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口述史(七十八):那些年的弯路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坐上去北京的火车》。】

九十八、那些弯路

那年我十三岁,发生了很多事,后来人们说有的简直不可能,像是天方夜潭。我说:何尝不是呢?一个国家,在一个人的意志掌控下舞动起了疯狂的魔脚;打了28年江山,守到17个年头上,又拿它做了风葫芦去在拉线上耍弄,岂不如祖辈所说“败家子”么?几个巫婆神汉说要12亿人如何如何,12亿人就去如何…

样板戏里有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在轮番地当了几年的“狗崽子”、“修正主义苗子”、“自来红”、“贵族子弟”之后,我们还能当什么呢?在流落西南各省的那些日子里,十三岁的我们或许不太明白这些个大政治。若没有世道的变故,我们是不是该继续作学问呢?在西南一线的漂流中,城市里的武斗、社会制度的无序化、人间底层的生存艰辛我们举目所见。我们尽管始终佩带着“象征先烈的鲜血染红一角的红领巾”,这当然是一种信仰的象征,但我们这些戴领巾的孩子是谁,又有谁为我解释呢?

我们的漂流是无知的、盲目的、危险的、加害于社会的!我认定这就是我们时代的写照。大家都在这样做着,好似一场“跑龙套”,12亿人民在为一个大导演的个人演出作陪。

如此看来,又有什么是不可以的呢?我抽空画了此趟漂流的路线图,令我这年逾花甲之人也惊诧不已!

二十世纪的七十年代,在中国大陆腹地,在半秘密状态下,我们国家开始了一项关系仗,关系国运的浩大工程:三线建设。数百万人力大军,包括铁道兵全部军力12个师的10个师,还有大批的学生和农民组成的建设大军潜入深山…在毛主席的语录精神鼓舞下,17岁的童工们创造了铁道兵建军史上月成隧洞的最高记录。毛主席语录说:“三线建设要抓紧…没有路,骑驴也要进去,没有工资把我的工资也垫上…”
离漂流西南刚刚过去四年,十七岁的我们便进入了中国腹地的大巴山,去修建一条被叫作“襄渝线”的铁路。修这条路,我应该没有什么不明白的。因为仅只在四年前,我和力平就是因为没有这样一条铁路而被迫绕行西南边陲,写就令人难以置信的流浪史。

打开中国地图,您会发现,若果抹去中国中部的那一条东起湖北襄樊(今襄阳),途径陕西安康、汉中、紫阳,西进四川重庆的铁路线的话,那么中国将是“内腹空空”。除了重庆至湖北宜昌之间的大三峡水路外,无路可行。倘若您要从四川出发到隔省相望的湖北,那么您得绕道贵州、广西、江西、湖南,抵达湖北;或者北上过秦岭,经陕西、河南,再南下方至湖北。可谓蜀道难,出蜀国道更难矣!

那一夜,我们在经历了近乎是传奇般的险难之后,“挂”在了火车上,逃出重庆。灾难是该到结束的时候了吧?返回北京的红卫兵专列正是要绕道上述各省才可以北上北京。我们必须这样走,因为我们还没有长到可以去修襄渝线的年龄…

老虎庙口述史(七十八):那些年的弯路 二维码前情回顾
被困在了重庆
开始乞讨生活
两个流浪的穷孩子
钱又被抢走了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