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口述史(七十七):坐上去北京的火车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逃离重庆》。】

九十七、逃离重庆之二

站台上,大兵们的脸庞看起来十分严峻,但他们的威严并不能阻挡人群里爆发出的一波又一波骚乱,而且每一次骚乱带来强大冲击力,似乎很有组织性、计划性。我们所在车厢正对面的专列里灯火通明,有一群笑个不停的北京女学生,我们只能看见她们笑得非常尽兴的表情,就像是表演哑剧。大概她们也是因为要告别重庆去北京,起程前很兴奋。

天幕彻底笼罩了山城,只有座落在山腰上的火车站还是不能安静。这里连接中国四面八方,可以通往神州的天涯海角。兴许正是因为这样,在这样的动荡时代,它成了这个国家的唯一活力。人们为了在极其有限的资源里,活得滋润些就不得不动,动则活。

出站的火车凄厉地鸣笛,站台上乘警的哨声,车与车挂接时的碰撞声,行李车翻倒行李的轰隆声,扛着邮包从站台走过的挑夫们的开道吆喝声,喧闹的躁声里夹杂了更为巨大的人声…

有着四川人典型面庞的本地人在站台上挤成一团,一旦出现大兵防线的疏漏,他们便蜂涌而至,形成攻坚力量。他们有时候甚至会喊起号子来向着车厢入口处冲击。跑不及的女人就一片片地倒在地上。箱子、书包、搪瓷缸,甚至鞋子、饼干这样的东西也被挤得撒落遍地…立刻就有新的大兵封锁了刚刚被突破的阵线。

在军人的眼皮底下,人们又一次安静了下来…但那也只是片刻功夫,骚乱会又一次腾起,这样的反复一次比一次猛烈。

我和力平所在的车厢是位于那趟专列的另外一面。这里原本相对安静些,可是穷途末路的人们最终发现了这里,他们又发疯一样的挤到了这边。

“力平快看。”我忙招呼。

只见对面车厢里那些活泼的北京女学生正扒在车窗上,和车下拥挤的本地人说着什么。好奇心促使我和力平走下了我们所在的车厢,走了过去。

我们挤在车下的四川人里,使劲地仰起头来才勉强从人缝里望见那窗里的女学生。

“你们把我们拉上去吧!”

“求求你们啦!”

“我有重要会议要去北京,已经耽误,帮助帮助我吧”

一个操着川音的人这样说:“我也是北京人,我姑姑家就在北京!”

忽然,站台上响起令人不安的整齐步伐声。只见一大帮身体强壮的男青年,从车头那边的岔道口齐刷刷地跑了过来。他们并不需要有人领头喊号子,队伍却显得出奇齐整。黑暗中仔细看去,原来他们十数号人肩头扛着一根十数米长的钢轨正迅速向北京返乡专列的站台另一侧跑来。他们在昏暗里踩着脚下的道轨、枕木、石渣,踉踉跄跄地,几个步伐错位的一步没有跟上就摔倒在人群脚下,其余的人仍然不假思索地继续扛着钢轨往前跑…

“叭…叭、叭!”是枪声响。

站台上的人们骤然安静下来。那些扛着钢轨的男人似乎没有听见抢响,依然认真地把那钢轨扛到火车车厢的位置。一声号令下,那根巨大的钢轨就被扔在了车厢旁,并且借助钢轨的弹跳将钢轨的一头送进了那辆北京专列的车底。随着钢轨砸在道轨上发出的铿锵大声,那车上的北京女生一片惊呼。她们立刻就要关闭车窗。

我绝望地望着对面车内的慌乱情景,本能告诉我这大概是最后的希望。我不由得大喊了起来:“姐姐,我也要上去!”

奇迹就在此刻发生了…那几个北京女生忽然停止了关窗,先是迟疑地问:“你们是谁,小孩?”

“我们真的不是重庆的,我们是…”我急忙回答,却被力平打断,他接着我的话大声回答道:“北京、北京,我们是北京的!”

“快上!”几个北京女生大声呼唤我们,并且一下子从车窗里伸出了好几双手来拉我们。

“呼啦”一下,没有想到从我们身边伸出了无数双手,去抓车窗里伸出去来的北京女生的手。立刻在车上车下发生了像似太极推手运动一样的折腾。我和力平的小身影早早被人群淹没。我在黑暗里真的是绝望了,我们像是溺水者一样在临近彼岸的时刻,又一次要失去了求生的机会…

“操你妈,都给我滚蛋!”那车窗里忽然冒出一个在躁声里压倒一切的大声,人群忽然安静下来。

原来那是位姐姐,她非常威严地大声怒斥,使得车下乱纷纷的人们全部老实起来。

“伸手!”我知道那是对我们在喊,我忙捅了力平一下。接着就有车上伸出的好几双手把我们七手八脚连拉带扯地拽进了车窗口。记得那时刻最让我们开心的是,车下还有人对着我屁股猛踢,似乎还有拳头趁着混乱揍了我两下,还有人使劲拽我的裤子…

车窗紧闭,车内热气融融,我和力平恍若进了天堂,和姐姐们挤在了一起…

老虎庙口述史(七十七) 二维码前情回顾
被困在了重庆
开始乞讨生活
两个流浪的穷孩子
钱又被抢走了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