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口述史(一百):无数码年代的单车长骑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打一场国家官司》。】

120、无数码年代的单车长骑

自此告别北京,翻过百花山(见《百花山上缚苍龙),我进入了河北地界。

这一天,我夜宿在与北京接壤的一个叫做孔涧的小镇。那夜里最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小镇上没有互联网这事,随身所带2G时代无线上网卡成了真正的瞎子摆设。手机打到河北省电信部门,回答曰,基站尚未建到孔涧。即使打手机也很吃力,果然说着电话就断。半夜里不甘心,从大车店老板那里讨来一根搭晒衣服的铁丝儿,一头搭在灯绳上,另一头在电脑上胡插八插试遍所有带孔洞的地方…

2007年第一次单车出行,我使的是一辆凤凰十四速钢梁自行车。车子是在北京魏公村西口一家私人车铺里买的,耗银168元。我问店家车子跑长途可行?点家问我长途有多长?我说没准呢,或许千里万里。店家露出商人面目,言不由衷:“看你咋骑哩,省着骑,到美国也不是不行…”其实我知道真的不行,就这车子跑长途,谁信?不过在我看这就是我自己的事儿了,一种盲目的自信激励着我,还听说有人开面的跑遍全国呢!搜狐没有拉到赞助,我身上就只有那几千,车子的事情还是先凑合着来,只要不被人知道笑掉牙。

自我出行以来,搜狐的跟踪小组就一刻不停。更有在搜狐首页刊登报道《53岁博客主只身“万里走单骑” 开启草根报道史》推波助澜。紧随而来的新闻媒体几乎裹挟了我和我的宝驴。我因此不得时常于骑行中停下,接受电话采访。奇怪的是这些媒体无一例外地会问我类似“您是为了老年健身的需要吗?”“您是为祝愿北京成功举办奥运做签名征集的吗?”这样的问题。我呕!不过也有例外,那是一位莫名其妙每日早起向我电话致早安的人,一日不差,从未间断。有一天我憋不住回过电话,“我很好奇您是谁?”打电话的原来是“做啥网”的CEO牟志坚先生。当时牟志坚正在主持一个只可发140字信息的信息交流平台,也就是微博的雏形了。在牟志坚的不懈建议下,我在我的BlogBus首页上安装了做啥提供的代码——可以显示10条信息的图文并茂短文。因为我的手机很原始,牟志坚还特意买了可以拍照的手机寄给我。这样,我的博客首页侧栏里就出现了这样一种即时发布骑行见闻的栏目。如此功能震惊网友。“扬子晚报”为此撰文《迷你博客,只言片语表达心情》并在文中结论:一种新兴的博客形式正在出现,老虎庙是国内把这种文体用到极致的人。而当时新浪和腾讯的微博尚在酝酿之中,横行全球的是被屏蔽境外的Twitter和华语两岸的做啥、饭否、嘀咕、叽歪等。

2007年8月16日,有人转载连岳的博文贴在我的博文《踽踽独行在河北山中的我》后面留言栏内:中宣部新闻局发出“封杀令”禁止报道老虎庙西行考察一事。中宣部新闻局的全文如下:

发文时间:2007年8月16日
发文单位:省委宣传部转中宣部新闻局
发文主题:有关网络博客发布赴各地见闻一事不报。
发文内容:各新闻单位:中宣部新闻局通知:有关网络博客写手“老虎庙”以“草根报道之旅”名义骑车到山西、内蒙古、陕西、宁夏等地进行个人考察活动,并在网上发布见闻一事,请各新闻单位对此不要报道。在平时的报道中,对此类行为也不要冠以“公民记者”、“平民记者”等称谓。请各新闻单位严格遵照执行。

我的西行旅途忽然就安静了下来。搜狐首页的跟踪报道也慢慢开始减少了频次。而之前对我的跟踪报道是按小时、分钟随时更新的。

约莫半个月后,我已经抵达内蒙古中南部的鄂尔多斯附近。我也慢慢听到更多的网友为我提供的关于封锁我的行踪的信息。而我也习惯了如此默默行走,以至有一天在路边车铺修车时,几个当地农民摸样的人再次提起那事。“你好像是报纸上提到过的那人呐。”几个同行亦是连连惊叹,“像!像!真像!是你真人…”至此,我得知就连这样小地方的《鄂尔多斯日报》对我的骑行都有报道。看来中宣部新闻局的封杀令是有所担心的。

老虎庙口述史(一百):无数码年代的单车长骑 二维码相关阅读
王三儿的人生
殊途同归的命运
最长失忆记录
淹没在秦巴深处的青春时光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