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为啥不好使了?

本文为2014年3月1日版《经济学人》杂志封面文章,原标题《What’s gone wrong with democracy》,感谢“花满楼”的编译,曾撰文《夜幕下的尖刀》。】

最近乌克兰民众挺猛,把政府给掳了。但是老少爷们儿都挺担心,说会不会重蹈覆辙,走起伊拉克的剧本。民主是挺好,不太可能打仗,也能让每个人钱包鼓起来,还能让每个人想说啥就说啥。自己投票嘛,可以为自己和你的子女们的未来做点儿主。

可是为啥现在不好使了呢?

先说那些老牌的民主国家。艾玛这一天天地吵啊,两边人相互攻击,半天啥意见都拿不出来。这帮政府透支未来透支惯了,为了赢得选民支持,瞎几把许诺,然后借钱来供奉选民老爷们。现在可好,金融危机来了,没钱花了。当初的诺言都兑现不了了,还得让选民老爷们多干几年退休。卧槽,这让成天喜欢开性爱派对的欧美人民如何面对?不成,得上街闹一闹,举个牌子吼一吼。更可气的是,他妈的每个月我交的税,你竟然拿老子的钱去补贴那些银行家。银行家啊,把银行搞砸了他妈的照样喝香槟上美女,这能忍?海一般的屌丝们普遍对政府失去希望。目前《纸牌屋》电视剧的走红,就挺能说明问题。

政治嘛,无非就是利益的相互博弈,台面上都装的人五人六儿的。谁也不傻,老百姓们越来越不相信这些光鲜亮丽的人物。所以,只要旁边有个人,哪怕是家旁边卖袜子的詹姆斯老汉振臂一呼,就整出来个草根政党,想要自己的那一份利益,不过一般这些见识比较短浅的老百姓最容易被财团、由受过教育的人组建的政党利用了。然后国家治理上就更加乱七八糟了。

另外,屌丝们忽然发现自己去不起的奢侈品店,多了一些黄皮肤的人。男男女女排队买东西的架势,跟那店里卖的东西不要钱似的。一个叫詹姆斯的问邻居金克斯:“哎,老金,你说这咋回事儿?” 老金啃了一口火腿说道:“好像从一个叫拆那的地方来滴。”

于是,拆那的名字越来越响亮了。据说那地方的人以前普遍挺穷,之前不知道脑抽抽了还是怎么地,自己干自己人死了好多,现在都知道赚钱啦,一个个猴精猴精,里面一些人富得流油,跑到国外来把好东西都买没了。

那地方就不民主,人为啥都那么富有?还有旁边的俄罗斯,普京大帝上台后,也把国家搞得像回事儿,甭管人家是不是靠卖国家资源(石油)发家致富的。然后身边一溜溜小弟都跟着学啊。

然后就是老美这边2003年发动伊拉克战争。刚开始说的好好儿的,萨达姆,你别装了我知道你有内什么武器,赶紧交出来,不交出来我削你。也怪萨达姆那时候装逼,说我不交不交就不交。老美说好我就开削。叮叮梆梆一顿砸,结果,没有。卧槽,这让小布什情何以堪,只好说是为了给那里的人民带来民主。从2003年到现在,伊拉克成天蹦蹦蹦的炸弹袭击就没消停过。你不说民主好么?就这个好法儿?

配图

最后还有埃及。当时把穆巴拉克拉下台,人们那个兴奋啊,不过到最后一选举人民都傻逼了。原来选出来个穆斯林兄弟会,更加极端更加保守。老美也傻逼了。埃及以前独裁的时候,独裁者还和美国关系挺好。你不说支持民主么?人们把穆巴拉克撸掉后,结果上台了一个更加反美的。打脸啊!都在感慨阿拉伯之春的人们不知道,叙利亚、利比亚到现在都在自家人杀自家人。你不说民主好么?就这么个好法?

为啥民主现在搞的国家鸡飞狗跳呢?以下是几个主要原因:

  1. 首先是自上而下的全球化进程,让国内政党们不断交出手中的权力。当初给选民们吹过的牛逼都得落空啦,国际性大组织的势力不断干预到国内政策,尤其是贸易、金融领域。
  2. 其次是自下而上的草根逆袭。当初设置的民主体制,里面的各种机构,在现在这个不断移动互联网化的时代里,越来越落伍啦,现在谁都能在互联网上发起一个活动或者投票。汹涌的民意,让声音更加庞杂,民主体制还未能接受这一切改变。
  3. 最重要的是普通中间阶层民众的心态。成天被好酒好肉伺候惯了,透支未来的福利把他们养得肥头大耳。更何况,老龄化的问题越来严重,会让选票越来越多地握在老不死的手里。老人在选票中比重占多数,那还不是让现有的能干活儿的多干,来养着那些老骨头们?

那咋办呢?

  1. 首先是改革政府机构,做到与时俱进。现在是数字革命时代,政府要有这个意识,来适应民众的需要和诉求。
  2. 其次,对于那些新兴民主国家来说,不能光依赖选举本身。民主并不光有选举就算完事儿,它还有很多重要的构成部分。刚开始搞民主的人们都图样图新破,觉得民主就是个“少数听取多数”的事儿。而真正的民主,不仅要做到选举,还要做到尊重个人权利,尊重少数派权益,以及保护言论自由。这些玩意儿没有,光有个选举,那就是小孩子过家家。
  3. 宪法是治理一个国家的基石,它应该雷打不动。然而窃国者往往寻求机会,把限制他权力的某些条款给更改了,而且是以人民的名义。人们应该明察秋毫,外国领导人应该勇于发声。
  4. 政客们少吹牛逼,少给民众画大饼。政府应该多构建一些相互制衡的机制,不能老是做超出能力范围的承诺,或者发起一个自己打不赢的战争。对于特殊利益团体的利益得做更加严格的限制。
  5. 自下而上的代表(直至技术官僚和王公贵族),和自上而下的授权(直至平民草根),这两股作用力如果利用得好,那就能加强民主。还有加强电子化民主,目前还在实验性阶段。对于任何网上超过50000个签名的请求,议会必须考虑做出答复。

总之,千言万语一句话,民主可能不是最好的体制,但它绝对不是最坏的体制。当它在萌芽时期,应该勤勉精进,当它成熟时,应该如履薄冰。

译者注:《The Economist》在最新一期中,开了个专题,回顾了民主百年来的历程,结合目前的国际事件,谈了下为啥民主这个金灿灿的招牌,现在不好使了?为啥那么多选择民主的国家现在身陷混乱?我们又该做些什么,来让它重回正轨?

这篇文章太长了,本想逐字逐句全部翻译完放上来,后来觉着没必要。老外有时候挺烦的,他为了把话说得滴水不漏,总是把话的重心往左放一些,好似怕被人扣了帽子,然后一个转身,又往右靠一些。对于热衷于急切想要找出结论的读者来说,通篇看下来会觉得屁都没说。于是我按照我的理解和归纳,试着总结了一下,把它凝练到最短。

附注:完整译文

民主为啥不好使了? 二维码相关阅读
民主取决于胜利联盟的人数
伪民主把法国大革命带到沟里去了
不要把追求民主的人当做偶像
民主并不保证少数人的自由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