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968期]大学通用敛财法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4年5月13日。2003年的这天,香港医生谢婉雯因SARS殉职,年仅35岁。她是首位殉职的公立医院医生,被称为“香港女儿”,丧礼以香港最高规格举行,并经特别批准安葬在殉职公务员专用墓地——浩园(因为香港的医护人员并非公务员),那年另外5名殉职医护人员,也被安葬在浩园。当月香港立法会财务委员会亦要求拨款7000万为受SARS感染的医护人员提供援助。仅凭此事,香港人就可以随便嘲笑内地。

[1]学生来当冤大头

在正常社会中,医生和老师是令人尊敬的职业,这不仅因为他们是社会精英,更因为他们的工作很重要,一个负责健康,一个负责下一代的成长。在不正常的社会,一切都是不正常的,医生被打被杀成了家常便饭,但起码还有技术门槛,而老师就没什么限制了,以至于不管什么人都能当老师。

陕西电视台《都市快报》就在陕西银行学校发现了这么一位老师。5月12日早上,陕西银行学校2013初级金融班的语文老师称,自己的手机在课堂上丢了。随后,学校调出监控视频进行调查,因画面比较模糊不了了之,只能报警。民警在找了几个嫌疑比较大的同学谈过话后,再无进展。于是该班班主任便给学生群发了下图中的这条短信,要求全班一起赔偿,并称这是尊师重道。

短信

我能理解这位班主任的想法,是想笼络丢手机的语文老师,或者说让语文老师感到被重视,但这么用“尊师重道”,老师的祖师爷孔老夫子恐怕会被气得从地下蹦出来。

再说这位班主任在短信中提到的理由:“如果手机是在班里丢的,就要大家一起来赔偿这个手机,因为我们是一个集体,有事必然要一起承担。”还真是将贵党的集体主义发挥得淋漓尽致。尤其是这“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想法,按照这个逻辑,该校要是有一人犯了法,学校全体教师、学生、家属,恐怕都得连坐了。退一万步来说,以后学生在学校丢了手机,学校、老师是不是得给学生赔呢?因为都是一个集体呀!

[2]大学通用敛财方法

学校收钱真的是防不胜防。西北大学大二学生“@Stone_bean”提供了一条生财之道:“学校新建了个游泳馆,其实就是个露天的水池子,于是给学生们都开设了游泳课。这本是好事,可12号早上,学生被体育老师告知,一人一学期要交50块上课费,不管你上不上课都要交这钱。”

在这条投稿的评论中,西北大学网络公关系学生纷纷出动,一致表示:这是全国高校的通用做法,大学又不是义务教育,凭啥不要钱?50块钱,太便宜啦!水不要钱吗?维护不要钱吗?知足吧!

同样的质疑,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校长信箱也回复这是全国高校通用做法,但理由给的充分又必要:

  1. 开设游泳课的学生,上课是不收任何费用的;
  2. 因为课时有限,需要练习,所以为每位学生办理了练习卡,以督促学生课外练习,收的是练习卡的钱。

当年大跃进也是全国通用做法,后来的事实证明了错的无以复加。水军们干活要走心啊,按照你们的解释,这哪里是给学校开脱,明明是黑全国高校的节奏嘛…还不如“@柔二”这句调侃“花50块钱让你看那么多半裸的女同学,你还嫌贵…”有趣~

[3]圣母奇葩言论鉴赏

小孩子当街便溺也是内地通用做法(1948期之6),5月11日下午,“@会飞的猪029”乘坐地铁一号线时,亲眼看到一个两三岁的小姑娘在父母的引导下,尿到了车厢内。和香港那次事件一样,投稿人遭到了围攻,圣母们以“等你有了孩子就知道了”云云,指责投稿人无聊。和大家分享一些奇葩言论:

  • @花开麽麽:孩子是憋不了尿的啊,谁小时候不是乱拉乱尿的?你们一两岁尿尿就知道憋着去厕所尿啊?哪个父母希望自己的娃憋尿或者尿裤子?没带过孩子的对此事没有发言权!
  • @angel-iceice:两三岁的孩子是不可能像大人憋那么久的,发这微博的肯定是没孩子的年轻人!带孩子出门,只能勤让孩子去厕所,指责不带尿不湿的,谁家孩子2岁还带尿不湿? 遇到特殊情况就不能谅解吗?

