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963期]不想当怂货

西安e览,翻墙查看,今天是2014年5月8日。4年前的今天,时任浐灞足球俱乐部主教练朱广沪突然下课,科萨火线上任(502期之1)。当时有多少球迷为此欢呼雀跃,现在就有多少球迷深深怀念着那个时候…

[1]离不开的拆迁主力

先从一条消失的新闻说起吧。5月8日下午,本地网媒纷纷刊发了一篇来自西安市公安局的通稿,讲的是市公安局老大任军号先生跑去视察基层派出所,哦,不对,现在的流行说法是调研,随后任老大提了以下两点:1、民警一定要熟练使用枪支,确保安全;2、严禁调用派出所警力参与拆迁、征地等非警务活动。

当天晚上22点半左右,这篇稿子在本地网媒的页面上凭空消失了,那么这篇通稿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咱们不妨来分析一下。首先民警要熟练使用枪支,这没有什么忌讳的。

  • 贵国民警很少拿枪,这是一个人尽皆知的事实,《华商报》今年3月曾经刊登过一篇民警和枪的稿子,文章中有警察承认前几年几乎没怎么见过枪,昆明火车站砍人事件之后,拿枪的机会才多了起来。
  • 消失的通稿里提到了一件事:西安市的派出所要进行改革,改革后的派出所将取消破案指标,只负责接警处警、巡逻防范。这种转变是与昆明火车站砍人事件、乌鲁木齐火车站爆炸事件、广州火车站砍人事件的发生,是有着密切关系的。

那么有问题的就是“禁止派出所警力参与拆迁”这句话了。明令禁止反向证明了,之前的拆迁、征地工作除了大量的社会闲散人员之外,派出所警力也是主要组成人员。于是这篇通稿的消失也变得可以理解了。

[2]假手续真证件

那就继续说拆迁。《华商报》报道了山阳县一件诡异的拆迁事件。2003年,山阳县城关镇三里店村村民雷某用耕地和同村人换地盖房,因为没有办合法用地手续,2012年山阳县住建局给他发通知,要求他停止违建行为。雷某看到村里很多都和他一样的人都花钱办了手续,2014年2月雷某也花了5万元办了手续。没想到最近,雷某的房子被城管部门强拆了。

随后的调查特别有意思,因为雷某手持的用地审批表跟县档案局的存根不一致,最后山阳县住建局确认给雷某发过工程规划许可证,但又说雷某的审批表是假的。问题是要办许可证要么用土地权属证书申请,要么用审批表申请,雷某用的是审批表申请,如果他的审批表是假的,那么许可证是咋办下来的呢?这大概会成为一个千古之谜吧,尤其是据报道山阳县准备撤销雷某的许可证,谜应该没有解开的那天了,作为一个屁民,雷某只能自认倒霉,白花了钱,白浪费盖房精力了。

[3]三星实现量产

当各位看到本期e报的时候,正是公元2014年5月9日,这天对于三星西安半导体工厂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日子,因为就在这天,三星西安半导体工厂将正式实现量产。从落户西安,到拆迁,再到建厂,然后实现量产,不到两年时间,三星在西安的投产可谓神速,陕西传媒网称之为“陕西速度”、“陕西效率”,称其“见证了陕西对国际化大项目的承接力。”写稿子少吹点儿牛能死吗?没有大西安、大陕西为三星开的一路绿灯,三星在西安的建设恐怕此时还停留在拆迁阶段。

在破除对三星的敌意上,官方喉舌也是步履维艰,除了不断地拿三星能提供就业岗位当胡萝卜之外,还要不停地回应免税问题、代工厂问题、污染问题。关于污染问题,陕西传媒网拉出了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石英垫背:

“芯片的生产并非需要大量能耗,属于技术密集型产业,半导体工厂不会大量的排放空气污染物和废弃物,更不会产生较大噪音…”

民间打听到的说法有些不一样,“@本性爱吃肉”说:“问过专业人士,意见是空气污染不大,洗涤处理后高空排放,主要污染是强酸强碱水污染。按环评报告,芯片生产所产生的废酸液、废碱液、废有机溶剂等危险液体废物不会在高新区就地处理,好像是拉到礼泉或者泾阳处理。”“@待雨山房”认为应该是礼泉西张堡,那里有全省最大的废液处理地。

下一步应该回应的就是危险液体废物的处理问题了。

[4]不当怂货

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要一直这么质疑三星,比如网友“@crawang”就这么认为的,他说:“一直说西安落后,招商了又说污染环境,不招商又说没大公司,三星的污染比一些小厂小多了,三星你可以说,那些小厂可是村长说了算的。”

其实这位网友弄混了一个问题,这也是五毛们常常用来搅浑水的招数,质疑三星并不等于反对三星落户西安,所有的质疑都来自人们对于公平公开公正的需求。温州动车事故,或者说每一次事故的发生,人们要求的是公开所有的资料、信息,公正公平地处理问题;咸阳PX事件,或者说贵国各地的PX散步事件的出现,人们要求的是公开所有项目信息,公布风险;在三星落户西安这件事上,也是如此。

