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座城市曾经的女人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曾撰文《书店情怀已逝去》】

在《女人就是女人》的内地新版自序中,作者邓小宇先生在结尾处写道:“最后我想提到一点,书中很多人物对内地读者来说大概是相当陌生的…”

陌生吗?翻开目录看看那些名字:亦舒、林燕妮、西西、狄娜、葛兰、方盈…回望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从《台港文学选刊》、《海外星云》这类主打海外、港台资讯的杂志上,小书摊封面恶俗的盗版图书里,还有外文书店进口图书部过期大半年的港台杂志中,其实内地读者是有渠道熟悉这些人名的。

邓小宇是香港先锋文化杂志《号外》的创办者之一,同时也为《号外》和其他杂志撰写人物访问和专栏稿件。虽说他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作品,是以女性笔名“钱玛莉”发表的《穿Kenzo的女人》,但我更感兴趣的还是这本《女人就是女人》。书中内容大多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香港文艺圈女性众生相,其特别处是,这是本“一手材料”的人物特写,作者邓小宇和大多数笔下女性,不但生活在同一城市,更出入同一个圈子,就算不是朋友,也至少是朋友的朋友,这本书中因此有不少别处难得读到的细节——更近、更早。


1986年出版的《女人就是女人》

譬如女作家西西,学生时从《像我这样的一个女子》开始读她的作品,一路读至最近的《缝熊志》,却在这本《女人就是女人》中,才读到关于她早期写作的一段文字:“60年代中期,邵氏请了朱旭华去集合一班年轻人办了一本电影刊物《香港影画》,大胆采用了东洋式的排版风格,是当时最富青春气息,最有冲劲、最具活力、最有创造性、最令人兴奋的明星画报。里面除了有大量的巨型明星彩照之外,还有一些深入浅出的电影理论性文章;最重要,还有西西、亦舒、陆离她们那些别具一格的明星稿件,用活泼、时髦、新鲜、俏皮的笔法,以及年轻人(特别是英文书院仔女)的观点去勾画这群初出茅庐的新星,在当时的娱乐稿坛来说,这是革命。”印象中的西西,无论散文还是小说,创作上一直走严肃的纯文学路线,读过这段话,对年轻的她写出的活泼俏皮风格明星稿,真是太想读一读了。

还有被内地拥趸尊称“师太”的亦舒,在这本书里可以读到她和邓小宇吃饭时的玩笑,电话中的牢骚,借用亦舒自己常用的说法,句句“刮辣松脆”,和她笔下的女主角不无相似之处。书中邓小宇在1979年写的文章里总结亦舒杂文,“来来去去都是写《红楼梦》、家明、诗韵和姜戴维…”。熟读亦舒每个阶段作品的读者读到这里,怕也少不了会心一笑。

好像不久前,艾敬还在拨着吉他唱“1997快些到吧”,一转眼,1997已经过去了17年。二十多年前,那个名叫香港的城市仿佛远在天边,只看得到些许晶光灿烂的片断,我们心中的香港,是座星光璀璨的不夜城。曾以为只有内地读者和观众,因为心理和空间的遥远距离才有这样的印象。后来读到作家黄佟佟采访香港形象设计师刘培基,被问到“对于过去的八十年代是什么感觉”时,“他竟有些语塞:‘啊,那是一个华丽的年代,是盛世’…”

原来,无论是亲历者还是遥远的旁观者,对那个年代的香港,都有着殊途同归的华丽印象。回首当年,各大颁奖礼的主持人还是戴着眼镜神气活现的俞琤;亦舒大笔一挥,让香港白领马宝琳和查尔斯王子谈起了恋爱;林燕妮小说中的女主角名字居然叫“宁三公子”;家中黄金时间的电视屏幕上,TVB和亚视的剧集各有千秋;内地观众在电影院附设的“镭射影院”买张票,可以看到全本张国荣告别演唱会……那是我们记忆中的,上世纪八十年代关于香港的流年碎影。

数十年过去,书中提到的,那些八十年代风头正健的女人,有的已经过世,有的在公众视野里消失多年,所幸,也有些女人,仍然能时常在社交版、娱乐版或是副刊版面上看到她们的最新消息或作品。如今阅读《女人就是女人》这本初版于上世纪八十年代,2011年才有了内地简体字版本的,堪称既新又旧的书,感觉上是双重的怀旧。那座名叫香港的城市,那些照亮心目中香港文艺大半边天空的女人,我怀念的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与她们的初遇,邓小宇怀念的是更早些时,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她们与香港文艺的初遇。

那座城市曾经的女人相关阅读
微观香港的细节
不存在的城市
你是我的那面镜子
文学的最高境界是征服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