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口述史(七十六):逃离重庆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单车走天下》。】

九十六、逃离重庆

我们去了趟公园桥下,从一株巨大的芭蕉树根部的草丛处找出了我们藏在土里的书包。在乞讨的那些天里,就因了这书包让我们很难像是个讨饭的孩子,还有红领巾。我们决定把它们全部放进书包,然后藏在树下。现在我们要走了,该取回它了,这是我们唯一的资产。

我们从城市的这头走向城市的那头,再从山上走到山下,然后走到江边…我们像是在告别与我们朝夕相处的每一寸土地。惊讶的是,我们竟在短短的时间里几乎跑遍了这座山城,一切都表现得那么让人眼熟!

在山城的最后一天,我和力平潜入车站,躲进那些被乘警说成是“生了耗子”的车厢里。在这里,我们可以清楚地观察邻近一号站台的道轨上每天出出进进的列车,观察那些专门用作遣送红卫兵回原籍的列车上的动向。

我们已经做好了逃出重庆的准备。为了记述以下经年久远的儿时经历,我特地翻寻了手头可以找到的重庆市地图。但无论如何也看不到三十七年前的点滴记忆,甚至连地名都已变化。近乎半个世纪的世事变迁让我印象中的重庆面目全非。是啊,1967年的重庆,距离现在甚至比距离解放前作为民国陪都的时间还要长出两倍,我还能找到什么呢!这也正说明了挖掘和记录它的重要。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们所经历的人生阶段大多不会被真实记录,许多的文人没有勇气去做这些。也因此必将为后人留下一片可疑的空白。

在重庆的最后一天,我们是躲在站台上那辆大检中的列车里,艰难地等待时机。天气很冷,车厢里却很热。加之乘警警告说车厢里撒了耗子药,对于耗子的恐惧令我们整日不得安宁。从山头折射的太阳光看已经是下午时分,站台上安静了许多。虽然解放军仍然坚守在一号站台上那列遣送串联学生的专列两侧,真可谓两步一岗,但站台上并没有几个像是串联学生模样的人。一辆蒸汽车头就停靠在我们旁边不远处,整整一天在不间断地释放着蒸汽。每放一次汽,冷空气里便腾起密密麻麻的水汽珠儿,铺天盖地地从天撒下,像是下毛毛雨。

我们已经非常饥饿,自潜入车厢起就再也无法出去,我们担心被解放军抓去。按年龄看我们还够不上是串联学生的模样,并且身上又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身份的证件。据说像我们这样的是要被送到解放军监管的收容所的。一想起收容所,我便不自禁地想到渣滓洞、白宫馆,也许因为它们就在这座城市的某个角落…

我和力平拿不定主意,但是因为饥饿,我们坚定以为今天晚上就会逃出重庆。

天,终于开始暗下来。站台上开始有了骚乱的迹象。解放军也明显的紧张起来…我们望着对面车灯通明的专列。几个乘务员开始逐个往那车箱上张贴新的白纸路标。新的路标指明今晚的这辆专列开往北京。早先若是看到“北京”的字样,那也许要让我们激动一番的,但此刻我们已经麻木。我平静地数着对面车箱窗口下端长长的一串突出在车皮上的铆钉,以此打发时间。当数到一节车与另外一节车接连的地方时,我被那接连处登陆车厢的梯子吸引了,望着那里发呆…我叫力平也来看。那车箱很显然是那种古老的木质车厢。整列车厢全部以木头打造。就连登陆车厢的梯子也是用木版和三角铁焊接而成。

力平莫名其妙地问:“没有什么,看啥?”

“你看那梯子…”我指给力平看的梯子共有三层,每一层都深似一口箱子,尤其是最底下一层,与第二层之间足足有一米深度,“怎么样,像不像只箱子?”

“箱子…那能做什么?”

“那就是我们的车厢啊”我的兴奋心情难以抑制,“你个子高,躲在第一层。我躲到第二层,怎么样?等火车一发动,我们就跑过去…”

“我看不行吧!?”力平十分犹疑“火车多快啊!听说快起来会把人甩出去,摔死人的!”

力平所说,不无道理。在重庆的日子里,我们除了沿街流浪,其余时间大概都在研究男孩子们都会喜欢的火车。关于扒火车、跳火车的故事我们从小时候起就听了很多。若说从火车上往下跳又会怎样,我的心里也是非常清楚。可是在那一刻,冲动更难抑制。我执意认为:这是唯一的路子了,只要我们手扒紧点又有什么危险?而且这毕竟不是扒火车跳火车,甚至可以说是乘火车呢。

为了证明我的道理的正确和计划的可行,我立刻把拣来的重庆市地图打开在椅子上,力平也凑了上来,在密密匝匝的横竖线条里寻找着依据。

车出重庆不久,便驶上嘉陵江上的一座大桥…过桥后又不远,从地图上看出现了一个小站…

“这里,小车站?我们可以从那里下来,然后再上车…你说呢?”我问力平,“或者…听说车过大桥前会减速…”

“不,那还是很危险的,你敢从开得很慢的汽车上往下跳吗?”

好象是的,再慢的火车也不比汽车慢啊。我的眼前不禁浮现出脸着地,擦得血肉模糊的样子来。

“那…会不会在那个小车站上也有解放军站岗…你敢保证吗?”

我哪里可以保证,如果真是那样,解放军不正好把我们逮个正着儿!两个扒在门口的野崽子。“不过…大概…”,我对我的雄心勃勃的计划在实施的细节中遇此棘手问题而耿耿于怀。“再找一张地图看看,也许这张太旧吧…”

“那你说呀,快想想啊!”我望着对面已经开始热闹起来的北京返乡专列,心里真的急着了火!

老虎庙口述史(七十五):单车走天下 二维码前情回顾
开始乞讨生活
两个流浪的穷孩子
钱又被抢走了
拿到了救命钱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