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口述史(四十五):承包新华书店未遂

@ 十二月 30, 2013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逃进重庆》】

六十四、个体户承包新华书店•未遂

天籁书屋,如日中天,早早惊扰了省府。

那年头兴这么个理儿:凡是出色的党就要插手,美其名曰“领导一切”。这毛病直接染疾各种组织。以至到如今各种凡套一身制服者,均做如此非分之想。

孙达仁副省长除了三番五次来书店做思想动员,劝我每周三坚持政治学习外,更有一创意:接管钟楼新华书店。咦,这个我爱听,毕竟是新任的知识分子型干部,够新锐!

我后来就去了钟楼新华书店。

钟楼新华书店是西安市新华书店总店。这个建制同样透着专政专权意味。从延安起诞生的这个商业机构,打从那时起就已经不是商业了,而是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的机关。1949年后,这样的建制就在全国各省市自治区,乃至地级、县级、区级,都繁衍开来,拿一句毛在“三湾改编”时的话说,就是“支部建制连上”。党对社会舆论的把持和导向足见历史悠久。

承包新华书店,在我来看,除了商业利益之外,更重要的不是“占领”那又是什么呢?天籁开办之初饱受个体歧视,以至因了“无产阶级专政的舆论工具不能为资产阶级所占领”视同个体书店为资产阶级产物,以至书店的开办差点夭折。如今党的干部叫我去承包党的喉舌了!这里不得顺便赞美一下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初期社会的开明,民主先声的锐气。

但,事与愿违,参与党的书店改革是要付出代价的。前提一、大楼一层必须陈列马恩列斯毛著作;其二、目前的新华书店组织建制不变,这其间包括刚性要求即周三政治学习不变。

刚看了上述两条要求,我便心灰意冷:岂不又回到了原点?如此承包,承包一个死一个,不信才怪!

我仍不死心,毕竟位于西安市市中心的位置,其经济利益显见。尤其是答应保留对外宣传附带新华书店与天籁书屋并列的名分。然而,在我对钟楼新华书店多达十次以上的考察之后,最终一道门槛彻底把我打趴在东大街上:除了现任在职的新华书店员工之外,我须得为六百多名退休人员的养老送终负责。那年头哪里有什么社会保障体系。那六百多号人的生老病死又该是多么残酷的一场战争,是傻子都揣摩得来。

那一次以后,我再也没去过新华书店,去想那事。尽管孙达仁副省长一再表示遗憾。

承包新华书店未遂 二维码相关阅读
天籁值多少钱
天籁书屋诞生记
天籁招聘如招亲
天籁书屋的营销策略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