南方周末》刊文还原了王佳生的人生经历:王佳生初中毕业后,在一所技校学了两个月,成为了一名西点师,学校安排他在合肥一家饭店工作,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去了北京,当上了河南省鹤壁市的截访人员,押送一次挣200块钱,直到出事。

而刺死王佳生的巩进军,也不是什么大凶大恶之徒,他为了拆迁的事情已经上访了4年,2013年11月14日,他在北京马家楼救济中心被鹤壁市驻京办信访负责人赵秀山带着的十几名青年拖进一辆金杯车里,有访民听到巩进军愤怒地说:“今晚如果截访者再敢抬我、打我,我非要和他们拼命。”然后,当晚发生了悲剧。

这是一个弱者对付弱者的真实故事,任何解释说明在这个故事的残酷下都显得苍白无力。

[3]一个老红军

同样是逝者,上条的后生和这条的老红军完全不能比。这位老红军名叫雷恩富,今年95岁,是延安市最年长的老红军,2013年12月25日他在家中去世。《西安晚报》简单盘点了老红军的一生:雷恩富1918年出生于子长县一个农民家庭,1934年加入红军,1935年3月加入中共,1936年成为涧峪岔地区特派员,主要从事发动群众等秘密工作,后来曾在陕北多地担任要职,2010年享受正省级待遇。雷恩富生前曾说过:“为国出力干什么我都愿意!”

延安的老红军们一直是我朝政坛上一股神秘的力量,还记得汪洋在十八大前去延安看望老红军吗(1357期之1)?还记得前两天慈善艺人陈光标赶着腊肉诞辰去给老红军发钱吗(1826期之2)?就连习大大在2009年底也去看过老红军,2010年10月习大大就被增补为军委副主席,因为沿袭了前核心胡大大的接班方式,被外界视为接班无悬念。也许有人觉得这种解释牵强,反正政治从来都不透明,一家之言,大家姑且听之吧。

[4]一次评选

无论是政治上,还是文化上,延安一直深刻地影响着中共,进而影响着主流话语形态。这话说起来好像有点儿拗口,看看下图中官方评选出来2013年陕西十大新闻,您就明白了。

十大新闻

当然啦,还是省记协组织的,陕西日报、陕西广播电视台、西安日报、华商报、西部网、陕西传媒网等九家主流媒体评选出来的;当然啦,和2008年2009年2010年2011年2012年的十大比起来,没有任何不同,充满了令人作呕的臭味(@书有金石”语)。当然啦,今年INXIAN依然会进行年度评选,让大家投票选出民间版“陕西十大新闻”,敬请期待吧。

[5]一忘11年

官方不仅在评选十大新闻时挺健忘的,就是平时也挺健忘,忘了打白条都算是小事,借了普通人家的钱一借就是67年(1825期之本周社会),就连自己的财物也经常忘记了。《华商报》就报道了一条奇闻:2002年蓝田县水务局准备为尖草坪村修自来水,于是把一些水管、水泵等设备暂时放在村民周来江家里,还说一天给一元保管费,结果这些管子始终没派上用场,一放就是11年,周来江说:“…因为怕丢我都不敢出远门。”

农民兄弟真是淳朴,放了11年也没卖了补贴家用,不过按照官方的德性,保管费估计够呛能拿到。

[6]一次抄袭

心大的不止蓝田县,汉中也一样。据陕西电视台《第一新闻》报道,在汉中市住房和城市管理局院内,有一张关于创建国家卫生城市的宣传标语,其中多处“诚信汉中”被写成了“诚信昆明”,汉中市房管局办公室负责人承认是工作失误,还透露这幅宣传标语是今年9月份挂上的,也就是说这错误挂了三个多月都没发现。

乌龙
视频报道截图

同样是抄袭外省的文件,西安市抄袭广州治理文山会海的文件起码没出现这种低级错误(1827期之3),汉中市居然一错就是三个月,太丢人了。

[7]一次作秀

就算是搞形式主义也得花心思啊,同样是搞群众路线,商南县的花样就玩得很高端,玩起了“广场问政”。主要形式是这样的:县林业、药监、城建、房改等四单位负责人端坐台上,公开做陈述承诺,并回答台下500多名市民现场提出的问题。

具体情况是啥样的,咱们不清楚,反正报道出来是很和谐的,比如有人直接问办理保障房需要找关系吗,房改办副主任汪裕仓是这么回答的:“…房源是充裕的,不要听信社会上的传言。群众发现在保障房分配中,有工作人员有吃拿卡要,你花1000元我们保赔5000元,还要优先给你安排住房。”

广场问政
这齐刷刷的“满意”总让人想起电影《黑金》中梁家辉那句“谁赞成?谁反对”。

从上图可以看到,现场的民众要当场打分,举牌“满意”或“不满意”,有大秦网友问:“请我去举满意牌一次多少钱?”

[8]一次暗访

陕西电视台最近真是跟大西安的红灯区杠上了,24日搞翻了新城区子明路上的“温泉养生馆”(1830期之7),26日又掀了长安区东大村二街红灯区的牌子。据《都市热线》暗访,整整一条街都是足浴按摩大保健的店,昼夜营业,只要有男人进村,老板便拦住做生意,公然在大街上推荐:“100,连吹带打,额给你社,活儿都好滴很!”老板还说,这里安全的很,每年给派出所交个几万块,么一点事。于是26日当晚,东大派出所就出动警力展开了清查行动…不知道陕台什么去爆阳光国会。

[9]一个难题

最后来看一条投稿,12月26日,“@杨小兔兔崽”投稿说:“中午13点左右, 在三府湾汽车站遇到一位口齿不清的疑似智障人士在卖报纸,大家看他挺可怜的,就都在买。我没有零钱,给了他二十,谁知道他抢过钱就往嘴里送,别人给的五块也被塞进嘴里了。我们让他找钱,他竟然说我们欺负残疾人!”

“@杨小兔兔崽”遇到的,也是我们经常遇到的一个生活难题,我们总以为穷就是善,可是现实一直在说:穷人、底层劳动阶级并非天然就是善人。不过大部分人可不这么觉得,“@酔開懐”就评论说:“正常人不会吃钱,20又不是200,至于发出来说么?”什么是圣母呢?这就是圣母。

[10]一部电影

既然上面提到了电影《黑金》,那么本条视频就推荐这部电影吧(视频短地址:http://goo.gl/TjNXX9)。《黑金》拍摄于1997年,当时的香港电影敢影射,敢说,敢各种黑,比现在的有意思了。

[西安e报:1831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370期]猫年猫月的猫一天
[西安e报:735期]双城之梦
[西安e报:1100期]从维权到维稳
[西安e报:1466期]生活真不容易


1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1831期]一条失踪的投稿”旁边

  1. 芹菜炒肉 说:

    一方面自己拜鬼。一方面又严禁别人拜鬼。这是何其分裂的深井冰啊!
    深井冰也罢了,还把自己拜的那个鬼吹捧成伟大的导师、领袖、统帅、舵手,真是恶心死人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