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922期]帮交警罚款洗个地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4年3月28日。2013年的今天,西工大附小的小学生们去曲江海洋馆春游时,十几名孩子在电梯上踩踏受伤(1557期之1),对于这起事故,校方认为是电梯故障所致,但曲江海洋馆则坚称是由学生摔倒引起。

[1]车祸挺惨

先从一起车祸开始吧。28日14时左右,白鹿原公交八公司附近的神峪寺沟村发生一起四车连撞的交通事故(综合“@LEEBEI2”“@ALH_向前看”的投稿),现场看起来比较惨烈。一图顶千言,各位请直接看图吧——

 车祸

这是侧面图

车祸

这是正面图

这四辆车是如何撞成这种体位的呢?据《西部网》的跟进报道,前面的罐车和轿本来停在路边,而后面的轻卡在下坡途中突然刹车失控一路冲来,越野车本来想绕过去,结果被轻卡撞飞,然后将黑色轿车挤了个夹心儿。幸运的是,这起事故没有任何人员伤亡,从图片能看出,轿车当时里面应该并没有坐人。

附近的村民说,这条路是去往白鹿原的主干道,车流量大,事故率高,主要由于很多司机在连续的拐弯下坡道路上行驶速度过快导致,再加上最近又到了摘草莓、樱桃的季节了,私家车也多了起来,因此就出现了这起事故…

[2]跳城墙求关注

接下来是一起求关注的“行为艺术”。3月27日15时,有个小伙子在西安火车站新修那段挺丑的城墙附近准备“跳楼”,当然,他是不会跳下去的,和农民工讨薪的目的一样,这位小伙是抱着求关注的诉求而来,要是有人真从后面把他踹下去反而不是他本意了…

这次的后续由《华商报》带来:该男子29岁,横山县人,患有癫痫,但在城墙上时精神基本正常。据小伙透露,当地多年前给他办理了低保,但一直没领到钱。这次专门来到西安反映问题。陕西省信访局根据相关条例,给其开了“群众来访告知单”,让其拿着单子去榆林市信访局反映问题,但他不相信这样就能解决问题,于是闹出了这样一出…据站前分局透露,近三年来,西安火车站附近的城墙上发生过六七次类似事件。

一个信用额度已经趋于负无穷的政府,只剩下信访制度这一奇葩解决问题的维稳途径,也就难怪有人时不时闹腾“行为艺术”了。

[3]政府又借媒体放风了

一般而言,我们现在不得不容忍的这个政府,在做一些弱智决策之前,都会先在媒体上放出风声,借此看看民间反对声音到底有多大,如果脑残的评价如众口铄金,就可以不了了之了,比如出租车涨价(1915期之1),再比如600路缩线(1619期之11623期之本周公共事件),可见,领导也是有智商的。

3月28日,《陕西日报》不知奉了哪个部门的旨意,假借市民之口撰文一篇,认为大西安出行难、停车难,机动车2014年突破200万辆无悬念,因此“民意企盼西安购车限牌”,文章中,日报不知是编造出还是真采访了一位交警的妻子,该“警嫂”这样说——

“许多市民对交警工作怨言不少,这座城市每天增长那么多汽车,交警在管理上如不通过行政处罚的手段来实现,那种乱象可想而知,这就造成了少数人的利益与多数人的利益形成矛盾,有关部门是该采取措施控制汽车每天如此增速的时候了”,“再不控制,将来的西安城有多大,停车场就有多大”。

概括下核心,就是“交警不罚款,政府不限购,西安就乱了”,于是乎,《陕西日报》的这篇文章顺便就给西安交警的罚款整治洗了地——27日早,西安交警集中整顿违章停车,一天罚了100多辆。但是,日报还给出了一组数据:西安市主城区仅有停车泊位38.4万个,停车泊位与机动车之比为0.37:1。停车位不够,但你若违章停车,交警还要罚款…这种精神病一样的对比透露出党报党棍们的高级黑心态,难度是大家错怪他们了?

既然官方说停车位不足,然后大西安试图成立的停车公司(959期之1、2、3)也没有动静,我们就来看另一组数据,凡事有对比才有意思。

  • 大西安停车位的问题被媒体念叨过很久,2008年,《华商报》调查后发现:西安城内地下停车位很多,利用率较低,如果能够合理利用好地下停车场,某些路段应该不会出现停车难的现象。
  • 到了2011年,《汽车之家》发现:西安16条主要道路禁停后,依然道沿以上车满为患地下停车场少人问津,在解放路北段一个拥有700车位的地下停车场,平日只有40多辆车停放。
  • 一些地下停车场收费要比地面计时停车位便宜,但却吸引不来车主,经调查发现,一个是停车习惯所致,再者是导引信息不全。

交警和某些部门6年间不去想想如何让车主改变习惯、增强地下停车场引导,或者想出些优惠促使车主把车停到地下,而是致力于罚款、罚款、再罚款,市民们能不怒而贼之么?

