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961期]无事生非正能量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4年5月6日。2013年的这天,西安地铁三号线工地发生塌方事故,5名工人遇难(1596期之史上今日、1)。

[1]一条马上开工的地铁

开头提到的地铁塌方事故之后,除了2013年10月的一次事故(1770期之1),西安地铁再没出现过比较大的事故,也无人伤亡,地铁烈士的人数定格在了7人这个数字上。在这些牺牲的地铁烈士和活着的地铁工人们的努力下,西安地铁已经建到了四号线。来自官媒的报道称,四号线的规划报告最近已经获得省发改委批准,5月份就要开工了。

根据计划,四号线将在2017年完工运营,这条线北起西安北客站,南止于航天东路站,贯通了北客站与火车站,还连接了大北郊的政府和大南郊的曲江。希望四号线的建设可以像这一年以来一样安全,再不会出现地铁烈士。

[2]一篇被敏感的新闻

为了大西安的交通,领导们真是操碎了心。5月5日,一个名为《西安市城市综合交通体系规划》的东西横空出世。按照这个规划,大西安要合理调控机动车增长速度和拥有水平,实行弹性工作制,制定高峰期按照尾号错峰出行政策,研究制定机动车限购、限行政策。董市长军先生主持召开的市政府常务会讨论并原则通过了这个规划。

这是一个信息量超大的消息,规划甚至具体到了数字:“预测远期机动车千人拥有率300辆左右,都市区机动车拥有总量控制在480万辆,西安市域范围机动车总量控制在435万辆。”也一一证实了之前的尾号错峰出行(1071期之3)、机动车限购(1878期之11880期之11881期之本周话题)不是空穴来风。

5月6日,《三秦都市报》刊登了这条新闻,稿子写的特别正统,看上去特别像通稿。当天下午《三秦都市报》的电子版和网站删除了这条新闻,据路边社消息称撤稿的原因不是这个规划有问题,而是机动车限购问题比较敏感。

[3]一个自杀的公交司机

本期e报是要跟交通问题杠上了。5月6日上午,公交三公司门口发生了一起行为艺术,有人在那里摆上了一个男子的遗像和一个花圈,据投稿人“@大大倩”介绍,遗像中人是公交三公司的一名司机,这名司机在5月4日喝药自杀,闹事者是司机的家属。关于这位司机的自杀原因,目前有两个截然相反的,大家不妨自己判断下:

  • “@大大倩”是死者的朋友,她的版本是这样的:“5月4日中午,这名司机开的车发生了交通事故,被领导斥责后,还被要求负了全责,他当日跑完所有任务之后,就喝药自杀了。交通事故的原因公交公司一直未公布。家属不想让死者走得不明不白,所以6日早上到公交三公司门口讨说法。”
  • 公交三公司通过一名知情者发来的版本是这样的:“这名司机因为追尾事故,需赔偿对方1600元。其实这点事根本不足以令其自杀。真正的原因是,这名司机家庭一直不和睦,他早前就自杀过一次,被抢救过来后心情一直不愉快。这次赔偿事故只是其自杀的诱因…”

可以看出,公交三公司的知情人版本承认了有追尾事故,承认了司机要赔偿,但聪明地回避了全责问题,并将自杀的主要原因推到了家庭身上,这手太极手段真是不得不令人点赞。

就算知情人的版本是真相,眼尖的“@陈仓民兵”认为公交事故需要司机掏腰包赔偿,也很值得商榷,他说:“上次新闻上我看到一名公交司机行驶中车轮压到石头砸坏宝马,公交司机要赔两万,受到了惊吓,宝马司机不让公交司机赔偿,后来上新闻了…当时我就想,为何公交车没有交强险?出了事公司不管,全部责任在公交司机身上。”“@水诺誓言”也透露道:“据我所知,公交的保险,至今没用过!原因不知道,反正司机肯定得自己赔。”

也就是说大西安的公交司机每天一边要在拥堵中拼搏完成里数任务,一边出了事故还得自己出钱赔偿,工作环境如此恶劣,难怪这几年在工作岗位上去世了好几个(868期之41198期之11816期之4)。

[4]一次来自民警的殴打

有些事就算双方都承认事实,也未必会处理。“@小鬼不当家能干嘛”投稿讲了这样一件事:“4月29日18点,我弟在火车站243站牌处等车时,被公安站前分局治安大队陈姓民警误以为是小偷,暴打了一顿。发现打错人后,民警将我弟送往中心医院治疗,给了3000块治疗费。我们去站前分局治安大队报警,对方不受理。我弟现在心里压力很大,总是无故地害怕…”

此事事实很清楚,有律师建议直接“警务督察投诉,检察院控告,法院起诉”,有趣的是网友的分歧非常大,相当多的人认为警察不会无缘无故打人,必然是投稿人的弟弟有问题,最有代表性的是“@大海我看”的评论:“我觉得追责警察是纵容小偷。小偷没有现场取证,就是误打。其实火车站周边的小偷警察都眼熟,只是苦于没有现场。估计警察打他的时候,没有偷窃成功。”这条评论有以下三个问题,也代表了贵国人的一些思维定势:

