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很糟的碎碎念

【感谢“@Eternal-Summer-Z”的原创投稿。】

今天下午放学回家的路上看到了柳絮,这才意识到春天到了。

三月,《本草国历》上说:三月,万物复苏草木萌动。可中国,却遭受了一次又一次的重创,昆明火车站,MH370上的154个中国人。三月,枯枝蓄积了整个冬天的能量就要吐露新芽,可许多无辜生命却在此时黯然凋谢。

刚刚坐在公交车上,青龙寺的521路。售票员突然冲司机说,154人,154人全部遇难。我刚拿出手机准备上网查查消息是否属实,却听到司机接了一句,活该!坐飞机的!都是有钱人!死了活该!他操着浓重的陕西口音,乡音,在此刻变得刺耳。坐飞机的就都是有钱人?不知道这是从哪里来的谬论,无论如何,遇难的是中国人,是贫是富,难道就决定了该不该死?常听别人说,仇富,仇富,却从没真正见过,没想到真的听到之后心里是这么难受。

下了公车,想去车站旁的点心店买明早的早餐,看到一对外国中年夫妇在买枣糕。两块小小的枣糕,老板称也没称向他们比了个十,那个外国女人从口袋里拿出两张五块递过去,老板把钱扔进抽屉里转身想要离开。我正想叫住老板,那个女人突然叫,Nein!Nein!我突然意识到他们是德国人,我想和他们交流,却实实在在的体验到“书到用时方恨少”,老板这时又转过头来,那个外国女人摇摇头又摆摆手,嘴里好像在说,wir klar…es night…我大声冲老板说:“这咋可能呢,两块枣糕就十块,你称都没称,怎么可能就十块?!”我声音很大,心里却有些害怕——老板是个又高又壮,面目有些狰狞的男人,我想如果他对我拳脚相向我无力抵抗。不过还好,老板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低下头退了五块又比了个一,那个德国女人又拿出一块递给老板走了,一边走一边摇头一边指着那家店冲她丈夫说些什么。我听不清,更可能的是,我把所学本就不多的德语都忘得差不多了,也失去了和他们对话的勇气。

我看着他们渐渐走远,那个女人脸上都是惊讶、失望、又不可思议的表情,还不住的摇头,看得我心里很难受。我也没有心情再买什么早餐,我有一种被冤枉的感觉,我是一个中国人,黄皮肤,黑头发,而另一个中国人用一种很拙劣的手段骗了他们。听说过不少坑外国人的故事,一个很普通的兵马俑工艺品,中国人买二三十元,卖给外国人就可以卖到几百上千元,我过去从没打心眼里在意过这种事情。因为似乎在我们的记忆中,外国人都很有钱,都是所谓的资本家,根本不在乎那几个钱。可今天我看到的这对德国夫妇,他们穿着很普通很休闲的衣服,钱也就直接装在口袋里,掏出一把钱里也只有一张百元大钞。他们像是我们身边最普通的普通人,人类本是一家人,家人之间为什么有这么多的算计。

回到家里上网,看到那些乘客家属的照片,情绪失控,面红耳赤,男人瞪红了眼睛无助又疯狂的在机场大厅大声咆哮,女人坐在地上一句话不说只是嚎啕大哭,或者还有人拿着电话绝望中不停地在拨打那个一直无人接听的电话。上周在微博上看到很多昆明火车站的照片,如果那是电影里的镜头,我可以面不改色的继续吃着爆米花,可那是真真实实的,躺在地上触目惊心的尸体,墙上、地上、甚至天花板上还未凝固的血迹,那是屠杀一样的刚刚发生的事实。恐怖事件,这个似乎离我们很远的词,154,这似乎只是一个冰冷的数字,肉身抵挡不了暴徒的长刀,双手支撑不起飞机的坠落。

生命为何如此脆弱。

就像胡胡说的:可曾想过我们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侥幸,活着并不是想象中那样理所当然。

明天和意外,你根本不知道哪一个会先到来。

这世界很乱。

我心情很糟。

《心情很糟的碎碎念》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夜幕下的尖刀
7月5日,新疆·乌鲁木齐
对话(34):请大家注意安全
3月8日随感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