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蒙古密码》:怎样看待民族仇恨

原文首发于《雷达的博客》,感谢作者“雷达”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带灯依赖生活过多》】

我们注意到,现今新历史叙述,新史话,草根史谈之类出版了不少,有的发行量很大,也不乏佳作,这不仅仅是一种渴望了解历史真相,重温历史,重解历史的热潮,同时也是文化需求和文明程度提高的表现。但这些作品中的一部分,过多迎合了消费历史的趣味,夹杂了不少戏说,调侃,戏谑成分,其学术含量较低,历史的可信性和严谨性也打了折扣,它们本身也只能是热闹一时的过眼烟云。

那么,有没有一条新的思路和写法呢?也就是说,既能化解历史原著的语言,名词,典故的深奥难解,又不失其记述历史的宝贵的原创性和可靠性;既不纠缠在某些现今已失去意义的旁逸斜出的细节上,又在大的历史真实脉络上不走样,眉目清晰;既不显出某些学者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冰,也不满足于浅尝辄止的热闹戏说?我的这种期待,在官布的这部著作中得到了一定的体现。读《蒙古密码》起先有些畏难,真读进去了,感到是一种享受。我发现我不是在读艰涩,冷冰,古奥的历史书,倒像在读一部长篇历史散文。它的作者确乎找到了一种属于自己独特的行文方式,从而有声有色地展开了对一个伟大民族的历史脉络的深入探寻。

蒙古史我以前几番接触,翻过《蒙古秘史》直译本,那人名地名及其表述均极难看懂,于是只能放下。但我认为,以成吉思汗为中心,清晰而准确地勾勒出蒙古悲壮的历史,却是一件非常必要的事,这是很多人的期待。当然,这些年来,关于成吉思汗的小说,史书,影视不少,但我仍然感到缺少一部通俗的,言简意赅的,赏心悦目的,既具有大众文化品味,又具有稳定学术含量的蒙古族史话。官布的写作在某种意义上补偿了我作为读者的心愿。

首先,这部书有很强的“问题意识”。它把许多悬念提了出来,引发读者的兴趣。作者把他的工作定位为“解读”。他说,这是他对读者,也是对历史的负责。他说在一个震惊过世界的民族背后必有一段非同凡响的奋起故事,后人也必然应该去解读其历史的密码。比如,书的开头就提出,蒙古人的祖先究竟是谁?长久以来流传着一个看似神奇,却很荒唐的说法,即苍狼和白鹿是蒙古人的兽祖。而真实的情形却是《蒙古秘史》给出的答案:“成吉思汗的根祖是苍天降生的勃尔赤帖那和他的妻子豁埃马阑勒”。问题出在,明代文人将此段译为“当初元朝的人祖,是天生一个苍色的狼与一个惨白色的鹿相配了。”这一译,引出了无数种的误读和演绎。通过进一步研究,特.官布扎布给出的答案是:勃尔赤帖那和他的妻子豁埃马阑勒是成吉思汗二十二代远祖,是蒙古乞颜部落的头人。他们以动物之称取名,约生活在公元8世纪中叶。在他看来,蒙古族的族源的标准答案是:在远古年代,蒙古人作为东胡这一狩猎游牧群落的后裔,长期繁衍生息在呼伦贝尔草原的山林与大地,并在这里孕育了民族的雏形。然后,随着人口的增设和时局的变迁,约从公元8世纪中叶逐步向西漫延而去。再经过勃尔帖赤那所属的乞颜部落和其它诸部落几百年发展壮大,最后在成吉思汗时代完成了这个民族的崛起和最后的形成。

这个答案是官布给出的,但又并非他个人的随意解读。由于作者此前翻译过汉语版的《蒙古秘史》,这就为后作《蒙古密码》打下坚实的基础。正如作者所说,《蒙古秘史》是13世纪蒙古人留给我们最珍贵、最可信的历史纪录,因而言说蒙古人的由来历史,如果离开《蒙古秘史》都会成为一堆瞎诌。这部书的许多重大史实,都是作者直接从蒙文版译出来的。正因为有据可考,此书的可信度颇高。它的谜底和支撑是“蒙古秘史”这部宝典。

蒙古密码

其次,我们还应该看到,《蒙古密码》虽然采用了大众化的、更为人情化、通俗化的叙述方式,但并不意味着它本身没有深度,事实上,这部在语感和态度上亲近读者的著作,不乏具有历史高度的、整体性的深入思考。比如它认为:“一个民族的发展与壮大,无疑是各种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但是,在那些发挥推力作用的因素中,有些因素是软性的、次要的、辅助性的,而有些因素则像那执掌枯荣的季节气候,带有绝对的根本性和关键性。”所以,“在蛮荒年代的历史框架下,观察一个民族发展、壮大的过程,首先关注的应该是这个民族与大地自然的相互关系和这一关系的变化情况。也就是说要观察这个民族繁衍发展的生存形式。”《蒙古密码》就以这样的视角观察和分析了古代蒙古人与大地自然的关系,并通过这一关系的变化解读了她生存形态的变迁和快速发展的内在原因。是的,一个民族的发展壮大,必会是一段很长的路。

