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口述史(九十七):广场车记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我知道的天安门广场》。】

117、广场车记

在经历了四年的不懈努力之后,我为天安门广场设计的广告摄影车正式批准生产投放了。就在这个消息传来之时,我位于央视西侧科情所内的办公室立刻成了新闻热点。首先闯上门来的就是日本人的FUJIFILM富士胶片。不过明智而又无奈的日本人事先早就得知,中国天安门广场的那个“拒绝外国产品入场”的死要面子的规定。FUJIFILM的中方代表首先派人前来悄悄打探。对此我的反应是一口回绝,因为不想被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耽误我的策划。还有一些国外企业纷纷来探风,试探在我的车子上搭载点什么的可能性究竟有多大。我却只有一句答复:不必费心劳顿,这是在中国!

现在我们回头说说这个广场广告摄影车是怎么回事吧。

早些年,你那时去天安门广场的话,一定会看到在国旗杆下南侧一字儿摆开的数个摄影摊位。摊位很简单,一张桌子,一架相机,加上四处游说的一张嘴。热天雨天就只能撑起一杆遮阳伞。两年前,我算是找准了这个方向:改造摄影摊位着手。为此我在两年里拿出了不下十种方案。但一一被否,据后来了解到这些方案大多数根本没有被提交市委。管委会李主任对我说:我们也是一关,我们都通不过的,还谈什么市委呢?直到有一天,天安门工商分局的付局长用BP机发来一条文字消息:速来局里,你的方案已获批准。那时候管委会已经不太介入此事。

这个最终获准的方案是让我最感意外的一套方案。那是我在公司里开会,于百无聊赖时无意间的涂鸦,是用签字笔画在拆开的烟盒内纸上的一幅草图。怎么就是它了呢?我十分不解地问付局长,之前在电脑上设计的图形相信没有一个比它差。付局长说,别问那么多了,我还想问你呢:难道是你走了上层路线?按照付局长的指示,接下来几天里我对那张烟盒上的草图做正规的修改。上电脑,涂彩,做功能细部的设计。

在你眼里,这幅图上的车子是不是更像一只太空船呢?设计之初我的确是这么想的。底盘超级低,局长说,安全第一,天安门广场不能死人,但凡因为车子而压死了人,或者撞伤了人那就犯下了最大的政治错误。局长这话说的,近十多年来广场上死的人还少吗?不过我还是按照局长的意思去做了。车速最高限每小时五公里;车围距地面必须为十厘米;车上装备有垃圾盒、摄影平台、冷藏室、遮阳棚等。甚至在消息传出时,有中国移动在第一时间里打来电话,请求向我们捐赠一部移动电话供游客在广场和家人打电话,好的主题就叫“在天安门和亲人打个电话”。那时候手机尚未普及,大行其道的是BP机。

车子的机械部分,全套移植当时风靡一时的“二汽富康轿车”,包括外部电器信号灯系统。我又联系了“北汽摩”,希望车子的机械部分由他们来制造。最为重要的部分还在于车子的主要功能部分,即:广告放在哪里?从图面上看,车子像只气垫船,在围绕一圈的“气垫船”充气部分设计成了一圈橱窗。弧形玻璃罩下陈列允许进入广场的国产货品,比如保定的乐凯胶片,比如与广场相关的旅游纪念品等。遗憾的是直到车子进入广场的最后时刻,国产货乐凯胶片始终未能下决心参入。那不仅仅是财力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乐凯胶片在柯达和富士如虎般的市场冲击下,已经是日落西山之时。吃不饱不说,还去想做什么广场上的风光广告事?

1999年,进入七月,天安门广场全面封闭,开始为迎接五十年“大庆”整修广场。我的广场广告车也在紧锣密鼓地制造中,我俨然成了工业视察大员,时不时去北汽摩制造现场考察一番进度,对施工中出现的问题代表广场方做以指导。我所在的公司里,开始不可抗拒地流行起一种对于我本人的无限崇拜之风。公司领导对我说:“虽说是不挣钱,但影响巨大,从此你有望在中国策划人领军人物队列里站稳阵脚。”

公司老板的预言式论断正是我之所愿,我那时候已经开始偷偷地享受起人上之人的舒服感、万能感以及无坚不摧之感。

而后来发生的事情,却与愿望截然相反,以至因广场商业用车引发的一场风波让我怒发冲冠…

老虎庙口述史(九十七):广场车记相关阅读:
天安门的广场政治
中央机关杂志内幕
时尚红卫兵
盯上了天安门广场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