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咸阳古渡

原文首发于《家住未央》,感谢作者“家住未央”的原创,作者曾撰文《灞柳风雪今何在》。】

咸阳城在渭河北、五陵原南。按照中国传统的说法:山南属阳,水北也为阳。山水具阳故称咸阳。咸便是全都是的意思。

咸阳古渡指的是城南流经的渭河渡口。渭河是黄河的最大支流,从甘肃渭源县鸟鼠山发源,经天水,宝鸡,咸阳,西安,渭南,在潼关入黄河。全长八百公里,他是大关中的母亲河。渭河流经咸阳,地势平坦,水势缓慢,折向东北而去,正好拦断了关中的东西大路,因此,自古以来人们东来西往必须从这里过河,这里通陇达蜀,上青宁出潼关,都是必经之地,非渡既桥要不然无法通过。

咸阳古渡

渭河季节性水量不同,咸阳渡口便舟桥并用,冬春枯水可搭便桥通行,夏秋雨水丰富就行船摆渡。从秦代的横桥到汉代的渭桥直到明清的古渡口,两千年来王朝更替物是人非,古渡几经变迁。就有了咸阳古渡几千年的说法,被誉为关中八景之一。

咸阳古渡能够成为关中八景之一,不单是指渡口人来人往,商业繁华,更多的是指这里的自然风光和古老的文物胜迹,毕原风光,汉唐陵寝,秦朝宫殿。为了享受这关中八景的盛名,为了享受这自然风光和古老的文物胜迹。就有了我今天的这段行程。

古渡遗址博物馆在人民公园的东边,河岸新建,里面有明清渡口的遗迹。渭河河床的不断变化,古渡口的位置不止一处,大多已经不可考了,唯明清的保留了下来,博物馆就是他的旧址。

咸阳古渡

看了半天除了沙土堆里出土的几个朽木桥桩,其他的东西木船模型、铠甲、头盔,现代的痕迹太重,称作工艺品还差不多,与古渡的题材也驴唇不对马嘴。竟然还有一个鱼篓明显可以看出竹子的新茬,糊上了一些水泥罢了。

咸阳古渡

咸阳古渡

清渭楼高大气派,据说和岳阳楼、黄鹤楼、滕王阁并称中国四大名楼。清渭楼在渭河边上,新修的咸阳湖碧波荡漾,远处秦岭隐隐可见,登高望远也是一件很风雅的事。我登楼抒怀,才发现那高高的基台下面竟然全部是空的,几层里面保存的全部是历代和现代的名人字画,想起来了,清渭楼的外面的大字好像就是什么什么美术馆的名字,清渭楼的招牌倒是挂在后面进人的门上,牌子不大。问了才知道,政府建了一半银子跟不上了,有社会力量的进入就成了现在的样子,我便有一些失落。清渭楼历史悠久,几千年来屡废屡建,毁了建了还不是银子才能办到的,失落中我存着一丝侥幸而笑了起来,我们遇到了一个富裕的时代,不管什么乱七八糟,我们今天也拥有了清渭楼。再想想我去过武汉、南昌,黄鹤楼、滕王阁哪个不是才建的呀。

咸阳古渡

咸阳的博物馆在中山街,老孔庙改的。记得过去西安新博物馆还没盖的时间,博物馆也在碑林的老孔庙,文人的地方办文化的事,想必孔圣他老人家也不会怪罪吧。咸阳博物馆来过多次,今天在导游的讲解下又细细参观一遍,感触颇深。这里汇集的周秦汉唐咸阳历史的实物让我又一次感慨:咸阳伟大,祖先高明。尤其是杨家湾的汉三千兵马俑,虽没有秦俑大气,但彩绘形神远远超出了秦俑。记得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时间我当导游的时候,咸博及汉三千兵马俑是西线一日游的必经之地,那时间参观的人远远比现在多。几十年过去了博物馆藏品更加丰富了,门票也不要钱了反而没有人了。西线一日游的人也不再来这里停留,都跑到庙烧香拜佛去了。想想挺有意思,这烧香拜佛不就和送礼行贿一样吗?你接了我的礼或受了我的香,你一定保佑或者给我办什么事情,要是事情成了,我在重谢你或者还愿。传统文化如此,难怪贪官污吏送礼受贿成风。其实我信佛,但我不太烧香许愿,我信佛在心中,阿弥陀佛,今天写的这几句大不敬了。

