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不单是钱的问题

原文首发于《蒙古黑马》,感谢作者“郝建国”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府谷的年味儿》】

我的一位伯父昨天去世了,享年85岁。

伯父在父辈中排行老二,他是一名退伍老兵,每月有近千元的政府补助,在乡村生活,这个应该算比较富裕的了。但是和村人比,他的生活没有改善,包括穿衣吃法,包括住所。更重要的是,他生前几乎没有接受过一次正规点的医疗保健服务。

这里说的穿衣吃饭,不是说要多么讲究,至少应该在他那个消费层面,比如质感好点的棉质内衣,比如多吃一些蔬菜、水果、蛋奶是完全可以办到的。绝大多数人死于疾病,真正由衰老走向死亡需要漫长的过程。而我的伯父在这个马年春节时,还是一个生活完全能自理的老人。当然,在他那个年龄,消化功能衰减、气虚血弱、血管硬化是必然的,但倘能接受正规的预防治疗,相信还可延年。

写到这里,连我都觉得伯父很贫困。实际上,他有一二十万元的存款——对于一个农村老人来说,不算小数字哦。

我回老家不多,但回去时总会给伯父带些营养食品、服装、日用品等小礼物或现金。明显能看出来,伯父对后者更感兴趣甚至是渴望,而我总觉得他缺乏的是前者。

我曾问过伯父,为何要存钱?他说,一个是自己的几个孩子过得不好,另一个是担心将来办理后事会给儿子增加负担。

这两件事,可能一直让伯父焦虑。从这个意义上说,他的晚年无论身心都算不上多么幸福。可是,他省吃俭用攒钱,有多大意义呢?那点钱,添给孩子们也许能解决燃眉之急,但是能帮得了一生一世?说不准他的两个儿子还会因为分配不均闹出什么别扭呢。

至于大办丧事,就更迂腐了,用死要面子活受罪都是不过的。可悲的是,这种迂腐在当下大有勃兴之势!世风如此,唯有叹息。

哀悼之余,我在想:决定幸福指数的一个重要因素是观念,还有消费习惯、生活环境等。至于攒钱,除了增强安全感以外,也许只是习惯而已,多一点少一点可能真的无足轻重。

幸福不单是钱的问题 二维码相关阅读
影响“中国梦”的两台抽水机
神木煤老板还是有钱可赚的
房姐的投资投机都是正当的
“不搞争论”教育的悲哀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