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十三钗》:刻画人性的佳作

@ 十二月 27, 2013

日本首相年年参拜靖国神社,其它国家连连谴责日本轴了。今个儿伟大领袖毛主席诞辰120周年(本文写于12月26日当晚),安倍晋三一大早就去顶礼膜拜战犯们,这不是拜里有拜,令人好生厌恶吗?所以,“抗日”之声已及全球,日本在政治界已逐步走向人神共愤。

借此新闻,今天说说关于中国人抗日的故事,《金陵十三钗》值得回味。

从古至今,国内海外,以妓女为题材的小说很多,最后流传至今的经典之作也多如牛毛。《板桥杂记》写“秦淮八艳”、《孽海花》写赛金花、小仲马写《茶花女》、莫泊桑写《羊脂球》…妓女被看做低人一等,但一些史料证明她们有时高不可攀。妓女之于我们,好似女优之于狼友。而像《金陵十三钗》这种,小说也不错,电影也很棒的不多。

《金陵十三钗》从中篇小说开始,加长成长篇,之后再改成电影剧本,对于作者严歌苓来说,这只不过是她又一次挑战,却是最难的一次,因为寄托着张艺谋的翻身、奥斯卡的冲击。虽然电影的核心是导演,但没有好的剧本,一切都是浮云。从这点来说,《金陵十三钗》的成功基础在于严歌苓的创作。而且,电影中几处与小说不同的改变都很巧妙,比如豆蔻死时带了一个兰香,这样最后就差一钗,于是男人陈乔治(小说中他是被日本人打死的)顶上,既感人肺腑,又升华形象。再比如英格曼神父直接以死人姿态出现,推出爱钱爱色的入殓师,以他几天内的蜕变突出人们对妓女的改观。

妩媚中的抗日
妩媚中的抗日

《金陵十三钗》历时四年准备,是张艺谋用心打造,欲以正名自己,豪夺奥斯卡的作品,因此他选择了南京大屠杀,选择了生命平等面前的深思,选择了人性本善的话题。比起《英雄》借鉴《罗生门》的手法、《黄金甲》照搬《雷雨》、《三枪》不知所云,《金陵十三钗》显然高出许多,无论是手法还是主旨,从大气到深刻,从鄙夷到敬佩,不仅是对秦淮女们,更是对张艺谋这位大师。

就奥斯卡而言,《金陵十三钗》有社会意义,它借助于南京大屠杀这骇人听闻的惨案、中国不可磨灭的国耻来烘托秦淮女们的大义,深度挖掘了生命的价值及我们对社会的反思。它虽说没有《卧虎藏龙》的古韵,但有《卧虎藏龙》所没有的悲壮与震撼。不过,拿不拿奖其实不重要,好像严歌苓认为拿不拿诺贝尔不重要一样,重要的是作品出来不被骂,作品出来收获掌声,作品出来让观众记得,时隔多年后,观众说到张艺谋可以说句“他有一部《金陵十三钗》”,说到国产电影可以说句“中国有一部《金陵十三钗》!”

南京的废墟、中国人的仓惶、外国人的逃避、秦淮女的正义、入殓师的泪中带苦笑…一幕幕画面重现当初大国家的无力、小教堂的落魄,即便是威震四方的美国人也保护不了手无缚鸡之力的中国学生,这是怎样的楚楚可怜啊?最后凭借十三钗们换了疯狂,换了侮辱,换了生命,可人去了,国呢?妓女可以救人,但让他们救国,实是望洋兴叹。即便遇见黄天荡,即便遇见蔡锷,也无法治国之根。现在,我们至少不会生活在当初的水深火热之中,纵有百般不平不服,想想74年前的一刀一炮,请按捺愤怒的火焰吧!

说到底,无论是被这部小说感动,还是被这部电影感动,都是在于妓女们的大义凛然;无论是被这部小说感染到怒不可遏,还是被这部电影感染到怒不可遏,都是在于日本人的为所欲为。因此,让我们平等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可以不喜欢,但绝不可歧视与谩骂;让我们谨记从前的国耻,可以不重复,但绝不可忘记与调侃。

能够让人们做到这样的话,张艺谋已经不是大师,早都超越电影,成就伟大!

《《金陵十三钗》:刻画人性的佳作》二维码网址相关文章
《私人订制》:从白日梦回归现实
《无人区》:黑色版《人在囧途》
《扫毒》:论三角形的稳定性
金马50年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