咸阳古渡

咸阳古渡

咸阳古渡

窑店南面的渭河边,吴老汉前几年开始经营着一条木船,报纸前几年做过报道。咸阳的渡口已经没有了,就更没有船家摆渡人了,我们去看望船家吴老汉就是想圆一下心中那个咸阳古都的梦。我也知道这个渡口和咸阳古渡是两码子事,窑店的渭河和西安的草滩农场隔河相望,不远处的高楼就是西安的长安大学,斜对面的农田属于未央区六村堡。历史上每次渭河大水河床就要向北移,渐渐地河北的咸阳人的土地跑到了河南,五六年、六六年的大水一次次都是这样,为了过河种地就有了摆渡一说。吴家世代船家,农业社的时候船是集体的,摆渡给记工分。改革开放后吴老汉自己做起了船家,四方木料一千多元做了一条平底的木船,这一条船伴随老汉三十年,风风雨雨,河南河北,老汉不知在这河上走了多少个来回,为生活磨去了青葱岁月。今年老汉七十八了。

咸阳古渡

渭河边不远的地方,一座新架的桥梁贯通了,老汉也有一两年没有摆渡了,人少了是一个原因,政府嫌不安全叫停了也是一个原因。我和老汉在河提上谝了许久,七十八的老汉已经没有那么利索了,拿起矿泉水瓶的手微微颤抖,但当他讲起他的船以及他摆渡的情景,他的两眼放出光芒手指笔直地指了出去,一点也看不到刚才的颤抖。当天讲起年轻时好水性、好力气,渭河涨水咸阳的陈县长请他去救起了人、救起了牛时,眼角上扬有一点骄傲也有一点羞涩。

老汉的船已经沉在大桥的下边,老汉给我说了好几遍:“我的船就在那桥的下边,现在沉了用不成了。”我知道老汉无限留恋他的船,就如我们也会时常留恋起一些东西。留恋就是留恋,时代的车轮不可挡,谁也回不到过去了。船沉了,没有看见渭河船工摆渡成了我的遗憾。

窑店逆水而上八十里,兴平市汤芳有个农兴村,应该是渭河上的最后一个渡口了。农兴村原名龙过,相传两汉新莽时期,王莽追杀刘秀,光武帝由此过河逃遁恢复了汉室得名龙过村,文革时期嫌老名字封建而改谐音农兴。此渡口连接兴平周至两县,历史已越千年,至今由于两边大桥相距甚远,渡口依然存在,但这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咸阳古渡了。

我们下午到的很晚,尹家叔侄的钢壳渡船在钢丝绳的牵引下往返于渭河两岸,行人三块,人加自行车、摩托车五块,过渡费一天算起来也就收入百十元,在当今一碗面十块钱的年代真的不多。五十八岁的船老大手里举着几十斤重的木蒿,侄娃子小尹在船头费力地拉直钢丝绳,我坐船尾,凝视涛涛的渭水,每个行业都有兴衰罔替,既然周秦汉唐的古渡早已不复存在,那么这唯一的船家有天也会成为历史。

用了一个整天,寻找关中八景中的咸阳古渡。

此时不知怎么就想起了王维咏咸阳的那首《送原二使》:“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2014/4/28

逝去的咸阳古渡 二维码相关阅读
西安城南引驾回
走近秦镇
西宁记忆
长安,长安

Published by

1 Reply to “逝去的咸阳古渡

  1. 学校就在渭河南边的草滩农厂,长安大西边,出了学校北门两分钟到河边,文中提到的新桥就在学校隔壁。
    ——————————————————————————
    夏天傍晚,喜欢一个人到河边新修的河堤路上看着太阳一点点从西北边的咸阳塬上落下,余辉洒在河面上,这一瞬的感觉特别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