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原女性的社会角色

原文首发于《以阅众甫》,感谢作者“以阅众甫”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短评:出租车乱象源于政府不用心》】

看到师姐转发的一篇文章,讨论学法律的女生现在居多,对于女性研读和从事法律这种极端理性的专业产生很多质疑。对于这个问题,我觉得先需要抛开专业角度去理解。

从人类的生活、社会、权力和知识发展史来看,并没有绝对的证据说明女性是完全弱势于男性的。首先早期人类社会首先是母系氏族的社会,无关权力与政治,她们已经充当了管理者的角色;其次,历史上依然有大量的女性充当了家庭管理者的角色,而且极为常见;再次,仍然不乏有更为优秀的女性冲破男权社会的束缚领导和参与国家的政治和立法等诸多事务,比如吕后、冯太后、武则天包括外域历史中的女王或其他杰出女性。

而这里存在的角色转变的几个原因在于,随着原始部落和族群在发展和壮大过程中,资源的占有和分配问题开始变得严重起来,没有成套的规则可以解决,就必然诉诸武力;生产从游牧向农业、商业转变过程中诉诸劳动力特别是男性劳力,经济发展的过程中的男性的话语权和支配欲望的膨胀,削弱了母系氏族建立起来的女性地位,而生育繁衍和稳定家庭为主的生产组织结构这种社会需要,使得开始掌握话语权或是权力的男性需要将女性纳入支配地位。这时候人是一种资源,才更能增加一个男性在资源竞争的社会中的优势。而女性的被支配地位必然剥夺了她们更多的发展机会和对自身的独立主导。

法律

中国是以一个家庭或是小我为单位的社会,那么国家的问题也常常被作为家庭的延展问题来处理。一个家庭都可以有女性很好的管理社会,本身就说明转变为更大的家庭扩展至国家,女性并不缺乏这种能力潜质。所以,我认为刨除体力劳动这种性别上的不足,女性并不存在先天的发展障碍。

那么女性在于知识和社会领域存在的现有问题并不是她们本身不具备某种特质,而是在于她们的能力发展和培养面对了一个可怕的障碍,即社会参与和知识获取机会的缺失。就像民主,是必然需要经历和演练的,才能更加成熟,不经历文明之痛苦也无法获得文明之幸福。

那么,回归到女性研读和从事法律的问题上,说女性缺少理性,那么问题的根源是她们的社会角色令其更多的参与了非或是弱理性的角色。而且现代的法律包括哲学更多的加上了男性理性的烙印,你能说法律不是因此而更多的夹杂了男性暴力思维的印迹吗?

或许,女性对于法律的理性又是另一种更好的补充,也可能使得法律更为柔性或是人性化。

所以性别并非是不适合做什么的理由,更多的是在一种怎样的话语体系中面临的机会缺失造成未成熟状态。而对一个真正的去鼓励人不论女人男人发展的社会而言,现状反倒可能是畸形和扭曲的。

还原女性的社会角色 二维码相关阅读
男人的战争
解读田小娥的爱情
秋瑾与鲁迅
男女之事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