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口述史(九十六):天安门广场的民间帮会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最大谎言的始末》。】

116、我知道的天安门广场

天安门工商分局局长姓付,这听起来有点儿悲催。官位做到显赫,名姓听起来只是个“副职”,我常如此砸瓜付局。当然那是在我们成了酒肉朋友以后。

天安门管委会主管城门楼子的事情,广场的事情一般不介入。这也是我逐渐脱离管委会那个老三届李主任的原因。我总不能以天天上城门楼子为业呀,我也不是城门楼子的导游呀,坐着电梯上城门也不是我的兴趣所在呀。后来和李主任的关系就成了相敬如宾。而最终在广场做成了广告也多亏了工商分局的付局长。我这算不算有奶便是娘呢?

看天安门广场其实就能看清一个“中国管理”。围绕着广场的行政机构多到数不清。就我知道的如天安门管委会、天安门工商管理分局;城市管理方面的有天安门环卫,有广场城管,城管的办公室就设在东观礼台下面的暗房里,抓起人来很方便;公安口的最为庞大,光是派出所就有前门派出所、天安门派出所、新华门派出所、煤市街派出所、地铁派出所以及中山公园派出所等,除此更有个吓唬人的武警常驻广场部队,这个部队每天早起在纪念堂和正阳门之间的广场上跑操,喊杀声震天价响,让人想不起六四都不成。除此之外还有临时成立的应景机构如奥运会召开前后就在天安门地区成立了一个以阿拉伯数字为代号的特别指挥部,其职能与上述多有重复,但加上个奥运俩字儿,就权利无边,连公安和武警都让其三分。因为沾上了“奥”字头,奥运就是中国最大的政治。奥运怎么就成了最大的政治呢?当然啦,面子嘛。把面子看做是政治的事情是共产党的认为。此行此径上自共党中央,下到地方县乡无处不有。在他们眼里,GDP是面子,是升官依据,是当然的政治,而非百姓的实际生活际遇。因此GDP可以不惜作假,不惜虚报。这只是“最大的政治就是面子”其中一例。这也是刚刚开毕的十八大三中全会公报不得不承认的事实。

看天安门广场政府机构设置基本上看出个中国管理雏形来。它的庞大臃肿,重复设置;它的趋炎附势而碌碌无为。说到这里我又想说道说道天安门广场的民间帮会组织。虽说是民间而非政府设置。但其长期的存在就不能不让人怀疑起本篇前述的政府机构的存在意义。

天安门广场一度被各省来京盲流所“控制”。这里的“盲流”所指并非是在广场拾荒和兜售小商品的劳动人民。而是劳动人民中派生出的一支,因为社会的原因,他们自行结帮,分划领地,以其强势纵横广场。他们一边抵触官方一边又欺负弱民。其运命既有令人同情的一面又有让人反感的一面。政府和北京的部分市民认为他们是“附着在伟大首都身上的疤瘌”,“必须先除之而后快”。我则认为他们只是天安门广场流民的变种,社会使其然,政府作为使其然,只有特定的政府才决定了他的这个存在可能。

天安门广场的各民间帮会组织在广场势力范围划分如下:广场东南片,大致以东起北京市公安局,西至前门东,北至国家博物馆南为界,是由山东人掌控;中南海东至天安门西,南至大会堂北侧的山东厅,北至中山公园为河南人掌控;前门西侧起到前门西大街的煤市街止,北至大会堂南侧的全国人大和老毛纪念堂由安徽人掌控;还有由东北人掌控着,也就是国家博物馆北侧到公安部门前,西边至天安门东侧,北至劳动人民文化宫之间的一块。

天安门广场的民间帮会组织一般只做些在外地帮会看来小打小闹的事物。有趣的在于他们的生存形态,可谓是别具特色。他们一般是以红色作掩护,比如身着政府职能部门人员制服,言谈举止倍儿显正义。2008年冬季,元旦,慈悲为怀的一位上海地产商女老板响应我的博文号召“广场再也不能让流民饿冻而毙了”。特地援助六千元为流民过年。在流民们欢聚一堂后又每人分得五十元的红包以后,流民们建议余款去广场用做财布施。那晚上流民们在广场为露宿广场2号地下通道(大会堂南侧进入广场通道)为流民,有的是访民每人发钱十元,而随后就有穿着制服的人一一强行收缴。这个情形被跟随拍摄的刘浚(后任《南都周刊》摄影记者)秘密拍得。据我后来调查得知这些人正是帮会其中的散兵游勇。

国家博物馆北侧一度出现一女访民露宿长安街旁花坛。此女面容姣好,引得路人侧目。一天夜里,此女被多人强暴后杀死,后经了解亦是帮会所为。同样的事情还发生在大会堂南侧和华堂宾馆之间的人大会堂西路上。一天早上有几个大学生赶赴广场看升旗,途径这里时发现一男子正利用路边停靠车辆遮掩对一疯女人实施强暴。大学生们解救了那妇女,后经了解,施暴者仍为帮会人员…

从2007年末起至今,在我借助社会力量对天安门流民实施救助的数年里,这样的故事听得不少。我也由起初的震惊和不解,到后来的认知,经历了一个思想跨越。一位网友在网端我的博客里跟贴,如是说“公民际遇,皆由政府所为,这与公民自己努力不努力没有直接关联。因为没有人自甘没落。”

然而,距救助行动前推不过四年的2003年,我进京整整十年,对于天安门广场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红色广场”的崇敬心情倍儿壮。我也因此有了广场广告策划的勇气与兴趣。这就是一个人的历史,写一个人的历史,折射出的却是一个国家的历史,它因此必须真实。在我口述那段我在广场指点江山的日子的过程里,我仍然不能不想到四年后我在广场的另样感受。我因此增加了本章口述。它对我日后为什么从对天安门广场的崇仰,到设身处地发起天安门广场史上最大,历时最久的救助流民行动做了准确的背景交代。

:关于天安门流民救助事件我曾在传知行“转型讲坛”有过一次演讲《天安门流民生活实录》,有兴趣了解的朋友可以一看。

老虎庙口述史(九十六):天安门广场的民间帮会 二维码前情回顾
在武昌分道扬镳
柳州流行霍乱
向柳州
被抛弃在山中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