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口述史(九十九):打一场国家官司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广场用车诞生记》。】

119、打一场国家官司

和国家打官司的信心源自于我在《天安门广场改建后采用旅游商业流动车策划方案》中的承诺:无偿捐赠设计方案。

千禧年前后,在中国百姓消费习惯尚停留在盲目听信舆论导向的年代,出现了许多以抓耳挠腮想点子打市场的策划人,名气大极。我称呼他们是巫婆神汉,为什么?跳大神儿呗。这些人的唯一资本就是年纪往往偏大,社会阅历极其丰富,加之以天资聪慧(也只有这后一个还算真实)。那时候流行一句名言:一个点子救活一个企业。有个好的“点子”原本没错,但在前无市场调研,后无胜负检讨的情况下,这些点子就往往显得毫无来由。以至于充斥着“二杆子和你一拼”的色彩。开着十多辆凯迪拉克,拉着企业的产品从三环上走那么一遭;驾着摩托车高喊不能输在外国人后面飞越长城而撞墙毙命;让柯受良驾车飞越壶口瀑布以至动用央视现场直播让多少企业梦里乐醒了几回回…

张世和,那年年岁不小,阅历堪称丰富,天资自认有那么一点。这个家伙就跃跃欲试,试图在中国策划领域里抢占那么一筹。张世和又是个善于勤学苦练之人,他甚至把凡见报章杂志、街头商场所见乃至言谈闲暇侃大山所闻之认为够“点子”的点子们一一抄写在小本儿上。并为其分门别类,将一个点子有可能在某个产品,某个地域,某个人群甚至某个季节最适合于做某种行为之运用做成了数千张卡片。但凡接受某个企业产品乃至形象策划之时,张世和便会去翻烂那些个卡查找灵丹妙药…张世和笃信天才总是眷顾有准备的人。2010年,高铭写过一本叫《天才在左疯子在右》的书,书是写得晚点,意思却是张世和以及无数个孜孜不倦,梦寐以求成为策划大师的人的那年绝佳写照。

天安门广场商业(广告)用车实质如此,一旦于禁区做成此事,可以想见的未来将是你策划生涯的辉煌之始。

我做成了这事,尽管声称免费,尽管没有经济创收,尽管于游人徜徉广场之时未必就知道中国出了个张世和,但在中国的策划人众间,可以想见的威望以及至高地位是显而易见,唾手可得的啊。然而,春梦尽毁,毁灭于朝阳初升之际,毁灭于万众仰目之时,你叫我能作何感想!

和国家打这场官司的信念就此坚定。

罗京(央视当红主播)问我:“你打赢了又能怎样?何况还有打不赢的可能。”罗京是唯一对我打官司的计划持否定态度的人。

木樨地南的西河沿儿上有家小饭馆。旁边是中组部大门。有一天,我和罗京在河边饭馆喝酒。酒过三巡,难免我又叨唠起广场车被人掠夺的事情。罗京只听,并不言语,大概是嫌我说的多了,烦人,罗京就忽然开了口:“你和国家打官司究竟想得到什么?”听罗京的话我不仅一愣。“当然是要赢啦,赢回我的东西,赢回我的尊严…”我还想说赢回我的眼看就要到手的策划人的名分,但我没说。

罗京,一个小个子,说话永远一板一眼,义正辞严。和罗京认识是到央视电影频道后,印象中什么时候见他都是一付领导出访打扮,唯一显出休闲的装束也不过是一件老年人流行的夹克。让人很容易想起政治局在线。罗京喝酒,又似乎不胜酒力,令人惊讶他的如此习惯却丝毫不影响主旋律播出的字正腔圆…那日里整整一下午都在听罗京为我掰持官司的事情。大意如下:和国家打,准确讲就是和政府打,明摆着打不赢啦。就算你赢了又会怎样?我反驳道:“如今社会流行和官方打官司,打赢,名声自然鹊起,这也是我希望的。打不赢,也至少收获个悲壮。国人惯有向弱者施以同情之习,抑或对强者非议骤起也未必不能。在我想,赢输对我来说左右都是一个胜算。我还真信或流芳百世,或遗臭万年哩。”

酒话就是酒话,和罗京的酒话里分不出谁胜谁负。眼见天儿黑了下来,饭馆的老板是罗京的哥们儿,就出面劝我们暂歇。

出得饭馆,沿河沿儿朝央视大楼方向步行。徐徐风吹,车水马龙,见河对岸高楼上万家灯火。我心底里腾起一股莫名愁云,这事情究竟得折腾到何时?我的常年安静生活难道要从此打破?抑或真如罗京所说我是注定打不赢这场官司的,因为对方太过强势……想到此时,我的心顿时灰暗。

官司终究没打。却奇怪的是天安门工商分局付局长从此成为我的朋友,那时候天安门工商局家属院在西三环以西的厂洼街,我恰住距离不过一站的魏公村西口。仿佛天意安排,付局和我多有街头相会,难免闲暇就有了桌案酒肉之机。如此一来二往,新仇旧恨尽扫。那四百万造车款的内幕,那商用广场车外观设计专利最终所属,全落得个“难得糊涂”。直到许多年后,我这青涩中年男才迟迟谙熟了这个鬼魅人世,但一切为时已晚。

2000年的某日,我去西客站送客。忽见得站口前一左一右好似两座门狮蹲着两辆我那广场商业用车,只见车顶上和午门自由市场所见同样,堆放着面包麻花矿泉水,太空船橱窗的玻璃已经荡然无存,柜子里拥塞的却是旅游地图、列车时刻表以及一些旅途大众杂志,杂志上的封面女郎袒胸露背,衣着亦是放浪形骸,两眼又不时对着匆匆旅人无辜放电。一条拳头粗壮的链锁拴在车轴上,我的视线沿链锁寻去,几米开外,我的商业用车被锁定在西客站的廊柱上,犹如一只看家之狗守卫着伟大祖国的首都大门…

老虎庙口述史(九十九):打一场国家官司 二维码相关阅读
天安门广场的民间帮会
最大谎言的始末
天安门的广场政治
盯上了天安门广场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