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906期]家长堵路众人撑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4年3月12日。2013年的今天,西安遭受了一场沙尘暴的袭击,黄沙漫天的古城将这一天的植树节映衬得像个冷笑话(1541期之1),今年暂时还没有沙尘暴的迹象,雾霾依旧时常来访,就像是个令人生厌的远房亲戚。

[1]喂药的幼儿园被查

陕西宋庆龄基金会枫韵幼儿园向孩子喂食处方药(1904期之11905期之1),这件丑闻发酵了两天就成为了全国性的焦点,让我们先聚焦这件事本身。

据《华商报》报道,3月11日,公安、卫生、教育、药监多部门组成调查组进驻幼儿园开展调查,《西部网》透露,目前该幼儿园法人、园长、保健室负责人均已被警方控制,涉事药品也被封存送检,卫生部门已组织专家对药物可能对人体的影响进行分析评估,并对有不适症状的幼儿提供免费检查。

尽管专家讨论一致认为服药剂量对小班孩子“略微超量”,未长时间服用的话,“引起蓄积毒副作用的可能性较小”。但此事疑点在于——孩子们究竟吃了多久药?有家长在幼儿园的医务室找到了几张用药记录显示,2013年3月6日、7日,3月13日、14日、15日,2014年2月13日、14日,3月5日、6日、7日,上述10天均有服药记录,实际天数显然不仅这几天,而对于真实的服药天数,园方拒绝透露。

另一个关键点没有引起家长们的过多关注——幼儿园通过目前看来属合法的渠道,大批量批发了处方药。事发后,药监局在幼儿园保健室发现一张幼儿园购进药品的票据,显示该药是在西安一家药品批发企业批发的,幼儿园一次批发100瓶,也就是1万粒,此批药物为太原市振兴制药有限公司出品,于2010年9月19日获批,批准字号为国药准字H14023483,但因为担心副作用,西安市儿科权威医院西安儿童医院早就放弃引进这种药。

据《新民周刊》的调查,已有家长带孩子去医院检查身体,有小女孩持续性肚痛、头晕、皮肤瘙痒,孩子们的生殖器官也出现了病症,比如男孩子下身红肿、尿不出,就像患上了前列腺炎,女孩子则下身分泌物增多。7岁的高一鸣从幼儿园毕业就读一年级前,甚至检查出来右肾积水,这些都还是个案,因为幼儿园有400余孩子,还没有算上已经毕业的。

13日14时30分,“@Qi_七哥”登陆枫韵幼儿园幼儿园官网时,发现官网已经黑,幼儿园官网标签被标注为“黑心幼儿园”,截止到本期e报截稿,该title又被换成了“操你妈 垃圾学校给孩子吃药”,而这仅仅是家长们愤怒爆发的小小出口之一。

[2]家长的诉求和政府的承诺

除了情绪上的愤怒,家长们也表达了对此事的诉求,在《新民周刊》上,家长代表王先生表达了家长们的诉求:

  1. 尽快调查并公布枫韵幼儿园给孩子集体服药的真正动机、用药规律;
  2. 在家长们信得过的医院对孩子进行体检;
  3. 卫生局组织专家介入,评估药物对孩子的影响,包括长期影响,保障孩子成长后的生活、生育安全。

11日下午,面对情绪已不太稳定的家长们,西安市政府副秘书长黄晓华赴现场,并做出以下承诺

  1. 幼儿园未经家长同意给幼儿服用“病毒灵”,不仅违规还涉嫌违法,目前,幼儿园法定代表人、园长和保健医生已被警方控制;
  2. 枫韵幼儿园共有690名幼儿,今后将由莲湖区教育局接管,莲湖区教育局将派驻幼儿老师,负责幼儿园的保教工作;
  3. 莲湖区教育局一名副局长进驻幼儿园,协助家长处理后续事宜,即日起,将以班级为单位对幼儿进行登记,由西安市卫生局协调医疗机构,给孩子们免费体检;
  4. 尽快组织专家对“病毒灵”的药理进行分析鉴定,及时公布调查结果。
  5. 后续的赔偿问题家长们可以和幼儿园法人代表协商,也可进行法律程序。

这组对话看上去并没有太大的矛盾之处,官员也回答了家长们的诉求,但是,家长们并不满意,除了对孩子身体受损的愤怒情绪无法抹平外,我们很难在这组对话中揣测出家长们对诉求不满的理由,但他们付诸行动了…

[3]堵路

堵路

3月12日18时许,由于上面两条e报所涉及的事件,很多家长拉横幅堵住科技路西口丈八路;19时40分,宋庆龄基金会鸿基新城幼儿园的家长(1905期之2)也喊着口号一路游行赶来支援; 截至到21时10分,受害孩子的家长已经拉起横幅将科技路西口堵得都瘫痪了。“严惩凶手”——这是家长们在游行表达出的诉求之一,由于园方主要负责人已被警方控制,因此这一诉求也只能视为试图引发政府更大的重视。

当晚20时许,魏民洲也来了。一把手到现场后做了三件事:

  1. 由交警部门负责,安排好车辆分流,尽快恢复交通秩序。
  2. 由辖区教育部门牵头,劝说堵路的家长离开现场,进入幼儿园商谈有关事宜。安排主管教育的副市长在枫韵幼儿园与家长代表见面,作好解释沟通工作。
  3. 由所在区、街道、社区负责,引导家长依法理性解决问题。