所以质疑不是反对,只是权利的苏醒,是拒绝做只能默默接受的怂货而已。

[5]二货太多

陕西人喜欢把不做怂货发挥到极致,于是就成了二货。本条要记载的就是两个二货,这俩二货都骑着摩托车,5月7日早上9点40分左右,俩人长安南路航天大厦楼下发生追尾,据陕西电视台《都市热线》报道,俩二货言语不和,便各自叫来一帮人,其中还有一人带着刀。双方其后便发生了肢体冲突,在冲突中,一人被刺伤,一人被砍伤。《华商报》后来也跟进了此事,发现这俩二货是赔偿没谈拢,最后出现了砍人事件。

[6]小气与无耻

许是因为从去年开始《华商报》广告份额下降了30%(注:此数字乃是听说,做不得准),《华商报》越来越小气,报纸上的干货越来越少,从网上找的线索也不提来源。5月7日【西安e报(微博版)】,也就是微博上的“@在西安”独家发布了西安市民刘先生拍摄的20路公交车上小偷的行窃过程,5月8日《华商报》据此视频写成一篇千字报道,并从“@在西安”的评论和转发中选取了网友的精彩评论,然后,文中没有一句提到“@在西安”。

这事挺有趣的,我相信《华商报》并不是为了省线索费才不提“@在西安”的,INXIAN虽然没钱,但也不缺五十、一百的线索费。只能解释为把INXIAN当成了对手,这不是网络和报纸之争,君不见华商报上常常会写到新浪微博、腾讯微信,而是INXIAN搭建的这个平台,让《华商报》感受到了强烈的威胁,纸媒的江河日下更让它心虚不已,泱泱大报的风范早就丢到爪洼岛去了。因为心虚,因为觉得自己弱,所以不敢提对方的名字,《哈利波特》里众人不敢提伏地魔的名字不也是这个原因吗?哈哈哈,把INXIAN比作伏地魔确实有些怪,请各位撇去正邪之间的意识形态之争。

实际上,《华商报》大可不必如此,虽说纸媒必亡,但到那步至少也得等几十年,现阶段纸媒还是有所作为的,只有《华商报》别自乱阵脚,也许能活到和纽约时报一起灭亡的时刻。

BTW:5月7号当天,陕西电视台《第一新闻》也引用了这段视频,不仅没提“@在西安”,还去掉了片头“@在西安”的相关信息,大西安的媒体论小气和无耻还真是如出一辙啊。

[7]临潼糗事

说件好玩的事吧。5月7号早上8点50分左右,“@追梦吃的心”在临潼区国税局门口目睹了一起行为艺术:近百名自来水公司职工聚集在区国税局大门口,拉着条幅讨要拖欠百万水费,现场还开来了数十辆自来水公司的制式执法车辆,区国税局则一直沉默,没有让人出面协调。

5月8日,临潼宣传部官微“@美丽临潼”回应了此事,称经初步调查,事情因原国税家属院供水管网老化,漏水、渗水严重,形成水费欠缴纠纷,双方多次协商未果,才出现上门讨费,并非国税局欠缴巨额水费…不知道为什么这事总透着一股搞笑的味道。

[8]淘气宿管阿姨

另一件欢乐的事来自陕西服装工程学院。最近,该学院的的9号女生公寓楼出了一条新规,宿管朱阿姨要求学生:如果想进宿舍大门,你得先给我唱首歌。朱阿姨觉得这是一种互动,是活跃气氛,增进了解,并非为难。但一些学生们并不领情,投诉到了学校,随后朱阿姨的互动活动就被叫停了…我只能说,这个阿姨太淘气了~

[9]空巢老人搭伙

最后要讲的是一件温馨的事。据《西安晚报》报道,在玉祥门公交一公司家属院有一个刚刚组建的家庭,这个家一共有六位成员,平均年龄75岁。这六位老人有个共同点就是儿女都不在身边,平日里都是一个人生活。于是78岁的徐大妈便将大家召集在一起,平日里一起搭伙做饭,这样他们的晚年生活也就不那么寂寞了。

比起去遥远的陌生的养老院居住,交一大把笔钱,还担心自己的房子,这样的方式反而更有利于老人们的生活,“@天使在地狱乐园”建议应该有医疗机构的义工定期在这样的小区服务,建议没出上半分力的当地社区赶紧把这事办了,出上一份力。

[10]再见,双庆

“@马上有熊猫”投递了这个视频,并发来了一段话:“2011年大熊猫双庆被送到了西安秦岭野生动物园,2012年5月双庆左眼充血、角膜混浊,局部出现了溃疡,被送往西京医院接受专家会诊,当年年不知什么时候就已经去世了,可这个消息,我们是在2014年才得知…愿你在下一世能被温柔相待。”再见,双庆,走好,双庆~

[西安e报:1963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598期]校园暴力无处不在
[西安e报:1233期]天朝万税
[西安e报:867期]条条小路通你家
[西安e报:502期]朱广沪·康复路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