  1. 忽视了投稿人提到的“民警发现打错人后送人去医院治疗还给了钱”的事实。
  2. 默认被抓住的小偷就该先打一顿。
  3. 默认警察有随便打人的权力。

尤其是最后两点,只要大部分人都这么认为,贵国要搞成法制社会大概还得五十年吧。

[5]一张惹祸的照片

在贵国搞法是有多难呢?这么说吧,对着城管随便拍张照片还得城管的允许呢,前阵子大西安的城管总算对着大众许了随便拍随便监督的承诺(1955期之6),但这不代表陕西省其他地方的城管也允许。5月5日中午14点40分左右,“@小灵仙兒T”在志丹县拍照时,拍到了一名身穿志丹城管制服的男子,就被当场要求删掉照片。

“@小灵仙兒T”投稿讲述了经过,并分享了脱险的办法:

“这名身着城管制服男子伙同另外两名便衣男子,三人满身酒气地将我逼到街角,恐吓我必须将照片删除。街上群众看不下去,纷纷劝说,谁知他们不但不罢休还变本加利抢夺我手机。当时我怕生事,就给他们看了另一部手机,看到没拍到他们,三名醉酒男子就跌跌撞撞地离开了。我逃离事发地点约20米时,看到身穿制服的男子脱了制服又向事发地点去了,估计是回去找我,我就赶紧跑了…”

这条投稿告诉我们:一、随身准备两个手机,是多么重要;二、要尽快敦促各地城管,和白金汉宫的卫兵一样,允许市民随便拍照。

[6]一个无事生非的正能量

贵国还特别稀罕正能量。上个月陕西电视台《新闻联播》树立了一个诚信典型,这个典型名叫王耀刚,神木人,从2005年开始做煤炭生意,前后欠下近千万债务,王耀刚卖掉房子、越野车,开火锅店挣钱还债,现在他已经还清了近700万元的债务。陕台认为王耀刚面对巨额债务没有逃避而是积极还债,是非常值得表扬的。

一个多月过去了,《华商报》最近采访了这位“千万负翁”,发现媒体的报道除了让王耀刚的饭馆生意更好之外,也给他带来了尴尬,很多债主看到新闻后都跑过来说:“你不是正能量吗,赶紧先给我把钱还了!”还有一对康某兄弟,已经将他告到神木法院,要求他尽快还债。

哈哈哈,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非要把理所当然的事当成正能量来宣扬,不出尴尬的事才怪。

[7]一条无干货的新闻

贵国的新闻现在干货很少,除了正能量,就是没事找事。请看这例来自《华商报》的新闻:5月5日早上,眼看上课时间就到了,西安明德8英里小区6岁的小学生闹闹,死活不去学校,妈妈问原因,闹闹板着脸说:“我昨天放学时和我们同学都说好了,今天会有好车送我上学,结果好车让我爸开走了,你现在给我换了个普通车,我不坐,你都把我脸都丢完了。”

每个人都是从小孩子过来的,小孩子就是爱攀比,贵国社会崇拜什么,小孩子就比什么呗,家长还喜欢比孩子呢,贵国人都这德性,涉及不到民族文化的报道都是为了占版面的瞎胡扯。

[8]一个被默认的事实

三秦都市报》这条也很有趣,这是篇给革命公园找茬的文章,打的是革命公园最重要的那张牌:相亲。革命公园是西安最大的相亲信息集聚地之一,报道称,那里每一位中介红娘手里大约有500个相亲男女的信息,这些信息中不乏海归、博士、公务员、有房有车等资优人士,但信息的真伪就不得而知了。公园里的红娘赵阿姨说:“这里面骗吃喝的肯定是有的,所以交友者自己要擦亮眼睛么。”这篇报道告诉我们:相亲还是找熟人介绍吧。

[9]一篇显水平的文章

为了响应习大大的“乡愁”,《陕西日报》刊文称,大陕西要进一步加强传统古村落的保护,用文化遗产留住乡愁。文章还特别指出:除了建筑破败严重无法修复、年轻劳动力外出务工造成空心村之外,过度旅游开发也是对古村落的破坏,尤其是“由于年久失修和开发不足,古村落中供游人参观的除了古建筑再没有其他项目,除了门票,参观者几乎再也没有了其他消费,参观地自然就缺乏稳固的经济增长点。”

贵党、贵政府真要做啥事,那是肯定能做成的,因为能利用资源太多了,仅从上面的分析来说,简直对得不能再对。有意思的是,陕旅最近要开发习大大在延川插队时待过的文安驿(1943期之1),这到底是要帮习大大留住乡愁,还是加快了乡愁的产生呢?这笔账还真难算啊。

[10]一群卖萌的朱鹮

朱鹮是大陕西的特产,2013年7月陕西省首次在秦岭以北野化放飞32只朱鹮,其中一对朱鹮于2014年4月30日孵化出第一只小朱鹮。5月1日,第2只小朱鹮也破壳而出。视频是朱鹮宝宝的样子,一起来看看吧~

[西安e报:1961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596期]地铁第二次塌方
[西安e报:1231期]自证清白按手印
[西安e报:865期]成本问题
[西安e报:500期]生活继续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