这段路上充满着激情、冲动、诱惑和变数。能否充分享受发展的快乐,能否充分延续发展的路径,能否使发展转化成为每一个民族生命质量的养分和整体民族生存权利的保障,关键在于如何把握发展的方向,关键在于如何掌控发展过程中必会出现的冲动、诱惑和变数。这是考验一个民族智慧、胸怀、思想以及文化成熟度的一大课题。——作者的这些思考,使我想起了黄仁宇在谈大历史观时说的:大历史是不去研究诸如秦始皇焚书坑儒是听取谁的意见,交由谁付诸实施的具体过程,也不去进行武则天秽乱春宫的道德批判的,大历史观要求我们对中国历史整体的认识和把握,了解中国历史发展的趋势和走向,洞悉其背后深刻的自然环境、经济和文化因素。

当然,所谓大历史解读,并不是满足于几条干巴巴的“规律”解说的筋,或满足于粗疏的史事陈述,一种高头讲章式的乏味。其实,历史从来都充满了偶然性,传奇性,非理性,其中个人性格情感因素以及特定情势的影响,在历史长河中起到的作用,真是既微妙又巨大。好的历史陈述,不能漏掉这无数富于戏剧性的血肉丰盈的细节。据该书叙述,自与塔塔儿部族和大金朝庭纷争起来后,以合不勒为可汗的蒙古部族联盟和英雄的属民们就陷入了恨仇相报的历史泥潭。从此,仇恨像个无处不在的幽灵,遍布蒙古高原的平原与高地,充斥在大漠南北的空气与心灵,无论是强者还是弱者,都被这貌似正当的理由扭曲了心态,并一同承受其生命不应承载的任何结果。无垠的草原,怒驰的战马,还有寒光闪闪挥舞不休的战刀,谁能说得清它涂炭了多少生灵,蹂躏了多少美丽,击碎了多少阿爸、阿妈对生活的美好祝愿…一年又一年,仇恨生仇恨,杀戮续杀戮,战争持续着。后来,身处塔塔儿部族和大金朝庭夹击之下的蒙古部族渐渐败下阵来,并一步步走向败落的深渊。

就怎样看待“仇恨”,作者有颇精彩的发挥。他说,在我们这个地球上,最不该播种的是仇恨,最不该放大的也是仇恨,最不该追报不止的还是仇恨!仇恨是一堆血光之火,它的燃烧必将导致热血生命的不断毁灭。然而,曾经的王者们似乎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任意地制造和放大了很多仇恨,不仅使生命付出了几多代价,而且在一些地方遗留下了纠缠至今的纷争之根,使人类美好的愿望遭受一次次的尴尬和无奈。这不是十分精彩吗?

又如,书中对帝国中坚合撒尔遭遇国师萨满阔阔的暗算,险些丧命的一段惊心动魄的评述,也很精彩。作者联想到这如同亨利四世与教皇之争,作者为这一悲剧的未能重演而庆幸。先是合撒儿遭阔阔出七兄弟的毒打,继而受不明真相的成吉思汗的羞辱,甚至有可能以长生天的名义被除掉。幸有母亲诃额仑的抢救,才活下来。直到通天巫的腰椎被折断,才了却了这一祸端。作者评价道,萨满巫师对帝国权威的挑衅就这样以一种民事方式解决掉了,使我们东方的政治文化继续保持了人文精神主导的光荣传统。书中对成吉思汗的倔强、多变、锐敏的性格以及对历史的影响,也有诸多描绘。比如征讨花剌子模,事情的起因很小,可越演越烈,铺天盖地;再如,成吉思汗的反复征西夏,也不无许多意气之争的成分。关于成吉思汗死于何地,葬于何处,几次迁移的叙述,也显示了作者的综合和判断能力。

最后,我想就作者反复强调的一个中心概念:“生存圈”与“无障碍对接”,提一点看法。作者说,“历史上的北方狩猎游牧人为什么一有足够的能力就要无一例外地越过长城向南发展?为什么一有足够的能力就要无一例外地谋求或完成与中原农耕大地的无障碍对接?”这是一个具有本质意义的思考,也是《蒙古密码》决意解读的主要课题。生存圈,无障碍对接,是作者最喜欢使用的两个概念。到底怎么样?作者说,在当时的那个世界上明显存在着几个重要的生存圈。而在东方,黄河中下游的中原大地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生存版图的中心区域。这块神奇的中心区域,自从尧、舜等远古先人开发成功后,就被称为东夷、南蛮、西戎、北狄的周边民族开始了挤进而入或实现与她无障碍对接的历史行程。

在那个蛮荒而滋养匮乏的年代,中心区域的这种富饶的物产和丰足的生存资源只有与周边贪乏的生存物资融汇在一起,只有做到这些生存资源的共同分享,才能满足生存圈之内所有人群生存发展的需求。以这样的关系连接在一起的大地,就是天然存在的,一体相连的生存版图。而这一体相连的生存版图就该是人们祖国概念的最初形态。因有富饶的物产和丰足的生存资源,每个生存圈的中心区域就会成为人们竞相挤进或争取无障碍对接的永恒目标。“于是,挤入中原,与中原大地进行无障碍对接的需求就成了我们东方各民族版图认同的心灵指向。就在这心灵指向的一次次对接中,一个伟大国家的版图就连接形成了。这就是我们依偎而生的伟大母亲–中国!”这样解读,突出了爱国主义,但是否符合历史上民族纷争的深层原因,是否用“无障碍”掩盖了某种无法跨越的障碍呢?历史上民族间征战不息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呢?是否应该挖得更深?

读《蒙古密码》:怎样看待民族仇恨 二维码相关阅读
你们都误读了晴雯…
莫言是个什么样的作家
为什么名著能传世?
给贾平凹拜年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