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约炮那点事儿

原文首发于《杜华辉:城南笔记》,感谢作者“@作家杜华辉”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又见炊烟》 】

我一直持续单身,相亲一百多次未果。在一次聚会中与一帮哥们说起此事,果断被鄙视。有一哥们长相也一般,但是身边美女无数,地上跑的马上骑的,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找不到的。用别人的话来说,就是老婆天天换。当真是羡煞我等宅男屌丝。问其中诀窍,给许诺了许多好处之后悄悄告诉我:微信。我还是不懂。经过解释,我才懂得其中的利害关系。说到底,就是你我所知道的:约炮!

对于男女之事,自古就有很多典故。即便是约炮,也会约得很有意境。古代男女授受不亲。女孩养在深闺,要约炮可不容易。好在那时候有各种节庆可以让青年男女碰面。莺莺张生红娘子,就是在约炮的典范。庙会和各种花灯节。庙会上,深闺女子随着家人去进香,偶遇书生,于是在贴身丫鬟的撮合下成就佳话。灯会上,男女在河的两岸把写了浓情蜜语诗歌的花灯放入水中,然后捞起对方的花灯,于是约炮成功。并且,若只是在路上匆匆一瞥,来不及约,还能遗帕悬相思。这贴身丫鬟、花灯以及那块不起眼的帕子,就成了约炮工具了。

古人约炮成功,说得也是相当委婉的。要“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约到黄昏后去干嘛,诗面没有给出,那只有你去意会了。如果要长期约,那就要三媒六聘,八抬大轿去迎娶了。

现代人也有含蓄委婉的时候。QQ刚兴起那会儿,两人在网络两端装高雅,装品味,努力在网路上塑造一个理想中的自己。聊多了,感觉兴致投合,于是兴致勃勃约了地方去见面。见面之后就出事儿了。彼此裸体面对之后,都把高雅和品味的面具扯下来,回归柴米油盐酱醋茶,于是就有了歌曲:“网上一个你,网上一个我,网上我们没有太多承诺…”。最后流传出来的,大体都是男人尽性,女人受伤之类的荤段子。

当然,也有女人很勇猛的时候。我有个朋友失恋后,每天沉溺在微博上。通过“附近发微博的人”经常回复一下周边人的微博。后来和一个女孩相聊甚欢。女孩经常来陪他,和他聊天,一起在家看DVD。他跟我一样,是个不懂风情后知后觉且很传统的人。后来女孩耐不住寂寞,直接带了一张三级片的光碟来播,他才多少明白了一点。从此之后就躲这个女孩远远的。

微信

话题回到聚会上,他们笑完我土鳖不懂微信后,说了很多故事。有些人在微信签名上直接写明目的,有些头像用得比较暴漏,这样便于寻找目标。华灯初上的夜晚,每个人都在微信的附近人里面浏览着自己的目的。虽然说从我自己的角度,无法接受约炮这种事情。但是并不妨碍这种事情的存在。大家各取所需后拍拍屁股走人也无可非议。

微信和网络一样,还有一个顾虑就是,你永远都不知道和你聊天人的性别。靓丽美女的背后可能是一个龙纹身大叔,反之亦然。我有一个朋友经常抱怨,现在的GAY也太疯狂了吧。以美女的身份加了你的微信,跟你聊火热的话题。聊到你都勃起了,对方突然问你对男人有没有兴趣。这…好吧,我只能说,GAY也有过性生活的权利。除此之外我还能说什么呢?

后来听了一个故事。是说,有一个女孩经常用微信来找这种关系。后来遇到一个男的,给女孩说:你如果真的喜欢做,就跟你身边的朋友做。保持关系。毕竟你们熟悉彼此的身体。如果长期找这种一夜情,对自己身体不好,保不准会被传染疾病。后来,女孩知道这个男的其实就是她身边的一个朋友。自此之后,女孩再也没有登录过约炮的小号!可能是因为她和这个男的长期约起来了吧!

《关于约炮那点事儿》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野山坡上的野合
别问我是否满足
出租车司机和小姐
关于性爱那点事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