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一直都在

原文首发于《It’s my greenlove》,感谢作者“昔然”的原创分享,原标题《岁月如歌》,作者曾撰文《你现在过得快乐吗》。】

2004年的时候,我喜欢一个写手,从杂志读到一篇文字相当华丽的散文体小说,对她笔下的故事和她的才华无比艳羡。后来,我在她固定写作的杂志上也发表了自己的文章,此时已经是2008年。我已经读了她很多篇的文,买过她好几本的书。对她笔下沉重华丽的文字渐渐不那么感冒。后来的后来,我没有关注她的博客,也没再买过她的书。直到工作后,大约一年一次去她的博客,看到她越来越接地气的日志,还有之后在电子杂志上的她的文章。

她在里面写自己抑郁症后托人找关系某工作失败,然后又重新振作起来——

生活像一只榨汁机。没时间写作,没时间思考,累得像条狗一样爬回家的时候,安慰着自己,生活不都是要么激情四射,要么春花秋月的。有多少人和我一样堵在上下班高峰,呼吸着尾气,连梦都累得没法做了?要人人都去喂马劈柴,周游世界,GDP谁来贡献。

没低到尘埃里的种子,开不出花来。

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她,写着绕口又有点晦涩的句子,处处透露着青春和迷茫的味道。但是让我又重新有了欣赏的感觉。

生活确实不是她从前描述的那样,“人事音书,亦不过是冷漠,那些苍白的反抗之后,有着更苍白的妥协接踵而来”。

2013年3月,因为工作和心情的双重失意,我一个人从广州回到了成都。带着对未来的盲目和不知所以,却又无知无畏。记得住在LJ家的时候,还在法国的老徐特意打电话过来问候,对我辞职的决定表示不认可,又象征性地鼓励了一番。经历一番自我挣扎和自我怀疑,再到慢慢去接受当下的自己和无法扭转的处境,我慢慢变得麻木了。我不再去想过去,不再去想如果,因为我知道自己做不来如果。我偶尔也会觉得在德勤一直工作的同事让我非常敬佩,他们会有美好的将来顺利的职业发展,但是已经不再让我觉得羡慕。

直到今年的3月21日,我意识到自己已经离开广州一年,回顾这一年,内心复杂。除了感慨,有了更多的庆幸。感谢上帝总在我觉得生活无法更好的时候,给我突然降临的惊喜和安慰,让我不得不推翻自己时不时悲观的观点。

我也在工作不顺利的时候伤感难过,偶尔觉得自己无依无靠,假想想出很多的不快乐。那天和Y同学聊天,她说起自己想要从北京回来成都的原因,提到偶尔觉得自己一无所有的感觉。这让我非常的感同身受。在广州的第二年到第三年就是这样的感觉——一无所有。虽然我知道,真实的情况未必真的那么糟。

因为对生活有着更多的期许,所以才会感觉现在如此之糟。

现在的我,工作仍旧占去了我大部分的时间,不开心的事还是无法挥之即去。日日奔波在公司和家之间,少了很多的时间像过去那样胡思乱想。不再像17岁或者21岁高中、大学毕业时候对未来有很多的遐想和期许。我也一个人走过了很多的路看过很多的风景,我变得更加接地气,告诉自己别矫情,踏实做好眼下的事情,珍惜身边的人。也许潜意识里我开始意识到生活无非是柴米油盐,结婚生娃渐渐老去。这样的想法偶尔让我觉得自己过于悲观,可是大部分的时候,我很感激自己拥有的一切。

最近有好几位在北京、深圳、广州的朋友都在咨询我回来成都工作的事情,令我想起传媒都在报导的【逃离北上广】,也许每个有梦想的人都尝试过。离开那里并不代表放弃,只是我们需要更多自我的空间,去感受真正的生活。

那位我喜欢的写手已经变成了“作家”,她笔下的世界也不再如此沉重。她说友人告诫她,把沉重的交给写作,轻松的交给生活。可是我想,能把沉重的写得轻松,大概也是更高的一个境界。而现在的她,渐渐给了我这样的感觉。

好在生活其实有很多轻松的理由,像Eason在歌里唱的那样:从来都不怕重来,没有选择的时候,不能选择的时候,永远向前,路一直都在。

看,我又打鸡血地开始相信自己应该更乐观地过了。

你对目前的生活满意吗 二维码相关阅读
时间带走我们多少勇气
那些“消失”的少年们
八十岁时的狂想
我错过了的某些时刻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