且不提每个地铁站就有公厕,纸尿裤便宜好买,单说此事对小孩的影响,也是非常不好的,“@lilyma1029”就在公交车上见过父母让几岁的小女孩蹲着尿,“女孩尿完就哭了,说丢人”。自己懒惰,却拿孩子当挡箭牌,无视对小孩的心理影响,就这还要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所以人家香港人指责的没错。

[4]韩租界是不够的

文明程度低是不能阻止大西安和韩国的基情的…5月12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例行记者会上透露了一个消息:位于西安的韩国光复军驻地旧址纪念碑近期将竣工,不久将正式揭幕。这是今年3月韩国总统朴槿惠访华期间和贵国谈好的。据中新网考证,地点应该在二府街,当年的光复军司令部就盘踞在二府街4号,另有韩国青年战地工作队扎寨二府街29号,总之,那时候西安是韩国抗日志士的中转站。

巧的是5月13日人民网以《三星与西安书写双赢范例》为题,将三星与西安的爱恨情仇描写成了“一座城市与一家跨国企业合作双赢的故事”,为三星在西安实现量产(1963期之3)吹风,文章称三星增强了大西安的伟大复兴自信心,也许三星真的有伟哥的作用吧。

综上所述,我有预感,一个韩租界(1677期之101838期之91896期之9)是不可能满足大韩民国的,大西安和大韩民国的合体才是最终的结果。

[5]咸阳和西安应该合体吗?

另一厢有人考证出咸阳应该和西安合体,并以此写了一篇报道。在这篇题为《三分咸阳?》的报道中,《经济观察报》记者张延龙通过梳理历史发现,咸阳政府声称的咸阳拥有区别于西安的悠久历史传承并不符合史实,真正的历史是这样的:

西安和咸阳一直拥有共同的历史——曾是同一座都城,也曾同属一个作为普通行政区的西安府或西安市。咸阳在历史上曾经两次脱离西安,一次是因为西安直辖,再一次则是文革中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最后形成了今天格局。

作者认为西安、咸阳合体的阻力来自于行政上,因为没有领导希望自己的城市消失在任期内。

我相信陕西省的领导们未必不知道这些,一个真正的大西安集中行政资源就一定会更好吗?这才是真正的问题。截至本期e报发布,咸阳市尚未对此报道进行回应。

[6]民政救助标识

陕西民政最近启用了全国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工作统一标识。5月底之前,各地救助机构、救助引导牌、服务咨询点、政务公开栏、救助专用车辆都将用上这个标识。该标识被多名网友吐槽特别丑陋,你们感受下~

民政救助标识

[7]旧卡没走新卡又来

华商报》一直在关注交通安全信息卡的事(1965期之本周公共话题),目前关注点基本都集中在旧卡上。旧卡指的是1998年到2002年之间,陕西省曾经推行过的一种交通安全信息卡制度。当年那张卡是跟工行合作的,当时要求办卡必须存100块钱,而且只能存,不能取。

西安市民罗先生回忆说:“好像是说拿着IC卡以后,交警手里也会有一台插卡机,如果因为交通违法遇到交警,交警可以在现场开出罚单并刷卡缴纳罚款。”有趣的是自从IC卡办理以后,罗先生从未见过交警配备过相关刷卡设备,“个人用不上,交警不检查,这张卡就成了废卡,但是十几年了,也从来没有听说过这张卡已经作废。”

以史作鉴,今年的交通安全信息卡估计也是这个节奏…

[8]留守妇女的故事

上个喜闻乐见的狗血新闻吧。横山县男子王某长期在神木打工,5月6号凌晨没有事先告知妻子要回家的王某欲给妻子一个惊喜,可当他敲开房门时,妻子给了他一个惊吓:一个陌生男子躺在妻子的身边。怒火中烧的王某拿起菜刀砍向这名陌生男子,最后…他因涉嫌故意伤害被刑事拘留了。事发后,王某妻子向公安机关交代,她与这名男子是高中同学,两人在其丈夫外出打工期间就好上了。悲催的王某,被戴了绿帽子还即将面临坐牢,都是“惊喜”惹的祸…

[9]记者再次缴妓记

陕台《都市快报》的记者们隔一段时间就要牺牲自我深入淫窟去缴妓,继去年12月扫荡了长安区东大村红灯区(1831期之81832期之10)之后,5月8号记者们又来到了雁塔区东三爻村缴妓,报道称,由于村里流动人口众多,“红色发廊”店的生意格外红火,而衣着暴露的发廊女们说起色情交易来一点都不避讳:“大保健,全套一百”。记者义正辞严地报警后,最后遭到了长延堡派出所民警的敷衍。不少网友纷纷表示,这个价钱真是业界良心。

[10]东三爻村淫窟实录

最后,让我们跟着陕台《都市快报》记者一同深入淫窟(视频短链接:http://goo.gl/uYhUyF),探访一百元究竟能做些什么…

[特别鸣谢]“@天灭CF”对本期e报有重要贡献。
[西安e报:1968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603期]畸形的是非善恶观
[西安e报:1238期]妈妈是美人
[西安e报:872期]人性本恶
[西安e报:507期]山木蜀黍出事了

Published by

1 Reply to “[西安e报:1968期]大学通用敛财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