至于限购,法制办开过听证(1319期之51320期之11323期之2),官方出过辟谣(1324期之21325期之1),这种打脸一般的演戏请不要再曝了,会拉底整个西安市的平均智商的。

[4]电视问政演技高

上面这条的e报有助于你理解本条。3月26日,宝鸡市电视台直播了一档名为《百姓问政》的节目,面对主持人及现场市民犀利的提问,个别部门负责人回答磕磕绊绊,“红了脸、冒了汗”。,于是,“@青老年主持”问:“这样的节目能否引入西安?能不能请西安市相关部门领导在直播镜头前露个脸,让咱国际化大都市的领导也出出汗?”

如果你喜欢看厅局级副手秀演技以及背诵台词的功底,可以对这类节目落地西安有些许期盼,不过他们红脸出汗时也许会插入三分钟流产的广告也说不定。

[5]老宅

西安光明巷北的路东,是70多岁的老爷子李振亚的家,这个木结构阁楼可是个老宅子,李老爷子的曾祖父在清朝末年做丝绸生意,咸丰道光年间置下这一大院房产,是典型的关中三进院,正门在北广济街,进门后有厢房和前厅。李振亚是这家的二少爷,独身一人,未婚无子嗣,他2000年起自行动手修复老宅,希望能把这宅子保护下去,“给后人留点记忆”。

按照大西安一贯的尿性程度,我们揣测一下老李仙去后这宅子的下场:八成得被拆迁队毁了,然后原地盖个博物馆收门票,后面再建个别墅做体验区,大概会这样,你觉得呢?

[6]李嘉诚捐款培训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李嘉诚基金会捐资人民币2000万元对湖南、广东、广西、陕西、新疆等5省区的3800名女村官进行培训,同时,项目还将以小额资助金方式资助约800个涉及民生、扶贫、教育、环保等领域的农村小区综合发展项目。日前该项目的启动仪式在陕西举行,西北大学成为其高校培训基地。

[7]更难就业季

2013年被媒体形容为“史上最难就业季”(1642期之61705期之2),但数据显示,2014年毕业生更多,就业形势更困难,肿么办?《西安晚报》有办法,将其冠名为——“更难就业季”,估计明年就是“特别难就业季”,后年叫“超级赛亚人难度就业季”…记得文革时的比较级口号吗?腊肉万寿无疆,林彪永远健康,初代影帝比较健康,中国人民的聪明才智用在这种概念和口号上永远鸡贼了一逼。

[8]骚扰到处有

袭击孕妇的变态事件已经被西安公安立案(1915期之31921期之2),据陕西都市快报记者“@mirror虎”透露:嫌疑人是个对眼,特征很明显。不过春天来了,哈怂们也抑制不住荷尔蒙了,28日晚21时许,“@Miss-A-cup”也遇到了一起骚扰,她说:“在吉祥村十字附近 ,一个身高在1.8m体型偏胖的浅灰色外套男人,在秋林公司东边的人行道护栏附近来回走动,和女生迎面碰撞用手顶胸,估计是专门吃豆腐的!被揩油的女生害怕那人有刀子没敢喊,希望武林人士尽快到这里捉拿!”建议姑娘学会几招袭裆的动作,下次可以直接用脚踹了~

[9]反恐演练

反恐

最后,让我们欣赏下公安反恐演练的现场。28日16时许,“@xmwind-西安人”在东门里看到,碑林公安在准备反恐演练,看起来有点像学校运动会开幕式检阅一样…据说“新购置的八台反恐特警车在此次演练中发挥了突出作用”。

[10]无声的啦啦操

最后送给各位的,是西安财经学院礼仪队的啦啦操表演,妹子青春动人,但可惜视频(短地址:http://goo.gl/N4owjm)没有声音,请脑补吧。

《[西安e报:1922期]》二维码网址史上今日
[西安e报:461期]越磨合,越快乐
[西安e报:826期]“长安通”被轮奸
[西安e报:1192期]摆了个乌龙
[西安e报:1557期]武警和辅警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