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宅标本咸宁学巷

原文首发于《朱鸿的BLOG》,选自《长安是中国的心》,感谢作者“朱鸿”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悠悠汉史长乐宫》】

咸宁学巷又短又窄,是小小的一条巷,然而小有小的特色,并能以小见大,折射文化之丰富。

明清以来几百年,西安府是以咸宁县和长安县东西分治的,其大体以钟楼及南大街与北大街一线为界,东为咸宁,西为长安。西安府学是西安府所立之学校,在今之西安碑林博物馆一带,遂有府学巷。随之而来的是咸宁县学,在府学巷以东,得巷为咸宁学巷,长安县学,在府学巷以西,得巷为长安学巷。

西安府学,咸宁县学,长安县学,此三学并列,其所驻之巷同抵之街曰:三学街。三学街东西向,东起柏树林南口,西至安居巷南口,显而易见南城墙。

咸宁学巷长156米,宽10米左右,南北向。南自三学街,北有屋舍相阻,属于尽端式之巷。喜欢这里,遂经常在此走一走。国槐三四棵,泡桐三四棵,柳一两棵,紫藤几丛成篷。冬洒阳光,灿烂温暖,夏有荫庇,幽深清爽。两边是民宅,尽有庭院,可惜近年多改造成了铺子,一般高不过两层。其或是前店后宿,或是下店上宿,主要经营字画,碑帖,玉器,笔砚,也有一家饭馆吧。不旺不息,不俗不闹,安静而风雅,是难得的大有意味之地了。

咸宁学巷
wps1668”拍摄

在西安要寻找传统的建筑,欣赏它的一种空间布局,或是感受其文化,我以为三学街,咸宁学巷及其两边的民宅当是珍贵的标本。因为它还活着,尽管也是一副苟延残喘的样子。

三学街是公共场合,男男女女,三教九流,白皮肤或黑皮肤,互不相识,偶有巧遇,可以匆匆而过,可以徙倚徘徊,比较自由。但咸宁学巷却属于邻里场合,保持有公共元素,不过也注入了一坊之间且团聚且约束的元素。咸宁学巷两边的民宅显然是私密场合,属于家庭成员的活动之地,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力量放松。这样的一种三级结构,既有所区别,又把社会、邻里和家庭融为一体,是一个情理兼容的复合环境。想起来此生活是具其诗意的。

遗憾20世纪50年代以后,此生活发生了变化。过去咸宁学巷皆为独门独户,院门在外,庭门在里,人进院门,绕照壁再进庭门,以登堂入室。房子是坡顶苫瓦,土漫其墙,屋檐面巷,有错落感,亲切感。以财富瓜分之故,突然一门多户,尤其人多破壁以作铺子,更在这几年变平房为二楼,甚至三楼,只在北之尽端剩下了一座不开铺子的庭院。尽管如此,咸宁学巷仍为难得的标本。

三学街向南,翻南城墙再向南,在唐长安务本坊一带,今之永宁门外,南关正街北段,设置有唐政府的大学国子学和太学。宋降为府学,元沿袭之,明和清也作府学。府学也好,咸宁县学与长安县学也好,都当在西安城墙以内,并应该筑孔庙,就是现在的西安碑林博物馆一带。

曾经有士感于这里的风水,集资在咸宁学巷修建了一座奎星阁(1541期之8),供奉香火,向主宰文运的神祈祷,以赐智慧给西安的才俊。然而有人扩充自己的房子,起其墙,升其壁,无视奎星阁的价值,竟把它包围了。白先生说:“小时候,我远近都可以看到奎星阁,还在它周边玩耍。现在看不见了。只有登上南城墙才能看见。”

我甚为失落,不过还是按白先生所示,买票登上南城墙,调整角度,探而望之。终于发现民宅之中藏有奎星阁,它显然矮了下去。

民宅标本咸宁学巷 二维码相关阅读
卧虎藏龙正学街
烟火繁华案板街
回民之坊化觉巷
天高地阔长安路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