截止21时50分,现场交通已恢复,但家长的愤怒显然没有得到任何平复。

[4]冲突

11日晚,INXIAN的一位轮值编辑在“@INXIANinside”发布了一条轮值手记,她说:“我在INXIAN轮值微博期间,见过太多的维权行为。很多维权者确实值得同情,他们是受害者,但是他们往往都不明白如何保持克制,让自己从有理变成了理亏。枫韵蓝湾幼儿园的孩子们被吃药了,这事必须要检讨,甚至要司法介入,但是,家长们的堵路和砸车,也是令人遗憾的。”这条微博遭到了大量家长的不满,还有人给INXIAN打上了五毛的标签。

在互联网上存在一种“政治正确”的发言形式,比如对政府和体制的批评,比如对弱势群体的同情,位置一定要站对。比如大西安常年盛行堵路,有人为讨薪、有人为供暖,还有各种各样的诉求,堵路已经成为最常态化的“求关注、求重视”的形式,但围观者对堵路的容忍,一般而言是要看事件本身的悲惨度,比如这次,网友们就在微博中纷纷表示,应该对此次事件的堵路者予以理解,有人在评论中认为家长不应堵路,往往会得到“等你有孩子就理解我们”的回应。

因此“@飞鱼VVY”这样说:“原来堵路也是看人看事?!这种情况下别人就不重要了?就一定需要理解了对方了?如果什么时候这样说不会被一边倒的骂,那么我们的社会就真的是文明了。”在情感上拼惨不是一个正确的逻辑,这边的孩子很惨所以家长选择堵路,但被堵的人若是有更惨的事呢?拼惨是容易把双方全部陷进去的一个死循环:“你的孩子遭罪堵路,我家老人还生病要急救呢,是不是我就应该开车撞你?”举这种极端个案只想说,这会让人在沟通的过程中充满戾气。

互联网上还存在一种非黑即白的价值观,因为INXIAN并不赞同家长堵路,就有家长认为“INXIAN对幼儿园喂药的行为”是支持的,因此当海量关于人性的质疑袭来,累感不爱。

还是引用暂时离开e报的作者“海盗电台”的话小结一下吧:“中国的规矩就是强者为王,家长们已经占领了道德制高点,成为此时的强者。不过最强的还是我党,他们可以随意渎职滥权,被侵害者最有效的方式就是撒泼扩大影响,不是家长们不理智,他们只是顺应时代做出来最实用的选择。当然,矛盾的几方都失去了作为文明人的体面。”

[5]爆炸后续

3月3日神秘而敏感的爆炸发生后(1897期之1),一匿名投稿人11日说:“我家离这个事故爆炸点仅200米,爆炸发生后,家里所有的玻璃全被震碎,房子出现裂缝成了危房。因为事发单位是国防企业,保密什么的我们都能理解,但政府部门到现在也不说明赔偿事宜,一直拖着不给我们解决实际问题。若是再这么拖下去,我们只能去上访了。”不知如果用这样的理由上访堵路,会得到多大程度的宽容呢?

[6]第一夫人来访演练?

12日中午,“@漂泊着一直都在漂泊”在上班时发现,从二环坐公交车到长安路,在最近的一周内竟然被2次封路。封路的起点从长安大学到长安立交,还有交警在管制,但是道路上并没发现有任何车祸和其它事故,被封的道路上干净畅顺。他很费解。有人说,在微博中回复他,因为美国总统夫人要来西安了(1898期之2),所以这是预演…

[7]多采了100ml

3月6号,“@liuyi102430”在西安科技大学临潼校区参与献血。献血前,他跟工作人员说要献200ml,可工作人员完全没有按照『遵循自愿和知情同意原则』,采了他300ml血液。3月7号,他发邮件投诉西安血液中心,然而直至12号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在微博评论中,“@周乐乐的乐乐”也有相同的经历,她说:“大一时献血在车底下检查身体时,那个护士说让我献200毫升,但上了车那个女的说大家都献400毫升,我给她说了人家检查说献200的,但是她还是执意让我献400,但是抽血到200多时,血就很难出来然后那个护士态度就很不好的说我怎么还献不够,到最后300多时,那个护士就把针拔了,不停地说我,也没给我发献血证。”

[8]安检

又是个争议事件。11日下午,“@叼着烟-只爲你撕心裂肺”在地铁省体育场站,看到一路人与地铁安检人员发生争执。原因是,路人过地下通道从B口进,需要从A或D口出。在入口处需要过安检,可路人觉得他不坐地铁,只是过个通道。此条微博下,网友们自动站成了两队。一方说:“既然设置了规则,就要遵守。” 一方则表示:“遵守合理的规则,对于不合理的规则,完全可以反抗。”你认同谁呢?

[9]治霾排名

1、2月雾霾连天,西安目前公布了各区在大气污染防治的排名——

1月份,排名前三位的是:户县、蓝田县和高陵县。排名后三位的是:未央区、莲湖区、经开区。
2月份,排名前三位的是:长安区、高新区和高陵县。排名后三位的是:航天基地、灞桥区和国际港务区。

[10]家长的愤怒

最后,还是让我们在视频中(短地址:http://goo.gl/HSFbeS),感受一下幼儿园事件中家长们的愤怒吧,我就不多说什么了。

[西安e报:1906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445期]扯淡西安
[西安e报:810期]进化成更好的人
[西安e报:1176期]卫生纸要涨价
[西安e报:1541期]植树节是个冷笑话

Published by

1 Reply to “[西安e报:1906期]家长堵路众人撑

  1. 当人们在呐喊枪毙园长的时候,我想知道相关部门是不是要被处理,怎么处理,这么久为什么没有人发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