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博物馆里来自西安的佛像

【本文综合自“@choyaku”的投递和“书吃”提供的相关资料,感谢两位作者的分享。“书吃”曾撰文《黄春光口述史辨析》。】

事情起源于2月27日“@choyaku”的一条微博。

那天他在东京国立博物馆,看到了很多来自西安宝庆寺的唐代佛像。于是他投稿说:“…这些文物是如何流失到海外的,现在不得而知。总之,很是令人伤心。”

佛像

佛像
点击图片可查看大图

佛像
点击图片可查看大图

宝庆寺位于西安南门内书院门街北侧,现在只剩了光秃秃的一座塔。百度百科上是这么说的:

宝庆寺修建于隋文帝仁寿(601~604)年间,原址在隋大兴城安仁坊。唐文宗时因以五色砖在寺内作塔,故宝庆寺也名华塔寺。五代时殿宇毁于兵火,惟塔存。明景泰二年(1451)移塔建寺于今址。万历(1573~1620)年间冯从吾讲学于其中。清雍正元年(1723)住僧文天重修寺阁。 宝庆寺华塔高约23米,7层,平面呈六角形,内有魏、隋、唐等时代的石刻佛像。在塔东侧,现存明景泰二年(1451)重修石碑一通。建国后,政府对宝庆寺华塔进行了整修。系陕西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那么宝庆寺石佛造像是何时流散到日本的呢?网友“@Gromit_Gao”在留言中说:“日本早崎梗吉氏在光绪十九年(1893年)游历陕西,发现西安宝庆寺佛殿砖壁并华塔之上所嵌精美绝伦的唐武后光宅寺七宝台佛教造像后,艳羡不已,立意攫取。遂威逼利诱主管人士,凡经数年之功,在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前后,将最为精美的25件盗购入手。”这个观点来自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罗宏才所写的《百年陕西文物流失之痛》一文,该文刊登于2005年第1期《文物天地》。

“书吃”认为这个说法并不准确,理由如下:

“我查阅了《长安史迹研究》(作者:[日]足立喜六,翻译:王双怀、澹懿诚、贾云,三秦出版社2003年一版一刷)和《古都沧桑:陝西文物旧影》(西安碑林博物馆主编 , 三秦出版社2002年9月一版一刷)及一些相关的资料,发现网友此说并不正确。

因为日本人足立喜六光绪二十三年(公元1906年)至宣统二年(公元1910年)在西安的陝西高等学堂任教习,期间他对西安及其附近的历史遗迹进行实地考察并做了测绘,还拍摄了大量的照片。另外一位日本著名古建筑学家关野贞,曾于1906年来陕西考察,也拍摄了大量的照片。这些照片都显示1906年的西安宝庆寺,石佛造像仍然留存在该寺。

流失到日本,应该是1907年至1909年之间,甚至是1910年的事情。记得我看过一个资料,是日本人看到宝庆寺精美绝伦的石佛造像,花重金买走的。其模式应该和昭陵六骏一样,买通文物贩子,由文物贩子买通一些人,盗走后转卖给日本人。”

关于投稿人的伤心,很多网友认为没必要,反而应该庆幸,“@饕餮928”说:“不被流失海外,文革也被砸毁了。就算幸运文革没被砸毁,放到现在也被拆迁了。应该庆幸很多文物流失海外,我们现在有幸还能看到。”

“书吃”对此也有不同意见:

“此说法没错,但文革中的陕西及西安市,破四旧砸毁文物之事相比与全国其他省市地区,要少之又少,所以大量文物及古建筑安然保存至今,如大慈恩寺、荐福寺、钟楼、鼓楼、西安碑林、西安城牆,乃至明西安王府城垣、八仙庵、东岳庙、八仙庵、都城隍庙等等,还有近代的杨虎城将军公馆、张学良将军公馆、高桂滋将军公馆、新城黄楼这些建筑都保存较为完整。

当然,文革中陝西损毁文物古迹的事件也并非没有发生,如潼关为了修公路,拆毁关城;学大寨过程中平掉了阿房宫遗址的殿址等。但是比起文革中其他省市地区,陝西省和西安市的情况要好很多,所以不可一概而论。”

东京博物馆里来自西安的佛像 二维码相关阅读
法门寺密码
这就是瓷锤?
顶门杠
慈禧的亮宝楼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