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235):我所经历的“药儿园”事件

时间:2014年3月20日

地点:怡丰城

人物:成都某报记者小华

对话人:长生

:这是你第几次来西安了?

:数不清了,反正我一来西安肯定就没好事,都是负面新闻。不过这两年来得是越来越勤了。

问:这次是为啥?

:当然是药儿园啊(1904期之11905期之11906期之11907期之11908期之11909期之本周公共事件1910期之11912期之1、1913期之3),这次还见了不少同行,有北京的、上海的、广州的,基本上能来的都来了,真是热闹。

:这样的经历在你职业生涯中多不多?

:说实话真不多,这件事情属于已经引爆了的公众事件,各种细节已经被挖掘得差不多了,再想有大的进展,要么就是靠公安上的突破,要么就是自己另辟蹊径。自上而下已经没有多大意思了,主要靠自下而上。

:这次事件有没有什么特殊感受?

:有,就是西安当局执政能力太差。

:怎么讲?

:举几个例子。第一,这件事情已经是全国关注了,在这样的形势下,肯定会有大量的记者来到西安调查采访,但是根据我自身和外地同行们的经历来看,当地政府并没有做好任何的准备。在这样的事情上,只有把信息快速地通报出去,才能打消外界的顾虑,但当地政府的表现更像是一只鸵鸟,觉得只要自己闭口不说,这件事情就会自己过去一样。

:具体例子呢?

:3月13号晚上,市委书记魏民洲亲自到枫韵幼儿园开现场工作会,大约有100多个家长在门口等了半个小时,结果是莲湖区教育局局长出来给大家通报情况。通报就通报吧,这个局长还是一问三不知,只知道在那背书,对于大家关心的情况基本都不掌握,这不是火上浇油吗?最后家长直接高喊“骗子”,然后又一窝蜂去堵路了。

:家长主要关心的是什么?

:当时家长们都陷入了一种焦虑之中,担心医院给孩子出具的体检报告都是假的。这个时候有个医生说的话,我觉得说得很有道理,那位医生说,首先医生都是有医德的,而且有医师法来约束。没有医生愿意在这件事情上押上自己的职业生涯,替政府擦屁股。最后有个本地的记者把这段话很婉转的报道了,结果被宣宣灭了。

:还有啥事?

:记者越聚越多,从区上到市上的宣传部都急了,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在现场瞎转悠,遇到可疑的人物就问两句。当时还有某区的宣传部长要记者打开背包接受检查,太逗了。记者说你可以上网查查是不是有我这个记者,宣传部长直接回答:我不会上网。

:这…

:其实这句话写出去就是篇新闻。如果外地媒体手腕硬一些,把这句话当做新闻发出去,很可能这位部长的职业生涯就到此结束了。

:还有呢?

:不知道是谁给市宣出的点子,要在半夜发布事情进展,“@西安发布”的账号连着两次都是搞“夜半鸡叫”,就是为了对付凌晨一点截稿的报纸,让他们跟不上事件最新进展。这办法简直就是找死,记者拿不到你权威的说法,那就只能自己挖料,挖出来的往往都是你不想让别人知道的,这不是市宣自己给自己挖坑吗?

:你们挖到什么了?

:举个例子吧,陕西宋基会工作人员办公桌上放的笔记,都被记者拍下来了,上面对这件事写了三点意见,第一点就是,先要灭火…你怎么灭火?陕西这边宣传部很多都是从部队上退伍转业下来的,对业务一点都不懂,这帮傻子只会火上浇油。

:这帮人真的这么蠢吗?

:那也未必,有精明的,会给记者挖坑。

:怎么讲?

:有位广州的记者接到一个自称是家长的电话,佯装询问过两天是不是有美国某夫人要来西安访问,要不要到时候组织去闹一闹。

:这怎么回事?

:多亏那位记者比较警惕,说别这样,然后就问是哪个家长,对方支支吾吾就挂了。

:后来呢?

:后来记者反应过来了,这可能是有人在钓鱼,如果你真的给这个“家长”支招了,可能就直接小黑屋了。

:你怎么知道他的身份?

:后来记者用另外的号码打过去,假装是工作人员套他的话,结果对方也没反应过来,虽然最后不明白他的具体身份,但可以肯定他不是家长。

:真悬啊。

:是啊,没过几分钟,屋里的另外几个外地的记者也同样接到一个显示为“私人号码”的来电,响了几下就挂了。

:注意安全啊。

:哈哈,没事就散了吧。西安的宣传部门这臭水平,以后来西安的机会只会越来越多。后会有期!

对话(235) 二维码其他对话
对话(234):雷锋秀
对话(222):媒体公关人
对话(213):县城宣传部的故事
对话(215):真假记者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