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梦想有一天没有“被删帖”

【感谢“安然”的原创投递。本文为《写给@陕西发布等官微的一封公开信》的读后感以及补充阅读。】

作为一个宅男,了解消息的渠道唯有互联网,而互联网的消息总是真假难辨,每当面对这种新闻的时候,我总希望能在官方媒体得到权威性的消息,但是总是事与愿违,甚至都找不到关注的新闻在官方媒体存在的痕迹,我只能在各种真假难辨的新闻中自己揣测,在各种或谣言或真相中忧愁、愤怒、担心、开心…

一个网友在野外吃了个火锅发微博分享给网友,因为不了解森林防火的相关政策法规,被官方媒体用高贵冷眼的语气以及一个“无良”这个词语所转发评论,官方媒体所发布的关于森林防火的相关政策法规所传递的范围几乎看不见,而在抨击一个因为不知情的网友行动果敢。在信息传递越来越快的今天,我们的官方媒体依然如故,坚持与人民相隔千里,保持一种高高在上的神秘感,几乎很少看到官方媒体和民间媒体的互动,而一个野外吃火锅却引发这样的互动,实在让人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悲伤。

自封建王朝建立以来,官比民贵的思想始终伴随着王朝的更替,而与之伴随的还有愚民政策:舆论封锁、焚书坑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文字狱等等,新中国成立已经65年了,但这些封建王朝统治者在面对所谓的衣食父母采取的姿态和方法的精髓却依然流传下来。

在中国的网络论坛贴吧网络文学甚至于游戏中,经常会看到打出来的字变成了*****,这种神兽谓之河蟹,不知道何时起河蟹遍布在我们身边,每当有负面新闻时,河蟹这个神兽就会四处活动,神兽所到之处,一片和谐,一片歌舞升平,到处都是安定和谐的美好社会主义生活,丝毫看不到不和谐之处,但真相真的如表面所看到的那样吗?

官方媒体在面对一个因为不知道相关政策法规而犯错的普通民众所展现出来的态度,让我不禁想起《史记刺客列传》中的那句“君以国士待我,我必国士报之,君以路人待我,我必路人报之,君以草芥待我,我必仇寇报之。 ”这句话可能不太恰当,但是我始终认为官方政务部门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是解决人民群众的问题,而不是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来面对人民群众,更不是去遮掩问题,回避问题,将问题去掩藏起来,问题是掩藏不起来的,掩藏问题只会让问题越来越多,与此同时,应该将问题的进展及时告知公众。

舆论监督无论何时何地都有其存在的必要,自民间媒体的发展使得舆论监督让每一个人都能够参与进来,近几年有多少案例都是最先从网络上开始检举揭发的,在这之中民间媒体的作用非常大,可以说是功不可没。固然这些案件的侦破大快人心,但需要反思的是为什么官方媒体总是最后一个报道的呢?从彩蛋中就能看出一点端倪,一个普通网友分享野外吃火锅的愉悦心情最终以被官方媒体逼迫删帖结束,试问如若是检举揭发的话后果是不是更是无法猜测?

删贴

一个删帖的背后所代表是执政者的理念,官僚式的管理真的是经久不衰,历经千年依然流传,在面对人民群众时简单粗暴的方式方法随处可见。我们希望的是开放透明的政务公开,我们希望在发生事件之后能够在官方媒体能到第一手的权威消息。我们希望的不是遮遮掩掩。我们希望的不是删帖,我们希望的不是封锁消息,我们希望能够感受到被尊重,我们希望官方政府部门能够以一种平等态度来对待我们这些普通民众,官本位的思想时至今日依然极其严重,为人民服务的口号在1944年就已经诞生了,时隔多年依然是一句口号,不对,在某些地方是一块石头。大部分人都对去政府部门办理证件感到头痛,门难进,脸难看,办证难堪称一道风景线。

行政暴力只会使官民关系更加恶化,社会矛盾进一步激化,随之而来的就是政府公信力的缺失,当人民对自己的政府所说的每句话都持怀疑态度时,试问如何安定、试问如何和谐?传递民生民情的民间媒体之所以越来越壮大,是因为民生民情无法让官方媒体关注,更何谈去解决?官方媒体与民间媒体的关系不应该是对立,甚至敌对,官方媒体和民间媒体应该是互相合作互相帮助,共同来让我们的生活更加美好。

官方媒体除了大唱赞歌、发一些无关痛痒的新闻外,更多应做的是通过自己的影响力以及所代表的官方,宣扬一些普通民众不会及时了解的政策法规,更应该对民间媒体反应的问题及时给予反馈,而不是以压堵删等行政暴力的方式对待,限制民间媒体的生存土壤只会让矛盾越来越多。时代在发展,中国在发展,官方媒体以及所代表的政府部门却在退步,闭关锁国让清政府自食其果,而官方媒体依然在闭关,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在中国有一个很奇特的现象,很多问题无法通过正常的行政途径去解决,甚至于往往都是在各个不同部门的无限的踢皮球中无疾而终,而作为伟大的人民群众在这踢皮球中被逼进化,学会了强大的一招——行为艺术(注:在INXIAN网站可搜到261篇关于各式各样行为艺术的文章)!无论有什么问题,只要上演行为艺术,立马就有人嘘寒问暖,问题的解决也是水到渠成,但是讽刺的是问题解决之后,往往官方媒体都会呼吁广大人民群众以正常的行政途径去解决自己问题,而不应该以这种极端的行为艺术的方式来解决,试问如果能够解决谁愿意去上演行为艺术?试问如果不是被逼无奈谁愿意去在大庭广众之下诉说自己的无奈与辛酸?

我梦想有一天不再有神兽,我梦想有一天不再有被逼删帖,我梦想有一天不再门难进,脸难看,办证难,我梦想有一天不再有人上演行为艺术去表达自己的无奈,我梦想有一天能够在这片我所深爱的土地上看到真正的歌舞升平,安定和谐。这是我的梦想,在实现梦想的路途上总会有艰难险阻,但是总需要有人去做,如果没有人去做,这份梦想永远都是一个梦。

我梦想有一天没有“被删帖” 二维码相关阅读
宣传部如何管理媒体
对话(213):县城宣传部的故事
官员应如何对待媒体监督
批判贵国是为了更好的贵国

Published by

1 Reply to “我梦想有一天没有“被删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