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啃老啃谁

原文首发于《小破事》,感谢作者“李轶男”的分享,作者曾撰文《无法安放的爱情》】

年前,公司濒临倒闭,一时间工作无着,又赶上要买新车,万般无奈中,还是向父母伸出了手。

一直以独立自居的我也走上啃老的行列,突然也就理解了80后啃老族的难处。时代不同,日子艰辛,本就初建尚不坚实的小家,如果没有父母的帮助,不仅非常困难,而且充满危险。

在父辈的成长史中,人口流动还不普遍,贫富差距也不悬殊,人只要进了工厂就能干一辈子,不存在失业、转行、下岗等等变故。诱惑不多,人的欲望就不强,也没有投资观念,结婚对许多人来说,既意味着生活的开始,又意味着青春的结束。

一个比当下平稳的婚姻状态,掩盖了“啃老”的现象。

时至今日,到了我们结婚生子时,这种“平稳”被打破了。无论是婚姻还是事业,在初期状态都是活泼的、易碎的、缺乏安全感的。啃老,实则是在通过父母的帮助来克服这段生活的艰辛和动荡,让我们无论在生活还是在心态上稳定下来。

也许前辈会恨我们虚荣,但虚荣的背面是什么?是我们也在通过一切手段改变生活的努力。在这个社会上,我们可以不攀比,但不能让自己的生活孤悬于海外。

买房、买车、换房、换车,在这些生活梦想中,改善生活质量只是目的之一,而通过投资改变生活,才是重要的目的。有钱就买房,没钱就别买房,最后房价越来越贵,父母留下的“养老钱”日趋缩水,最后也许没有房子也养不起老,这个钱为什么不能让我们去“啃”?

啃老

这里最大的问题是:在一个家钱怎么花的问题上,我们需要更多的信任。

且,我们必须去尊重社会大环境来生活。

如果是下午4点,到中国任何一个城市的小学前看看那些白发苍苍竖立在门外的老人,也许你会批评年轻的父母,可他们大多这个时间还在单位,他们就是抽不出时间。如果你谴责接送的作法,家长会说:别人都接送,我们不接怎么办?

我们的社会生活一直是从众的生活,虽然各家的日子略有差别,但在生活的细处,我们有公共的规范和共有的生存模式。

因此,我们才不孤离。

不吃老人的、不喝老人的,不让老人带孩子,也不收刮老人的退休金…这种独立的人格当然值得尊敬,但在这种生活的背后,是把羽翼未丰的年轻人,推向了孤立无援的困境中。

难以想象,一个生病随便贴一剂膏药、挂一瓶消炎药、不敢请假不敢向家人诉说的人,他会感恩于生活?一对对待生活还没有多少方法,就要轮替着夜班为小孩换尿不湿的夫妻,他们只会觉得幸福而不会有无奈?

亦舒的小说《嘘》中,几个儿女带着各自家庭回到父母身边去争夺财产,看上去人人凌厉逼人、寸步不让,但翻开每个人的生活,都自有其苦苦挣扎的无奈。

在这个社会上,我们除了亲人,再也无人托付。

更重要的是,“啃老”是在提前为养老生活做准备。不过10年,养老问题就会摆在这一代独生子女面前,如果现在不把钱向一块儿凑,劲儿向一处使,合力去完成一个新家庭的建设,那么在10年以后,这个新家庭面临的压力就是多重的,不光是家庭建设没有完成,还有亲情的凝聚没有提前去营造,家里一直过得你是你我是我,儿媳与婆婆没有往来接触,丈母娘与女婿只是点头之交,这时要养老,可以想见矛盾会有多少?

某些“啃老”,的确有助于亲情的凝聚、家庭的和谐。比如子女需要老人帮助带孩子,照顾家庭,这种“啃”既减轻了儿女的压力,又加深了家庭的情感,让老人也有被需要的感觉。

只有这种相互扶植相互依靠的爱,才能使家庭焕发活力、家人都感受到家的魅力。
《不啃老啃谁》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一种积极健康的个人主义
父母俭朴一辈子
家在哪里?
房子压垮了一代中国人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