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周强大法官说几句话

原文首发于《段万金律师的博客》,感谢作者“段万金”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李天一案二审庭审攻略》。】

对于最高人民法院的工作报告,我认为进步是很大的,尤其是在司法公开方面所做出的努力,但是在这里我不谈成绩,因为两会赞美成绩的声音太大批评声音相当匮乏,作为一个公民,一个律师,我想向周院长提一下我的想法和建议。

一、司法进一步公开

首先,取消旁听证制度。

只要公民愿意旁听,核实检查一下身份证件即可,如果旁听人数较多,应及时更换较大法庭,如果社会普遍关注,最大的法庭也难以容纳,可以考虑在法庭外采用视频同步的方式公开庭审,甚至网络或电视直播。通过案件对民众的普法教育意义胜于其它所有的普法宣讲普法教材。

其次,要及时判决。

迟到的公正不算公正,现在大部分案件,庭审之后数月甚至数年都不判决,诉讼都是事关生命、自由、荣誉、财产等大事情,一天不判决,一天内心就不安,由于开庭后长时间不判决,尘埃不落定,当事人内心焦虑不安,于是给司法腐败提供可乘之机,实践中大量司法腐败就因此而起,两边都在送钱找人,诉讼有时候演变成权力和金钱的竞赛。

缓解解决这个问题,就是要靠当庭查明事实,最大限度当庭判决,现在庭审,大部分法官在法庭上对事实证据不做任何认定,只是例行公事的说“庭后经过合议庭研究后再行确认”,让律师当事人满腹狐疑,因此建议最高院作出规定,一般案件,应当当庭判决;复杂案件,对证据事实应当当庭作出认定,判决不得超过庭后七日,最长不得十五日,特殊案件延长须经省高院批准,这就大大减少了产生司法腐败的时间土壤。当然,如果法官做不到,要受到处分的,不能没有后果责任。

二,改革陪审员制度

现在陪审员,完全流于形式,由法院指定只陪不审,有时候比较刺一点的,法院下次就不会叫他(她)陪审,因此必须改革,把宪法法律规定的陪审员制度真正落到实处。

周强

要改革陪审员的产生办法,不能由法院随意指定,法院可以发一个选任陪审员公告,要最大限度告知社会,让有条件关心司法公正社会进步有热情的人都来报名,然后在符合条件报名人群里面抽签决定谁是本届法院陪审员;

审理案件,陪审员应当由当事人挑选,尽量把选择权交给当事人,以免法院法官淘汰甚至打击与法官保持不同意见的陪审员这样就能最大限度把法官审理和陪审员审理的有点结合起来,也更能使公众信服,司法权威会极大增加。

三、改革死刑执行制度

执行死刑前的家属会见要严格保障执行,必须通知到家属,司法首先要讲人性。

执行死刑前,要尊重死者和家属意愿,国家只有权剥夺罪犯的生命,没有权力处理他的遗体,罪犯被执行死刑后,遗体应当交给家属处理安葬,至于如何火化那是家属的事情,因为遗体告别仪式是死者和亲朋最重要的遗失,但是法院直接火化仅仅交给骨灰,缺乏关怀不讲人性,如果家属明确通知由法院处理或接到通知后规定时间不来办理交接手续,再由法院处理。

由于司法独立等全局性政治改革我想不是您能说的算的,我就不多说了,我们能做的只有坚持不懈推动,最后我还想说一句,夏俊峰的案子建议您就不要在公开场合说了,这是一个政治大于法律的案件,民众心中兹有判断,既然已经这样了,您也不要过多辩护,交给历史评判吧!

对周强大法官说几句话 二维码相关阅读
大法官的门槛很高
大法官不好当
从贵族到法官
为什么大法官们说了算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