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决不用微信

【本文原标题《微博与微信》,感谢作者“@桃红小围裙”的原创分享,曾撰文《陕师大的先生们》。注:作者仅授权INXIAN发表,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

昨晚王歪(相关:我为什么离开《华商报》)劝我用微信。这是我坚持不用微信以来,被撼动的最厉害的一次。

他是王歪嘛,陕师大当年文艺青年总头目。十几年没见了。他要是说我落伍,我就立马反思自己是否真落伍。前年秋天我才第一次用智能手机。试图下载微信,NOKIA和周围人都不是一种系统,折腾几分钟没下成,就懒得弄了。我当然看到周围人都在用微信,撒撒娇、约个饭局啥的是挺方便。可是里面有很多我不喜欢的东西。我越来越预感到它给我带来的负面会比正面多,就开始抵制。

去年玩微博,一下子就爱上。说酸一点,这是我获取知识的来源。我需要人来指导我读书,看电影。周围这样的人太少,微博里高人多,资源多。去年一年,我能明显感到自己阅读的进步。而微信里大多是猫、狗、孩子、佛经、心灵鸡汤、毫无笑点的笑话、各种“你必转”的帖子,以及各种闲聊。从书籍到电视,人的文化生活已经降低了一个档次。电视里百分之九十的东西是给中学文化程度看的。从电视到微信,又降。“自媒体”确实是把发言的权力下放了,谁都能说话。废话、牢骚、口水话、流水账,微信里都会跳出来。

漫画
图片来自网络

还有,我不喜欢被动地被纳入某个圈子。我喜欢主动选择。我喜欢在微博里突然遇到一个陌生人,跟你谈论同一本书。史航曾说:“一百个熟人间的鞠躬请安,不如一次陌生人的酒逢知己。”这感觉,我有。李亮评论我喜欢微博胜过微信“就是你大学时混社团多过混宿舍呗”。瞧俺们著名武侠作家,说的多透彻。

昨晚话剧团聚会,我从早上就开始激动,还洗了头发,还突然想开始学习化妆!家中实在无人,只能带着娃去聚会,没顾上吃也没顾上聊。还是欢喜的很。比参加高中同学聚会、大学同学聚会高兴多啦。晚上回来又是深夜两点多才睡着。我们社团的人儿多有趣啊。有相声界著名演员王声、武侠界著名作家李亮、记者界著名诗人王歪、游戏界著名编剧詹早早、主持界著名嗓子樊欣、还有默默无闻界(朱朱对此词亦有贡献)的很多文艺青年。跟他们吃饭,我就是看谁都顺眼,不吃,光看,都顺眼。我就喜欢这样的饭局。尽管我被评为全场反差最大女童鞋——有人坐我旁边10分钟才一拍大腿:“我终于想起来你是谁了”——我还是想继续参加这样的饭局。有人说:“微信是圈养,微博是野生。”可能我就是太喜欢野了。就像当年99级基地班,全校最学霸的班级,就只出了我一个爱混社团的一样。

史航对微博特别爱,觉得它的美妙,在于所有的东西都在翻滚。八个月前的微博,被一个跟帖转出来,它就复活了。很多人开始从微博逃到微信,觉得朋友圈,熟悉,不担心被误解,被攻击,而他,对微博还是想不离不弃。他说:“我永远没法信任微信,微信只是让你不容易被陌生人质问或羞辱,让你永远是被熟人慰问或致意。但,思想的交流、阅读的分享,微信的功能差得太远。”

昨晚遇到了一个坚决不用微信的人:周勇。吼吼,不枉我当年喜欢他一首诗啊。更遥远的坚决不用微信的人:北京的记者王小峰、诗人大仙。大仙说:“微信多可怕!毁了一堆人的灵魂。我在微博或者以后的微信,混的都是同一种人,干嘛要开辟两个平台?”我懂他的意思。我在刚刚被学生喜欢的时候,曾经特高兴:“啊!有这么多人喜欢我!”后来不了,因为渐渐发现,最终能跟你深度交流的,每一年,也就那么两三个。我不再过分用力让更多的学生喜欢我。我就做我自己的样子,三五人喜欢,足矣。

我开微博是偷着开的,谁都没告诉。就想自己写给自己看,突然来陌生人跟我讨论同一部电影或小说,我很高兴。另外,我不觉得我写的东西对别人会有什么价值。我开微博,主要是从别人那里获取知识,而不是去影响别人。后来,微博扩展到一个小圈子,都是我喜欢的人儿。我也不想让它大。

说到底,我不混微信,是怕被纳入某些圈子。我知道微信里也有一些好文章,好资源。但是,目前我从微博里获取的急切想看的书和电影资源,三五年都看不完。所以,再等等吧。等有一天微信对我利大于弊的时候,我再用微信。你也许会说,多大点事儿,下个微信你能死啊?你不知道我是处女座的吗?哈哈!

坚决不用微信 二维码相关阅读
如果微信是新浪的
一起聊微信的女孩毕业了
把收听权交回民众手里
微博大限将至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