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过的最酷的分手

【感谢作者“@FrankCJ”(葛峰)的原创分享,曾撰文《且行且珍惜之十动然拒》。】

前天,接到X电话。

和X太久没有联系过,但是往日的情谊却通过几句寒暄就找到了感觉。

电话里的X老了,声音变了,结婚了,生子了,沧桑了,但是笑声一样爽朗,一下子就把我带回了当年。

儿时的伙伴,四散各地,很多已不联络,有的连音容面貌都已经忘记。只是听到个把名字,耳边还有些痒痒的感觉。该忘的都忘了,但我还记得X。因为这家伙当年很酷,早熟、早恋、早分手,而且这家伙遇到了我到现在都认为是最酷的一次分手。

我还记得那个下午,在双杠上,他悠然地甩着腿,正向我炫耀那个住在另一个城市的姑娘,这时有人给他拿来了他的包裹,打开包裹,是一盘磁带——张智霖的《爱情开了我们一个玩笑》。

X有些发懵,从杠子上摔了下去。

我笑说,哇,多牛逼的礼物,借我听听。要知道那个时候,卡带还是挺贵的。

他说,MD,她要和我分手,文艺女青年就是木乱。

我当时三个反应:自己真傻,X真聪明,那女孩真酷。

那时候的分手都是稀里哗啦的眼泪、长长的信件和反复的纠缠,那女孩用一盘磁带就搞定了X,X从杠子上摔下来骂娘,就结束了。

多酷的两个人,多么干脆。

最酷的一次分手 二维码相关阅读
分手了,就唱支歌
一句玩笑引发的分手
孟德,我们分手吧
辞职不是分手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